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.jpg

老師的教導摘要(隆波田講述)

1.  如果我們想弘揚佛陀的教導,我們必須依佛法練習。我們將使佛法一直存在。

2.  當我們瞭解,我們就能做。但是如果我們不了解,那就像不知而教。

3.  人們對法有不同的瞭解,而我不是責備任何一個人,因為我自己也一樣。有的人瞭解法為顏色、光、水晶球、日、月或佛像飄入他們的身體。看是真的,但是所看的不是真的(所有那些東西都不是真的)。

4.  佛陀對一位名為跋迦梨的比丘說:“如果一個人看到法,就看到我。如果一個人沒有看到法,就沒有看到我。”如果你看到法(真理),你就看到自己在做、在談、在想。佛陀說如果你看到你自己,那麼你就看到法。要看我們自己,而不是佛陀,不是水晶球,不是日,不是月。這些不是真的。下列這些才是真的東西:看我們自己真正在做、真正在談、真正在想。看到法就是看到自己。

5.  佛陀教導我們要覺知我們的四種姿勢:當我站時要覺知、當我走時要覺知、當我坐時要覺知、以及當我臥時要覺知。對我們身體移動的認知不只是本能而已,而是必須以覺―定―慧來認知。但這仍不夠,他強調我們甚至要覺知微小的動作。例如:彎曲、伸展、身體的任何移動。這是他的教導,這是練習正法的道路。這是方法。這是佛陀的教導。

6.  有一個方法。我實踐它並且瞭解,而後我教導這方法,並且我能保證它。它遵照佛陀的教導:“要覺知四種姿勢:站、走、坐、臥。而後要覺知彎曲、伸展和移動 。”

7.  要覺知:當你坐下,要以規律的方式坐下,而非只以本能的方式坐下;當你臥時,你也要以規律的形式移動,並且在入睡前規律地移動肢體的一部份;當你醒來,以規律的方式彎曲、伸展、坐著;以規律的方式從坐姿到跪姿到站立,而後走動。佛陀說,要規律的站立、坐下並且以覺知行走。佛陀是這樣教導,但今日我們並未瞭解此方法。

8.  我將介紹培養覺性的一個快捷方式。它合乎自然而且可以在任何地方、任何地點練習,不管他是泰國人、中國人、法國人、英國人、美國人、德國人、柬埔寨人、越南人、老撾人等等。佛陀是印度人,生在印度,知道相同的“真理”。法(真理)存在於佛陀之前,使他成為佛陀。我們以前都曾聽到這個。

9.  培養覺性的這個方法是一個快捷方式。它完美而且合乎自然。覺悟者教導我們要覺知四種姿勢:站時要覺知、走時要覺知、坐時要覺知、躺時要覺知。而後要覺知微小的姿勢:彎曲、伸展、任何形式的移動。佛陀所教的這個方式被稱作“快捷方式法”。不管受過或沒受過教育的人都可練習而瞭解。富人或窮人都可練習,因為它是自然的方式。

10. 我敢保證這個方法。其他方法也好。我曾練習過很多不同的方法,但我不能明瞭,因為沒有生起內觀智慧。只有當我練習這個方法後,我確實徹底明瞭了,因為生起了內觀智慧。

11. 我尋找到了技巧。它是規律的。要慢慢地規律移動。以規律的方式站起來。以規律的動作行走。自然地走,但是要覺知移動。坐下,但要規律地坐。躺下,但要規律地躺下。躺時,規律地移動你身體的任一部份。做任何事情,都要覺知你的動作。經由如此練習,效果將產生。這是智慧,清楚地知道,真正如實地看見事物。

12. “知道”的第一階段是知道色(身)、知道名(心)、知道身動、心動。而後知道身病及心病。

13. 有兩種疾病(身病及心病)。身病時我們需要醫生來診斷。如果一位好醫生說這個疾病不能用藥物治療,你可能需要動手術。如果他不是一個好醫生,他可能只給鎮痛劑。

14. 心病需要如同佛陀所教的培養覺性來治療它。我們說:“知道你自己”,這就是解決問題的方法。

15. 你知道心病之後,你將知道“苦、無常(不穩定)、無我(不能掌控)”。知道“苦、無常、無我”的第一階段就是知道身體不能被發展(我們不能改變身體的自然過程)。我們能發展的是能知的心。我們對物質(發展身體)並不感興趣,因為它順著自然改變著。當我們出生後身體一定會改變:生、老、病、死以及動作。

16. 當你完全知道苦、無常、無我之後,你將知道“假名”。你要知道所有的假名:地球、天空、鬼、神、地獄、天堂等等。

17. 當你知道所有的假名之後,你知道宗教。宗教意味著某位知道者的教導,任何一位知道事情的人將教導它。教導人們不要做壞事情而要作好事情,這就叫做宗教。

18. 佛教意味著清楚地知道、真正如實地看見事物。佛陀是指某位自己知道者,他知道、覺醒、喜悅於正法。因此,他真正知道法。知道法的方式不是知道自身之外的東西,不是知道鬼、神、地獄、天堂、日、月或其他自身之外的東西。知道法就是知道自己的行為、言語和思想。

19. 就像佛陀對跋迦梨說:“看到法的人就是看到我的人;看不到法的人就是看不到我。即使你抓住我的手指、腳趾或衣袍,你並沒有看到我,因為你沒有看到法。”這不表示去看佛陀本人,它表示要在此刻看我們自己的行為、言語。以往,我也認為看見法就是看佛陀本人,或看見法是看見光、顏色、水晶球或佛的影像飄入身體。我以往真的用這方式來理解。但是現在我知道真理。它不是那樣,我們思考的方式是與真理背道而馳。這就是為什麼佛陀教我們要從我們的思想、見解逆流而上。以這種方式練習,我們將清楚地知道,真正如實地看見事物。

20. 好好知道宗教和佛教之後,我們將知道過失與功德。我們知道、看到、瞭解並且密切觸及這個智慧。過失是黑暗、無知、痛苦。功德是光明、不是痛苦,它是如此。

21. 前人教導我們:“天堂在心裏,地獄在心裏,涅槃也在心裏。”覺悟者也是這樣教導的。但是我們不了解這些文字。我們把天堂想像成應該是這樣,地獄應該是那樣,涅槃應該是這樣或那樣。去做功德、持戒、專注,禪修必須是這樣或那樣。這一類的想法是不可取的。我們必須有內觀的智慧去清楚地知道、真正地看到。“內觀”只是一個名稱或字而已。內觀,指清楚地知道、真正如實地看見事物。清楚地知道是“知道你自己”,真正地知道是“知道實相”。

22. 因為它是如此,你將知道相同的事(真理),不管你是一個小孩、青年、婦女或老年人。不管你是誰,你是人類;不管你的宗教是什麼,你衣服的顏色是什麼,你將知道相同的事(真理),因為我已證實了它,而且我能真正地保證它。

23. 我練習這個方法,沒有費多少時間(就達到目標了),因為我下定決心要如同佛陀所做的:我要真正地知道、真正地如實看清事實。就像我以前告訴你們的:真正的智慧(以身心為目標)生起了。當時,我以為我已知道高層次的法,但實際上,它是基礎階段。

24. 在早晨,我知道了它(身心階段)。知道了功德與過失之後,一種智慧生起了,但卻把覺性推到一邊,我未覺知身體。

25. 在晚上洗過澡之後,我在兩棵樹的中間來回經行。過了一會兒,念頭生起了。我只知道它而未覺知它。第二次生起時,我覺知到:“哦,念頭。”在第三次,我看到、知道並瞭解念頭。而後,我不再直接看念頭,當它生起就不管它,一次又一次。就好像貓與老鼠。

26. 我繼續來回經行一陣子。我已看到、知道並瞭解,有內觀智慧清楚地知道並且真正地如實看清事情。

27. 而後我看到、知道、瞭解並觸及貪瞋癡。當我看到、知道、瞭解並觸及這些事情後,“受”不再是苦,“想”不再是苦,“行”不再是苦,“識”不再是苦。我突然體驗了這條道路。

28. 此後,我繼續來回經行,並體認到:“哦,我是真正的‘出家人’了。”雖然我是在家人,頭髮很長。我覺得以前像有一百公斤重,現在突然消失了六十公斤。內心脫離了貪、瞋、癡,因為這些不是我們的。

29. 當我瞭解這個,我對這方法有了信心。我將教導這個方法,解說這條道路,使佛法復興並長久延續。

30. 依照經典,初禪有五支:尋、伺、喜、樂、心一境性。二禪有三支:喜、樂、心一境性。三禪有二支:樂、心一境性。四禪有二支:舍、心一境性。有人認為身心所緣是初禪,也許是對的。但是,我要說說我自己對我所保證的真理的經驗。

31. 初禪有五支,是指知道五蘊: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。二禪有四支,是指真正知道受、想、行、識。三禪有三支,是指真正知道戒蘊、定蘊、慧蘊。四禪有二支,是指真正知道寂止與內觀。

32. 就好像我們將一條繩索緊緊綁在二根柱子上,而後從中間將它斷成兩截,這兩截就不能再重新連結了(根塵二支不再連結了)。知道這個,稱作第五禪那。五蘊就不再造作了。(禪那是指心知道、看見、觸及所緣(念頭)時的狀態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佛法與滅苦 的頭像
佛法與滅苦

"佛法與滅苦"

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