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4kTBmLgy6YssKIO5P31%26;690.jpg

2014年4月27日隆波帕默尊者的法谈

佛法的三門功課戒學

助教們覺得如何?這次參加禪修的人並不是太頑固,心比較柔軟,就像小孩子一樣。

    事實上,很多人的心是非常頑固的,而頑固並無益處,就像是盛滿水的杯子無法再裝入什麼。同樣的,頑固的心也無法學到任何東西。有人修行很久,甚至幾十年了,心還是想著此好或彼好,接受不了新事物。可是他忘了,如果是真的好,他早就離苦了。還有苦,就說明不是真的好。因此一定要提升自己繼續學習,佛教徒的職責就是學習。真正結束學習的人是阿羅漢,被稱為“無學”。“無學”的阿羅漢無須再學習,他們已經畢業。我們則像是幼兒園的小朋友,如果證到初果就是上大學成為了大學生,是“有學”者。尚未證到初果(或以上)者,再厲害也只是高中生。所以請提醒自己,我們還只是學生。

    佛陀所教導的功課共有三門:第一門是戒學,第二門是心學(習稱為定學),第三門是慧學。我們的功課只有這些而已。佛陀教導說,(舊時代的)農民有三樣職責:第一,下雨後要去耕田;第二,耕完田要去播種;第三,守護好稻田,水多時把水輸出,缺水時把水灌入。當時機成熟,禾苗會自己結成稻穗。農民是無法指揮禾苗何時結出稻穗的。修行也有三樣職責:戒學、心學和慧學。當時機成熟了,道和果會自己生起,沒有任何人可以控制或指揮道、果的產生。我們就是學習三門功課而已。戒學並不只是見到僧眾就去求戒。我們每一次向出家人求戒,他們都會給我們,但是出家師父也只有二百二十七條戒。如果每個人去求五條戒,最後,師父自己的會越來越少。

    戒——就是心處於平常或正常的狀態,不被煩惱所掌控,不在身與語的方面犯錯。倘若覺性不夠,不足以呵護心,就要不斷地提醒自己。早上醒來,提醒自己今天要持守五戒,午飯、晚飯、睡覺之前,每天至少四次提醒自己持守五戒。每天至少四次提醒自己持戒是很好的,經常提醒,犯錯了才會升起慚愧心。但這是對於剛起步者而言的。修行人應該有更為細膩的含義!也就是說,我們(修行人)是依賴於覺性去及時知道心裡升起的煩惱。

    我們之所以破戒,是因為煩惱控制了心。例如,當貪控制了心,我們就可能傷害或殺害別人,偷盜別人財物或與他人發生不正當的男女關係;或是欺騙他人、吸食毒品。如果嗔控制了心,同樣可能違犯全部五戒。痴控制了心,也可能違犯全部五戒。貪、嗔、痴並非在別處產生,它們就產生於心!以覺性去知道,這並不難。每個人都知道何謂生氣,對吧?也知道何謂散亂、萎靡不振、懷疑、仇恨或是小心眼,所有這些煩惱我們全都認識,只是忽略了它們,放任它們來控制自心而已。從現在開始,不要再視而不見、充耳不聞,當煩惱在心中浮現,要更快與更及時地知道!

    覺性及時地知道煩惱生起時,自然的,煩惱就會自行滅去。因為心有煩惱時,就不會有覺性,心有覺性時,便沒有煩惱;煩惱與覺性不能共存,善法和不善法無法同時生起,只能生起在不同的時刻。就像是光明和黑暗無法同處:如果在暗處開了燈,黑暗就消失了;關掉燈,又黑漆漆了。當覺性升起時,就像在心裡點亮一盞燈,亮堂的時候,黑暗便消失,所有的煩惱就滅去了。

    我們的職責就是持續的常常去覺知,我們有能力做到,只需要不再聽之任之罷了。真的不難,我們只是忘了而已。從現在開始,不要再忘記。常常去知道!無論什麼煩惱升起,都要及時知道。及時知道,五戒就會自行圓滿。想要犯戒時,便升起慚愧心,慚愧自己的所作所為,害怕犯戒之後的苦果。每次犯了錯,心都會難受。比如,很強的嗔心生起去傷害了某人,過後心會感到痛苦;或者很強的貪心生起,當貪心過後,心一樣痛苦與難過,模模糊糊、朦朦朧朧的。修行人不喜歡模模糊糊。如果不想這樣,就要依賴覺性去及時知道心裡生起的煩惱。

    煩惱何時生起呢?煩惱生起在眼看到色(東西)、耳聽到聲、鼻子聞到氣味、舌頭嚐到味道、身體觸到東西、心想到什麼的時候。事實上,眼睛看到色(東西)的第一瞬間,煩惱尚未產生。當眼睛看到某物之後,傳送影像的信號到達心裡去定義所見的是什麼。之後,才有善心與不善心的生起。煩惱僅僅在心中生起,而不在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上生起。因此,覺性只是要守護一個心門而已。

    並不是我們去呵護心。有了覺性,覺性會呵護心。如果是我們故意去呵護心,想讓它沒有煩惱,心就會鬱悶。因為“想要沒有煩惱”本身就是貪心,心已被煩惱吞噬干淨了。而依靠覺性去及時知道,這個“及時知道”才是真正呵護心的。有覺性的時候,貪、嗔、痴自然滅去,心自然有輕鬆、快樂與自在。

    上述屬於戒學。倘若如此訓練,持戒就會變成自動自發的行為。以前難以持守的戒也會變成易於持守。甚至不用刻意持守,戒會自己現前,因為我們有覺性。

    四年前,很多人惡意攻擊隆波,說隆波破犯戒。有一位非常著名的師父托人告訴隆波,說想見見隆波。因為很多人都說隆波帕默非常壞,每一條戒都犯了,還詆毀先賢的教導,所以他想當面見見。那時是在龍堪省,隆波去了之後,頂禮師父,然後說說這個、聊聊那個,他並沒有問隆波做了什麼。最後,隆波合掌準備說什麼,師父說:“不用了!不用了!我沒有任何懷疑了!你怎麼可能犯戒呢?你有覺性啊。覺性如果圓滿,是絕無可能犯戒的,那是自然的。戒會自然護身。當我見到你的一瞬間,就已經全都明白了。”

    依靠覺性,戒會自然產生。戒若持好,自然不墮四惡道(地獄、餓鬼、畜生、阿修羅)。當然,還是存在墮入的可能性,並不是徹底安全。比如臨終時,可能出現偏差,一旦不善心升起,就會失誤(而趣入惡道)。僅僅有戒,是無法保證不墮入四惡道的,只會大大降低風險罷了。

    所以,每個人都要每日訓練自己,及時地知道有什麼煩惱在心裡升起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