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1611.JPG

法談問答4/4

隆波帕默

居士18:頂禮隆波,一年以前我曾向隆波做過報告,最後一次是禪坐後身體消失。

隆波:很好啊。

居士18:隆波曾經開示,這輩子蘊再也不會聚合了,從那時起,真的看見身與心是不同的部分,完全是分開的。

隆波:對的,它們完全分開。

居士18:各有各的職責。

隆波:對的。

居士18:有一天念經——看見嘴巴與想著經文的心不一致。

隆波:對的。

居士18:於是嚇一跳,還有另一個狀況,開車的時候在聽隆波的CD,聽到隆波說: 這個身體不是“我”,它是某種什麼東西。然後心就真的感覺到——這個身體是某種什麼東西。我不曉得這是怎麼回事?

隆波:嗯。

居士18:這說明心已經看見了,對嗎?隆波。

隆波:對,根本沒有語言可以解釋那究竟是什麼。

居士18:平常只是看見胳膊是一段,腿是一段之類的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8:會看見一段一段的,然而那天是感覺到全身。

隆波:那是智慧。

居士:哦,是嗎?

隆波:你生起了智慧,已經明白整個身體都不是“我”。

居士18:還有另一種狀態——我去學校後,他們在唱國歌,而我的心好像完全空了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8:仿佛自己沒有看見人,什麼都沒有看見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8:這個說明……

隆波:心有了禪定。

居士18:是禪定嗎?

隆波:對。

居士18:但是心還很散亂,隆波有什麼要開示嗎?

隆波:你已經知道了修行的核心,散亂就去修習寧靜。

居士18:好的。

隆波:有了力量就接著觀照,不要追求只讓心寧靜得久久的狀態,那是浪費時間。

居士18:好的,現在是觀身移動,心走神而跑掉,知道;一旦覺知了,也知道,就是這樣。

隆波:對,觀下去直到心生起領悟。

居士18:好的。

隆波:它會自行頓悟。

居士18:好的,現在的知道還是夾雜著對身體的執著,因為已經開始經常看見——這個身體是某個什麼東西,那時會感覺非常傷心,好像心在造作說:噢,真的不是“我”嗎?

隆波:對,不是“我”。

居士18:嗯,現在感覺這個世間是苦,隆波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8:就這樣不斷用功?

隆波:別讓心萎靡不振就行。

居士18:好的。

隆波:一旦看見了,心有時會萎靡不振,如果萎靡不振,就去修習寧靜。

居士18:感覺自己會悲憫他人,悲憫其他眾生。

隆波:生起悲憫是沒關係的。如果心覺得悲傷了,不要投降。

居士18:好的,感恩您!
 

居士19:我已經一年多沒有做過禪修報告了,想要報告禪修進度與請教禪定方面的問題。最近的修行能夠覺知得更微細,稍不順心就能看見,比如自己放東西之後,沒有放在自己想要放的地方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9:稍有不順心,或接觸後貪欲生起,也能看見,比如看見圖像等等的,“觸”也看得見,前天感覺非常苦,一旦看得多了,就感覺它苦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9:胸口這裡被逼迫的苦,有時需要轉換注意力,否則受不了,太苦了。

隆波:受不了是可以轉換的。

居士19:好的。

隆波:去修習寧靜。

居士19:好的。

隆波:有了力量再繼續觀照。

居士19:是的,於是我修習禪定,以前請教過隆波,隆波好像讓我觀身,以呼吸作為臨時的家,然後觀心的跑掉。我修行之後太過於緊盯,非常苦悶,現在轉成觀照光明,類似於讓知者與光明在一起,然後看著身體呼吸,覺知身體呼吸,看見心迷失去想,知道迷失去想了,感覺輕鬆起來,這樣練習,行嗎?

隆波:修給隆波看看……覺性太弱了。

居士19:嗯。

隆波:痴摻雜了進來。

居士19:哦,這樣覺性太弱,對嗎?

隆波:對,痴已經摻雜進來,太昏沉了。

居士19:嗯,隆波建議怎麼做比較好?

隆波:稍提起一點覺知的力度。

居士19:之前觀身呼吸後,太過於緊盯,感覺憋悶,現在又太輕了。

隆波:對,心不是真有禪定,會不斷地跑。

居士19:嗯,那麼隆波要我回去繼續觀呼吸,但要比原先稍微輕一點?

隆波:對,取決於用心——要讓它舒服些。

居士19:好的,隆波有……

隆波:去觀光明,心往外送了。

居士19:嗯。

隆波:你以為自己在開發智慧——以為看見了生滅之類的。可事實上心沒有歸位,沒有真的在開發智慧。

居士19:嗯。

隆波:心是散亂的。

居士19:好的,我還有其它地方卡住嗎?

隆波:沒有什麼特別嚴重的問題。

居士19:好的,感恩您!

隆波:只剩下最後一個人了,原計劃是講法半小時,現在已經一小時了。大家都非常精進地舉手提問,眼睛都看花了,好像雨後春筍,漫山遍野。

 

居士20:頂禮隆波,最近我看見煩惱習氣,嗔心與不滿是最頻繁的。

隆波:很好,就是這樣,如其本來地知道,不斷觀照,不干擾,不阻止。嗔心要生起,心會悲傷,等等的,只是知道,只是看見。

居士20:最近有法喜的時候,好像心被撞擊。

隆波:對,但是那樣不好,任何一種情緒——包括法喜,都會給心增加負擔。我們的職責是——就只是知道,就只是看見,別對它們滿意或不滿意。心在大部分時候是不滿的,看得出來嗎?什麼時候有情緒起來了,全都是不喜歡。

居士20:是的。

隆波:你屬於嗔心型,嗔心型的人,容易修行,容易看見苦。繼續用功,你正在練習的方式已經很好了。

居士20:感恩您。

隆波:噢,請大家回家吧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