9ACE3DA8-25BD-420C-B52E-689BA9394ADB.jpeg

《如何走上中道》6/6問答

隆波帕默尊者/泰國禪修之窗

 

居士7:隆波您好!我聽隆波的法談CD開始修行,已經有四年了。

隆波:哦。

居士7:只是知道自己和以前不一樣了。

隆波:是那樣的。

居士7:變化非常大。

隆波:就是,不錯的。

居士7:不知道隆波有沒有什麼要開示的呢?

隆波:持續用功,修行一輩子。

居士7:好!

隆波:量夠的時候,道和果就會生起,如果量還不夠,就到下一生繼續,下一生修起來會更容易。我們有覺性、有戒、有法,就不用擔心生命會下墮,一切必然會持續地好起來,要好好珍惜。

居士7:好的。隆波還有什麼要交代嗎?

隆波:繼續用功。就以平常心去修行,不要心急。

居士7:已經修對了,是嗎?

隆波:對了!剛剛好,剩下的只需要持之以恆。

居士7:好的。我就是這樣在做的。

隆波:嗯,就應該那樣。

居士7:因為感到所剩的時日無多了。

隆波:就像隆波剛才說的,別太心急。如果你認為時日無多,就會急於求成,反而一無所獲。

居士7:好的。

隆波:能做到什麼程度,就是什麼程度,這樣就足夠了。我們滿足於用修行來供養佛陀,這已經是生命最高的目標。至於體證道與果,只是附贈品。如果想著今生是否能夠證得初果?這是不會證得的。因此別去想它。

居士7:希望自己至少能夠脫險。

隆波:脫險?看見了嗎?做噩夢時,覺性會自行的運作。生病或發生意外時,心也會自動脫離出來成為觀者,用不著擔心。

居士7:我無需調整什麼,繼續就行了,對嗎?

隆波:無需調整,繼續修行,已經修對了!

居士7:非常感恩!


居士8:隆波您好!我已經有一年沒有做禪修報告了,有些變化發生,覺知越來越頻繁,但還是有點少。

隆波:嗯,讓它越來越多,是很好的。

居士8:好的。

隆波:別只是維持現狀。

居士8:好的。

隆波:要不斷進步,佛陀並不贊賞原地踏步式的好。如果今天覺性在一個小時內生起了100次,接著要200300次。再接下來,每分鐘都可以生起很多次,就這樣次第的訓練下去。一切都取決於心。如果心可以堅定不移,與修行融為一體,就會迅速提升。但是不要沈迷與執著,沈迷與執著是因為太想要獲得結果。

如果心滿足於修行,讓覺性持續的運作,心與修行融為一體,沒有迷失在世間,這行就會暢通無阻而且快速進展。你還有迷失在世間嗎?

居士8:依然很迷失。

隆波:要在這方面減少。

居士8:我應該用智慧引領禪定,還是用禪定引領智慧?

隆波:你很難修習禪定,別去緊盯著。

居士8:好的。

隆波:用智慧引領禪定,但是智慧也要有禪定,就是心和自己在一起的禪定。

居士8:也就是觀身和觀心齊頭並進?

隆波:對。讓它自己觀,不用刻意去觀。何時能觀心,就去觀心;不能觀心,就去觀身。

居士8:好的。

隆波:何時既無法觀心也無法觀身,就修習寧靜去念誦佛陀之類的。

居士8:有個問題和聽法有關,聽法是在積累功德,但是仔細觀察發現,聽法的時候,尤其人特別多的時候,我會有不善心生起,評判這個對、那個不對。這會頻繁的發生,導致我甚至想徹底消失一段時間,也可以說是逃離。碰到這種情況,應該怎麼辦?我這樣想是否正確?要如何處理?

隆波:別信它!是魔王在欺騙我們。一定要聽法!我們是無法完全依靠自己而知道的。能夠親近善知識,能夠聽聞佛法,是非常吉祥的。

為什麼要因為這些念頭而扔下法呢?不喜歡聽法嗎?越不喜歡越要常來啊(笑),如果不喜歡就逃跑,是無法戰勝煩惱習氣的。

不要修行修到山洞裡面去了。一定要能夠活在世間!要以「及時知道」的方式,快樂地活在世間,而不是逃避。

比如,出家僧在遠離紅塵閉關一段時間以後,會被師父趕出去測試。以前隆波還是居士時,有位出家僧在森林結夏安居之後,被導師趕來曼谷。隆波問他,考試通過了沒有?他回答說,沒有。(笑)

在森林里,心非常寧靜與自在,自認為很厲害。可是一旦進城……啊,為何女人們比以前更漂亮了?那是因為以前住的地方只能看到猴子(笑),所以進城即使看到極醜的女人,都會覺得好漂亮。因此,修行不要畏畏縮縮的,不要逃避。

居士8:我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嗎?

隆波:如果能夠修習禪定,就去修習。你的心有些散亂,每天要有一個讓心安住的對象,比如稱念「佛陀」或是觀呼吸,一定要有安住的對象,否則心的力量不夠,就會散亂。

居士8:好的。

隆波:讓心有一個安住的對象,並不是為了強迫心去靜止。不要強迫令心寧靜,只要及時的知道心散亂了,即可。知道心散亂了,好過強迫令心寧靜。

心有懷疑嗎?

居士8:有懷疑。

隆波:只要知道懷疑,就夠了。體會到了嗎?一旦及時知道心的「鮮活」狀況,心就在一剎那自然生起寧靜。因此要精進地覺知,現在身體移動,覺知到它,但是不要盯著去看,緊盯著,心會緊繃的。

如果沒有刻意去覺知,覺性會自動生起。比如現在想說話,看到「想」的那個瞬間,心是剛剛好的。只有一個小小的點是剛好的,但是杜絕故意去找。即使找到了,也不要呵護。


居士9:隆波您好!我強迫讓心寧靜的狀況好些了嗎?

隆波:對。

居士9:年初以來,我看到好幾種狀況,昨天星期二,我的狗死了,我的眼淚不斷往下流,根本無法控制。

隆波:哦。

居士9:父親死的時候,我都沒哭(笑)。但是狗死了,眼淚卻自己往下流,身體是自動的,對嗎?

隆波:心是不受我們控制的!禁止不了的。它源自於心。

居士9:嗯。

隆波:心會鬱悶、哭泣,這是無法阻止的,法喜也可能導致流淚。

居士9:對。比如剛才您允許我坐近一點,心就生起法喜,眼淚唰唰地流。

隆波:法喜也要知道。

居士9:好的。

隆波:你的情況和兩三天之前來的居士剛好相反。你的狗死了,流淚。那個人的狗死了,他沒有流淚,所以他覺得自己心腸太硬。想得真多(笑)。眼淚流或不流,如其本來的知道就可以了。

居士9:好的。早上起來的時候,眼淚自己流,一旦打坐、念經、禮佛之後,就停止了。

隆波:嗯,就那樣觀下去。

居士9:好的。

隆波:心生起法喜之類的,都要知道。

居士9:好的。在25-26日,我看到心特別想去告訴某個人,他做錯了。

隆波:哦。

居士9:還沒來得及說,剛好有事提醒了我,就沒說。第二天才意識到是自己誤會了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9:我意識到自己正如隆波所說的:頑固執著於自己的觀念和看法。

隆波:善哉!(笑)

居士9:也看到「我是對的」。

隆波:這個很早以前就提醒過了。

居士9:(笑)對。但剛剛才看清。

隆波:哦。

居士9:就在25~26日。

隆波:很好!

居士9:也體會到煩惱習氣甚至會摻入到良好的願望里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9:幸虧我沒說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9:幸好在說之前知道了真相。

隆波:很好。

居士9:嗯。

隆波:不錯,不錯。

居士9:非常感恩您!

隆波:你的修行進步了!

居士9:您曾指出我以前壓制自己,自己卻毫不知情,年輕時誰誇我漂亮,我是毫無感覺、發懵的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9:現在才知道,沒有感覺是因為從小就在打壓自己的心。

隆波:很好。

居士9:對嗎?

隆波:對!就要這樣!看見了嗎?心會愉悅,會活動、會變化的。

居士9:是的。

隆波:它會變化。它不是我。它自行運作。

居士9:是的。

隆波:這樣才是對的。

居士9:好的。

隆波:繼續用功。

居士9:再問一個問題。

隆波:還沒結束嗎?

居士9:我一打坐,就看到光;一想到出定,就退出了。可是師父們都教導說,要慢慢退出禪定,而我從未這樣過,一直都是快進快出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9:如果是那種狀況,我有進入禪定嗎?

隆波:有的。當指導很多人修習禪定時,會教導如何進入、維持、退出。然而每個人是不同的,你的情況是快進快出。一想到進就進去,想到退出就退出了。

居士9:對,這個問題一直困擾我。從開始學習到現在,一直是這樣。他們教導說,在往裡面看的時候要……

隆波:不要,不要。

居士9:要看見光環之類的。

隆波:行了。

居士9:我只看到空空的。

隆波:哦,讓……

居士9:空空蕩蕩。

隆波:讓別人去吧,空空的也行。

居士9:好的。

隆波:因為隆波不想提及任何道場。

居士9:對不起。

隆波:嗯。它同樣有它的好。那是一種禪相,用佛像或是水晶球作為所緣。修習奢摩他的原則是一樣的:持續引領著心去輕鬆自在的和所緣在一起。

看到了嗎?一定要輕鬆自在,才會得到正確的禪定。至於開發智慧,則要修習四念處。


居士10:隆波您好!最近的修行狀況是覺得心很苦,幾乎沒有什麼禪定。一旦禪定生不起來,就會想方設法教導心。一旦去教導心,又擔心是在干擾它,於是就回來只是觀看,一旦只是觀看,就再次感到苦,又想:要做的只是讓心知道,心原本是清明的,教它就是干擾它。於是就把心看成鄰居,提醒一下,然後讓它自己恢復、自己去知道。

隆波:還是想得太多(笑)。

居士10:太多了,對嗎?

隆波:我們並沒有要對心做什麼,只要如其本來的知道它即可。不要想對它做什麼,以為教它會進展更快。完全沒必要。它是什麼樣子,就知道那個樣子,足夠了。

居士10:如果只是知道,好像會持續苦下去,之後就演變成批判。

隆波:不只是苦而已。

居士10:嗯。

隆波:一旦心苦了,就有不喜歡摻雜進來。

居士10:對。

隆波:心不喜歡,要有覺性的知道心不喜歡。要看見心的變化,一開始是保持中捨的狀態,後來才出現嗔或不喜歡的。觀察它們的變化,如果實在忍受不了,回避一下也行。如果煩惱習氣特別厚重,感到承受不了,即便是過往的師父們,偶爾也需要選擇暫時回避和臨時自救。比如行腳時碰到非常漂亮的女人,感覺受不了,想還俗了,就會躲到外地去。

居士10:後面一段時間,我感覺心的安住狀態越來越多,原因是聽隆波的CD教導說,每天至少打坐十五分鐘,我就堅持觀呼吸,一切就好了起來。有一次聽說要二十分鐘,就增加五分鐘。感覺苦增加了,到了二十分鐘真有點受不了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0:昨天再次聽隆波的CD教導說,打坐一定要讓心有快樂,不只是熬時間。正在想如何才能讓心快樂,剛好聽隆波的CD,心感到快樂和寧靜。想問隆波,以後打坐可以聽隆波的CD嗎?

隆波:可以,但不會輕易進入禪定。如果心真的集中起來,它會自行切斷耳根,聽不到聲音。

居士10:在某些階段,聽不到隆波的聲音,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。

隆波:不完全是睡著,還夾雜著覺知。有時身體完全消失,只剩下一點覺知,心同樣會生起禪定。

居士10:嗯。剛才聽隆波講到開發智慧,不太清楚。

隆波:就是如實瞭解身心,並不只是覺知自己。僅僅覺知自己,是無法體證道與果的。一旦會覺知自己了,就要觀身與觀心自行工作,以安住且中立的心來觀察,不要卷進去。看到身體在工作,心只是觀者,然後看見身體不是我。那稱為開發智慧。如果出定以後,只是覺知自己。整天這樣是不行的,沒有開發智慧。

居士10:意思是,覺知自己之後,就要……

隆波:就要持續觀察身心的運作變化,如果心卷進去了,要及時的知道;心跑去想了,也要及時知道。

居士10:非常感恩!


居士11:隆波您好!這是我首次做禪修報告,平時在日常生活中修行,也有配合固定形式的訓練。有時候在固定形式之後,散亂的心並未明顯改善。或者剛要寧靜,心就習慣性的跳出來,散亂在外。

隆波:你要及時的知道嗔心——心裡的煩躁不安。

居士11:好的。

隆波:心有煩躁不安生起時,要盡可能及時知道。煩躁消失以後,心覺得舒服,很快便會寧靜下來。

居士11:有什麼要改進的嗎?

隆波:要依靠覺性及時的知道心。心生起煩躁不安了,要及時知道。

居士11:謝謝!


居士12:隆波您好!

隆波:嗯。

居士12:最開始我是稱念佛陀,一旦心集中起來,就會去思維身體。

隆波:可以。

居士12:然後分離身,進而分離四大。

隆波:哦。

居士12:分離出三堆。

隆波:哦。

居士12:一堆是土元素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2:一堆是火元素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2:中間那堆是水元素。

隆波:哦。

居士12:持續三天三夜用思維分解身體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2:下決心要持續下去,沒想過睡覺。即使睡著了也無妨,之後再繼續思維。後來有一天,心集中起來,感到身體徹底消失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2:什麼都看不見,最後出現了呈現三法印的心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2:讓心保持寧靜,一旦任何禪相出現,就用三法印來思維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2:如果有圖像經過,就思維它是無常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2:無論什麼生起,都會瞬間消失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2:有一顆心獨立凸顯出來,感覺可能就是安住的心。

隆波:是。

居士12:前面是有圖像的。

隆波:有什麼?

居士12:有光環。

隆波:呃。

居士12:我就是這樣修行的,這顆心只存在一瞬間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2:時而存在,時而消失,想請問隆波...

隆波:嗯。

居士12:這顆心稱之為什麼?

隆波:稱為「知者」的心。

居士12:好的。

隆波:一旦知者的心生起,在日常生活的行住坐臥,要看到身在工作,心是另一個部分,心只是觀者,身體不是「我」;所有經過心的苦、樂、善、惡,都是被覺知的對象,也不是我。知者一會兒生起,一會兒滅去,也不是永恆的。看到所有的一切都是生起而後滅去。你的修行方法是可行的。

居士12:隆波常常說「一」(超越二元對立),心就是「一」嗎?

隆波:什麼?

居士12:是「一」的嗎?隆波。

隆波:嗯?

居士12:您能解釋一下嗎?

隆波:它還不是,還沒有到達。

居士12:還不是,對嗎?

隆波:嗯,但可以順著這條路而到達。

居士12:它會空。那個空是……

隆波:這個也沒有到達。

居士12:有一顆類似於法輪……

隆波:還不是。

居士12:生起一顆獨立凸顯的……

隆波:還有形象、範圍,有光、有顏色……

居士12:是的。

隆波:還不是真正的法。

居士12:好的。謝謝!

 

主持人:善哉!最後請允許我作為代表,念誦供養文,我們在座所有人,請求隆波帕默尊者為了我們個人與家庭的永恆利益與幸福,慈悲接受我們所有的供養!

隆波念誦祝福文(巴利文)

如河水充滿,遍滿於海洋;

如是此佈施,利益諸亡者!

願你欲與願,能迅速達成,滿一切期望;

如十五滿月,亦像如意寶!

願諸災免離,願諸疾消失,

願你無障礙,得快樂長壽,

習慣禮敬者,常敬拜尊長,

四法得增長,長壽、美貌、幸福、健康!

居士們:善哉!

隆波:用功修行,下次見面一定要有所提升。

 

(全文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佛法與滅苦 的頭像
佛法與滅苦

"佛法與滅苦"

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