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1367.JPG

第三節 隆波田內觀第二日法談

1. 現在是我們法談的時間,請放鬆身心,眼睛自然地張開,以覺性來聽講。經過不斷地練習,在覺知肢體動作的同時,你已經或多或少地經歷到五蓋:貪欲、瞋恨、昏沉、掉舉以及懷疑,這五種心理的呈現與消失。你只要一直覺知肢體的動作,你的覺性就逐漸增強。當你覺性強的時候,五蓋就不會生起,當下你的內心就非常平穩,如同大石頭,動也不動,一點也不受風雨的影響。泰文所說的戒律,就是用不動如石作譬喻。因此,只要我們有強的覺性在,自然就有戒律而不會受貪心、瞋心的影響,不會做出錯誤的行為。佛法上的戒條非常多,在家眾要遵守五戒:不殺生、不偷盜、不邪淫、不妄語、不飲酒。出家眾中,沙彌要遵守十戒、比丘要守250多條戒等等。戒條有這麼多,要如何遵守呢?如果一個人只是在表面守戒,而內心卻正生起貪心、瞋心,那麼就不算是守戒清淨了。因此,隆波田內觀對戒的看法是,要是你的內心能時時具足覺性,使內心穩如泰山,那麼不用勉強、不用造作,戒律就自然守住了。例如,在隆波田內觀的禪修期間,你一直覺知你的肢體動作,念念分明,當下沒有瞋心的生起,自然不會去殺生。當下,沒有貪心的生起,自然不會去偷盜、邪淫。當下,沒有愚癡的生起,自然不會去講妄語、自然不會去飲酒。這樣,五戒自然就守住了。如果天天都能維持覺知當下的肢體動作,天天就能守戒清淨,天天內心就安穩如大石。

2.為了達到這個目標,你要非常努力地培養覺性,使之持續如環鏈。能夠努力地培養覺性,便是佛法上的四正勤。四正勤就是四種正確的努力、正確的精進。第一個正勤是努力使“已生的惡法”斷除掉。例如有人沉迷於賭博,就要努力斷除,不再賭博。第二個正勤是努力使“未生的惡法”不生起。例如你不喝酒,就要努力保持永不喝酒。第三個正勤是努力使“未生的善法”生起。例如你尚未培養覺性,就要努力使之生起。第四個正勤是努力使“已生的善法”不忘失。例如你已經培養出覺性,要使它一直持續增長,使自己每一個當下都覺知自己的肢體動作。

3.當你努力覺知自己的動作,當下你就在實踐四正勤。第一正勤:你當下擁有覺性。因此,以往的惡法,如貪心、生氣就不能呈現出來。第二正勤:在覺知的當下,未生的惡法沒有機會生起。第三正勤:你正在努力使以往尚未生起的覺性,於此刻生起。第四正勤:你努力使覺性持續而增長,這便是善法的不斷增上而不失。因此,在練習隆波田內觀的同時,就是在實踐四正勤。能夠實踐四正勤,前面所說的五蓋也就逐漸滅除了。

4. 在練習隆波田內觀時,我們身心都要放鬆,讓眼耳等自然地運作。我們的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合稱作內六處。內六處的對象就是外六處。外六處就是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。在生活中,眼的對象是色,也就是我們所看到的物質的色彩、形狀等。耳的對象是聲音。鼻的對象是香臭的味道。舌的對象是酸甜苦辣的滋味。身的對象是我們身體所接觸的東西。意的對象是諸法,也就是種種的念頭、想法等等。我們所生活的世界便是內六處與外六處交互作用組成的。內六處又稱作六根。外六處又稱作六塵。因此,我們的世界便是根塵一直相互作用著。

5. 我們不斷地生起煩惱與痛苦,便是由於不能處理好根塵的接觸。我們的眼睛看到好看的對象,便被拉走,生起了喜歡與貪愛的心理。當這對象消失,便生起了痛苦。隆波田內觀的訓練便是讓我們在根塵接觸的當下,以覺性切斷後續的貪愛與痛苦。也就是說,當我們眼睛看到對象時,仍是覺知自己的肢體動作,當下具有覺性,因而可以“看只是看”而不會生起後續的貪愛與痛苦。

6. 同理,當我們聽到刺耳的聲音,仍是覺知自己的動作,當下具有覺性,因而可以“聽只是聽”而不會生起後續的生氣與痛苦。鼻、舌、身、意與其對象的接觸,也都以相同的方式來處理。因此,在隆波田內觀的訓練中,是開放六根,一直培養我們的覺性。當覺性圓滿時,就能夠完全滅除我們的痛苦。

7. 有的禪修者以為禪修是要使心專注在一點,忘記周遭的一切。這種將耳朵、眼睛封閉起來的禪修,是生不起智慧的。封閉眼耳可以得到一時的平靜。但是一回到社會中,仍是波濤洶湧,用不上力氣,再度被煩惱所淹沒。因此,我們在培養覺性時,要使內六處或六根自然地運作。這樣定力和智慧就能自然地生起,痛苦也就自然地滅除。

8. 有的學員問:眼睛閉起來,心比較能專注而不散亂,為什麼不閉眼?隆波田內觀是一個自然的方法,不去違抗自然。“看”是眼睛的功能。我們工作時,眼睛張開來看。因此,訓練時,不要閉眼睛。習慣於閉眼來禪坐的人,開始會覺得不舒服。但是練習隆波田內觀一陣子後,就會習慣於自然地張開眼睛,並且能夠運用此方法於日常生活中。閉起眼睛來可以比較專注,但是專注並不是我們的目標。專注會使內心有壓力存在。我們是要以覺性為目標。經過不斷的練習,我們可以輕鬆地張開眼睛,同時內心沒有壓力,也沒有散亂。這是可以達到的。閉起眼睛,容易專注,而有一種靜態的寧靜出現,禪修者很容易對這種寧靜生起執著,不易放下。這種靜態的寧靜,不能產生內觀的智慧。若張開眼睛,訓練出覺性,就不會執著於寧靜。張開眼睛,也較不會昏沉。隆波田內觀是生起內觀智慧的一條快捷方式。若以專注的方法,則不能生起內觀的智慧。

9. 人們的煩惱,分成貪、瞋、癡三種,又稱作三毒。這三類煩惱時時刻刻都會因為根塵的接觸而發生。養成習性後,非常難以拔除:易怒的人,常常生氣;貪心的人,常常想佔便宜;無知的人,常常犯錯。這些根深蒂固的煩惱,如何根除呢?隆波田內觀的目的就是要根除這些煩惱。

10. 有的人認為何必做手部這些大動作呢?讓人累了半死!只要觀察呼吸這些小動作就夠了,或者直接看心就夠了。

這些說法,只是片面的見解。經過禪修的實際訓練,初學者馬上可以發現到:昏沉、掉舉、貪、瞋、疑這五蓋是多麼容易佔據我們,妄念是那麼不容易的去除。因此,我們要以大的動作來去除五蓋。譬如,我們要砍一顆粗大的樹木,要以大斧頭來砍,以大鋸子來鋸。如果以刮胡刀的刀片來砍來鋸,這顆大樹還會對你微笑呢。要認清我們的煩惱習性是比這大樹還來得頑強,因此,我們要以大的手部動作及經行來培養我們強而有力的覺性,來根除貪瞋習性。

11. 有了大斧頭、大鋸子,大樹不會就倒下,必須不斷地砍、不斷地鋸。同樣的,為了使你的覺性增強,你要不斷地移動你的手、移動你的腳,要努力地去練習,要以四正勤來培養你的覺性。

12. 規律的大動作做久了,想休息一下,此時可以改為覺知手部的小動作,如翻動手掌、拇指食指的碰,或眨眼睛,也可以去覺知氣流和鼻端碰觸。過些時候,仍要回到覺知規律的大動作上來。整個禪修的過程中,不管動作的大小,都要一直維持覺知動作,如此就能訓練到覺性連續不斷如環鏈。

13. 如果只是一直做微小的動作或只是注意微細的呼吸,很容易走入專注,或者由於對象太微細而不知不覺落入昏沉、睡眠。這樣覺性就斷掉了。因此,在隆波田內觀的訓練課程中,以覺知規律的肢體動作為主。當覺性強大後,身上各個部位各種微細的動作以及心念的剎那生滅變化,一切都可以看得很清楚。所以初學者不用急著去看微細的現象。

14. 至於想要直接去觀察心、觀察念頭,這個是有條件的:必須你有很強的覺性。如果你的覺性弱,你就會捲入念頭之中,就像小貓被大老鼠拖著跑。因此,必須要先透過覺知肢體的動作,培養出強而有力的覺性。強而有力的覺性自然會去看念頭、自然會去觀察心念。要注意,此時不是你去看念頭,而是覺性去看念頭。到了這階段,修行開始得力了。

15. 經由隆波田內觀的訓練,大家也開始體會到,我們的這顆心不是那麼容易就被馴服的。它一直不想活在當下,不想與覺性同在,一直想跑去和妄念在一起。就像現在的許多青少年一樣,不想待在自己的家裏,想往外面跑,覺得在外面才夠刺激、才夠自由。但是,這種刺激、這種自由,到頭來只剩下一片失落感,因為沒有覺性做自己的靠山。因此,我們唯有耐心地培養出強而有力的覺性,才能解決自己的根本問題。只有當下清楚地覺知自己的動作時,才算是光明,心一跑到過去或跑到未來,就是跌入了黑暗。心落在當下就是明,心落到過去、未來,胡思亂想就是暗。因此,我們要時時檢查當下的自己,是處在明中,還是處在暗中。是由明轉暗,還是由暗轉明。佛陀要我們由暗轉明,進而一直處在明中。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,未來的事尚未到來,因此,不用把心思擺在這上面,而應擺在當下,一直要處在明中。因為“當下是因,未來是果”,只要把當下的因種的正確,未來的果必然會好。如果沒有好好地種因,卻去期待未來有好的果,這是不可能的。因此,好好地活在當下,才是重要的。時時覺知自己的動作,一直和覺性在一起,那麼,你就一直處在明中。現在好,將來也必然好;現在光明,將來也必然光明。

16. 為了使自己處在明中,使自己活在當下,就要在眼耳鼻舌等內六處與色聲香味等外六處一接觸時,就要清楚明白、了了分明。為了能夠清楚明白、了了分明,就要培養出強而有力的覺性。因此,透過肢體的動作來增長我們的覺性是必要的。想要達到“看只是看”“聽只是聽”,就必須先培養覺性。只要因做得好,好的果自然就會呈現出來。這是大自然的法則。隆波田內觀便是順著這個大自然的法則來達到最後的結果,培養出強而有力的覺性,滅除根深蒂固的煩惱與痛苦。

17. 有的學員問:這個方法規律的手部移動,與拳術、太極拳、氣功等的手部移動,道理是否一樣?是否有助於身體的健康?

同樣是手部移動,內在卻大不相同。隆波田內觀規律的手部動停方式,可以很有效地提升覺性。禪修時只覺知手部的移動,對於手上氣的強弱、感受的強弱等等都不在意。因此,不被氣或感受拉著跑,而只是一直培養覺性,一直覺知手部的動、停。對於氣或感受的生起,我們不排斥它們,也不被它們所左右。培養出強的覺性後,對它們自然都清清楚楚。因此,不要分心到這些現象上,只要好好地培養覺性。

18. 我們需要以專注力非常清楚地知道肢體動作嗎?

不!我們只是簡單而持續地知道它。只要愈來愈知道,我們到時自然就會看得非常清楚。這是一個自然成長的過程,而不是刻意去看得非常清楚。同樣的道理,我們走路也要很自然,不刻意地走得很慢想去看得非常清楚。一刻意,就不自然了,反而會產生心理的壓力,容易走入太專注。

另外,如何平衡精進與放鬆呢?由於每人的狀況不同,自己要調整自己,找出自己最適中的狀況。同樣的道理,當我們聽講時,一方面要放鬆身心,但不能變成昏沉、睡眠。一方面要以覺性來聽法談的內容,但不要專注而忘了周遭的一切。太專注的話,聽完就會覺得累。以覺性來聽就不會累,因為心不用力,處在一種輕鬆而不散亂的狀態。

19. 有的氣功方法,使身體不由自主地抖動,這種不由自主的動作,與隆波田內觀完全不同。我們要的是能夠自主,使覺知一直配合自己的動作,一動一停都能了了分明,輕輕鬆松。身體不好的學員也不要以期待的心理,盼望奇跡出現,使自己的身體健康。隆波田內觀只注重培養當下自己的覺性,對於未來不生起期待的心理。一有期待,內心就產生壓力而不輕鬆了。因此,只問耕耘,不問收穫。由於覺性的增高,內心自然安詳,以往由於心理壓力所產生的疾病自然會消失。這些效果會自然呈現出來,這是一些副產品,根本不用去期待,該來的自然就會來。因此,好好地培養當下的覺性,好好地活在當下,不要期待成果,這樣才是正確的禪修。

20. 有的學員問:在日常生活中,有時我們的身體靜止不動,此時如何維持覺性呢?同樣的問題也發生在臨死的時候,此時肢體不動,怎麼辦呢?

這要先知道,我們的覺性是先透過不斷地覺知動作而培養起來,就像人們辛苦工作累積財富一樣,等到他非常富有時,雖然不工作,他仍然有錢。同樣的道理,當你培養出強大的覺性後,你的身體雖然沒有動,仍然有強的覺性在。因此,在臨終時,仍然能夠清清楚楚地看清身心現象而不起執著,因而能含笑地離開世間。即使當時肉體很痛苦,也能如此,因為強的覺性能超越苦受與樂受。當然,想要有大的覺性,有待平日的訓練與不斷地努力。在平常的訓練,我們透過肢體的動作,已能習慣於面對種種的妄念而不捲入其中。因此,有時身體雖處在靜止的狀況下,只要妄念一生起,我們就能立刻察覺到而不被它拉著跑。同樣的,在接近死亡之時,肉體即使疼痛,也不會生起排斥的心理,因而,不會被苦受拉著跑。又譬如,你為了學會開車,吃了不少苦頭,考到了駕照,也開了一陣子車。後來把車賣掉。在這期間你雖然沒有開車,但是你開車的能力還是存在著,不會就不見了。同樣的道理,你的覺性經過隆波田內觀的訓練培養起來以後,在臨終時,即使身體不動,你的覺性仍是存在著。所以,最重要的是:在你活著的此刻此時,要趕快練習隆波田內觀,培養出強的覺性。

21. 有的學員問:晚上睡不著覺時,怎麼辦?

在禪修過程中,晚上睡覺時會出現沒有睡意,或者入睡困難等現象,這是正常的。出現這種情況,一方面是由於睡眠的環境改變了,另一方面是練習過程中出現的正常反應引起的。

當出現沒有睡意,或者入睡困難等現象時,不要強迫自己入睡,不要擔憂今晚睡不著覺第二天沒精神。這些擔憂或胡思亂想,便是一種妄念,會耗費我們的精神。放鬆身心,順其自然。接下來能入睡就入睡,沒睡著也沒關係。只要沒有捲入妄念,第二天你不會覺得怎麼累。大家過著團體的生活,早上鐘一響,大家都要起來繼續用功,不可以因為貪睡而偷懶。理想的禪修狀況,是晚上好好地睡,一睡夠就起來修行。養成好的習慣後,一般睡個四、五小時就夠了。當然,這還是因人而異的,不可勉強。

22. 有的學員問:為何晚上出現夢境?還有,晚上睡覺時,覺性豈非中斷了?

關於夢境,白天的妄念與晚上的夢是同一個東西。白天稱做妄念,晚上稱做夢。覺性圓滿的人,晚上就沒有夢,白天晚上都清清楚楚的,白天內心光明,晚上也是內心光明,沒有日夜之分。經由隆波田內觀的訓練,白天的妄念日漸減少。達到白天沒有妄念後,晚上睡覺就能夠清清楚楚。也就是說,能夠白天覺性不斷之後,晚上漸漸就能夠覺性不斷。

23. 人們都是情緒和欲望的奴隸。容易生氣的人是生氣的奴隸。貪心的人是貪心的奴隸。容易無聊的人是無聊的奴隸。貪愛享樂的人是享樂的奴隸。雖然人們是情緒和欲望的奴隸,但卻不容易察覺,因為覺性太弱了。當我們開始培養覺性時,這些情緒和欲望便毫不客氣地沖出來。容易生氣的人,開始煩躁不安了,開始挑剔環境了。沒有耐心的人,開始生起無聊感了,嚷著要回去了,不想禪修了。這時你該怎麼辦呢?要用你的覺性對無聊說:“要回去,你回去!我要留在這兒。我不跟你回去。我不做你的奴隸。”當無聊感一生起,就要有勇氣對它說:“不!”不要被無聊感拉著跑,不要做無聊感的奴隸。我們只接受當下的事實:“無聊感來了。”繼續培養自己的覺性,繼續覺知自己的肢體動作,永遠站在覺性這一邊,不做情緒和欲望的奴隸。

24. 我們要不斷地移動肢體或經行,來培養我們的覺性,以這些大動作來砍倒我們根深蒂固的煩惱。煩躁來了,砍倒它;無聊感來了,砍倒它;生氣來了,砍倒它。要有耐心地去面對這些頑強的敵人,不要做它們的奴隸。我們只要跟我們的覺性在一起,終究會戰勝、一定會成功的。

25. 有的學員問:在覺知動作時,要不要去分析、思考呢?

只要覺知當下的動作就夠了。這是一種純粹的覺知,不加上任何符號、標記。不用分析、不用思考,因為分析及思考都是對過去的事物,而不是對當下的事物。內觀是如實地觀察當下的身心現象。隆波田內觀的觀察,是一種單純的覺知。當覺知持續如環鏈時,就可以看清身心的實相,同時生起內觀的智慧。

26. 古時印度,有一只大象,年輕時非常強壯,打起仗來,神勇無比。但是,歲月不饒人,年紀一大,卻是衰弱不堪。有一天,它走到池塘邊喝水時,不幸陷在泥中,脫困不得。旁邊的人們,費了一番力氣,也奈何不得,因為這只大象實在太重了。國王知道後,就派一位馴象師去處理。馴象師到達大象陷身的地方,觀察了一下子,就叫人吹打戰鼓。大象一聽到隆隆的戰鼓聲時,仿佛又回到了戰場,不由得精神大振,一鼓作氣,就脫離了困境。當年的佛陀以這只大象的故事告訴弟子們:

“比丘們!你們要像這只大象自行脫困一樣,要奮力地從煩惱中解脫出來。”

現在你們正在禪修中,也要依靠自己的力量,以強大的覺性,將自己從昏沉、妄念、無明的枷鎖中拔脫出來,不要只想依賴外力,要像大象一樣靠自己的力量掙脫出來。靠自己得來的自由,更是彌足珍貴。

27. 最後,將以上所談的作一個總結。只要你和覺性在一起,那麼,內心穩如泰山,不被貪瞋癡所推動,你自然就守住戒了。不斷地覺知肢體的動作,惡法自然漸減、善法自然漸增,努力培養覺性,你就在實踐四正勤。每當自己眼耳鼻舌身意的內六處與外在的色聲香味觸法接觸時,要能了了分明,在覺性的觀照之下,不再生起貪瞋癡三毒。

28. 不管是新學員、還是老學員,都要好好地培養自己的覺性。努力砍倒所有的無明煩惱、所有的貪瞋癡。請繼續用功、繼續用功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佛法與滅苦 的頭像
佛法與滅苦

"佛法與滅苦"

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