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9BABF4B-E9EF-4EBE-926F-2D3622668C60.jpeg

什麼是修行2/2

 

隆波帕默尊者

 

泰國解脫園寺2017.8.13A

泰國禪修之窗 2017.12.24

 

四念處,就是以覺性不斷地覺知身與覺知心。在起步階段,是覺知到身與心的存在,比如生氣生起了,就知道「生氣生起了」。在修習四念處的這個階段是為了讓「覺性」生起,因此要不斷地緊隨著覺知身和心,以便覺性能夠生起。一旦生氣生起了,覺性就自動生起;一旦貪生起了,覺性也自動生起;一旦迷失生起了,覺性還是自動生起。

 

修習四念處,即是不斷地緊隨著去覺知身與心的實相。在初步階段是訓練讓覺性生起——有什麼發生在身,要覺知。呼氣,覺知自己;吸氣,覺知自己;行、住、坐、臥,覺知自己;左轉、右轉、動、停,也要覺知自己。而不是身體在活動,心卻一直走神。或是當身體之中生起快樂與痛苦,要覺知它;心中生起苦、樂以及不苦不樂時,也要覺知它。心中生起善,要覺知;心中生起貪、嗔、痴,也要覺知。無論生起什麼,我們能夠覺知到,這稱之為「有覺性」。

 

在修習四念處的更高階段,則不是只停在「有覺性了」而已,同時還要生起智慧去洞見實相:比如,呼氣的身體、吸氣的身體,不是我;在身體生起的苦、樂感受,不是我,我們無法指揮它;在心中生起的苦、樂、不苦不樂,也不是我,我們也無法掌控它;善與不善不是我,因為我們無法指揮它們;我們也同樣掌控不了心——想要讓它只是去觀照,很快就發現做不到了。

 

試著看看佛像,只能單純地看,禁止去思維。觀察到了嗎?你指揮不了自己的心。噢,夠了。讓大家去看,是為了觀察我們是否能夠指揮心只單純看佛像而不思維?它依然會偷偷跑去想的,不會聽從我們的命令。就是這樣不斷地觀察自己。

 

心會生起在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,或是心要去想,我們無法指揮它,也禁止不了它。心是心自己,心不是「我」。如果什麼時候看到身不是「我」;苦、樂不是「我」;好、壞不是「我」;作為感知者和覺知者的心,也不是「我」,就會成為初果須陀洹。

 

初果須陀洹洞見到——「我」不存在——的實相;如果探究身與心的實相,智慧提升至趨於圓滿,洞見到「我」不存在,稱之為「初級智慧」。中級智慧則是洞見到實相——實際上,這個不是「我」的身體,它本身即是苦,自此,我們將不再執著於身,而成為三果阿那含。最高的智慧則將是洞見到:心本身即是苦。

 

如果了悟到「心就是苦」,就不會再執著於心,僅只是不執著於心,就再不會執著於世間的任何事物。因為心正是我們最為執取、最誤認為是「我」的事物。

 

心不是我,而且心本身即是苦。一旦如是照見,就會成為阿羅漢,心會放下,不再執著於世間任何一樣事物。

 

因此,修行呀,從起步階段直達苦的終結,其間都無法離開「如實的觀身與觀心」。所以,從現在就要努力且頻繁地覺知身與心。

 

別想太多,不用去想這個身體是如何的、心是什麼樣子的。慢慢地感覺與體會身體的實相;慢慢地感覺與體會心的實相。如其本來面目地感覺下去,一而再、再而三地重復,心會最終明白實相。

 

一旦徹見實相,就不再執著,一旦不再執著,心就會放下,並且解脫成為聖者。所以佛陀開示道:因為看見實相,所以厭離;因為厭離,所以才松開執著;因為松開執著,才會解脫;因為解脫了,才知道已經解脫了。

 

再不會有苦在心中生起,苦僅存在於身。身體依然屬於果報,是舊業導致我們得到身體,有身體就要繼續承受身苦;但是心已經訓練完畢,徹底離苦了。因此,阿羅漢只有身苦,再沒有心苦。而凡夫,或初果、二果、三果的聖者,既有身苦也有心苦,身與心的苦依然存在;一旦成為阿羅漢,就只剩下身體方面的苦,而心再也沒有苦。

 

臨終時,身體即將死去,阿羅漢不會動搖,因為知道「苦」要死了,「苦」即將死去,並不值得動搖,反而非常愉悅。阿羅漢在臨終的時候就像要去領取頭等獎,涅槃對阿羅漢來說並不是損失。如果換成是我們,蘊界將要離散而快死的時候,我們會感覺損失和遺憾。然而阿羅漢不會感覺損失或遺憾,反而會感到負擔終於要被徹底放下了。曾經生生世世的努力與精進,而今終於得到獎勵、獲得獎品,也就是——沒有殘餘之蘊的涅槃。

 

涅槃有兩種:第一種涅槃,有蘊殘餘——還有身與心存在。在體證阿羅漢的時刻,抵達的是第一種涅槃,稱之為「有餘涅槃」。中文應該翻譯不出來吧?可以嗎?有嗎?真的有嗎?哦!真是太棒了!準備工作做得很好。

 

第一類涅槃是「有餘涅槃」,是煩惱習氣的涅槃。煩惱習氣已經徹底泯滅,而五蘊依然殘留,只是阿羅漢不再執著於五蘊。由於不再執取五蘊,於是,苦只能抵達身,再也無法抵達心,因為心已沒有執取。繼續活到壽終正寢、五蘊離散以後,則稱為「無余涅槃」——沒有殘餘之蘊的涅槃,徹底的離苦就在此處!

 

別誤以為那是損失。當我們真正證悟之後,不會覺得「無余涅槃」是損失,而會覺得那是最大的獎品——長期以來的努力與拼搏,久久期待的大獎品,而今終於得到了!

 

佛陀曾經比喻道——修行成為阿羅漢以後,活著等待涅槃的時刻就像是雇工已完成工作,正坐著喝茶休息,等著接受獎品與發放薪水。等著拿薪水且沒有任何工作再需要做的時候,心情舒暢嗎?

 

薪水已經到手,這個薪水就是「無ㄩˊ涅槃」,不再有殘留之蘊的涅槃。因此,當修行越來越接近於此,就不會害怕涅槃。

 

凡夫害怕涅槃,害怕沒有身與心,簡單來說就是害怕死亡。隆波在小時候上過思想品德教育課,以前的思想品德課本會有比較簡單的法,以便小孩子們理解,但其實有寫錯的地方。比如教導四聖諦:「苦」即生、老、病、死;「苦因」就是想要,它導致苦生起;「滅」就是「涅槃」,意思是死亡。隆波兒時就下定決心——一定要離苦,但是不要涅槃,因為涅槃就是死。誤以為涅槃是損失,這是嚴重的誤解。那些編寫教材的人可能也同樣誤解了。

 

事實上,涅槃不是指「死亡」。涅槃是指徹底擺脫了慾望的境界,擺脫了「想要」,擺脫了煩惱習氣,擺脫了苦,擺脫了諸蘊。因此,它是很好的境界,而非糟糕的境界。

 

證悟阿羅漢的時候,心會生起極強烈的愉悅,強烈到幾乎昏厥。因此,不是苦到死,而是快樂到死。所以經典才會記載:(體證阿羅漢)若未出家就會死,因為承受不了。太快樂了,那是居士無法承受的快樂。

 

不用害怕,不必害怕。有一次,隆波和隆布敦長老在一起,長老叮囑道:「要用功,今生要徹底離苦。」隆波回答:「好的!好的!」不曉得是有人挑釁還是怎樣,隆波記不清了。有人問:「長老,如果證到阿羅漢之後沒有出家,還是居士,會在七天之內死去,對嗎?」

 

事實上,他在引用經典,但是記錯了——不是七天,而是當天就會死去。知道長老是怎麼回答嗎?他說:「經典是那麼記載的。」這就是答案,是否翻譯得出來?經典就是那麼記載的。

 

經典的真正記載是:當天就會死去。於是這個人反駁說:「那麼慧能大師抵達了苦的終點,為何還與獵人在一起待了幾年卻沒死呢?」長老回答:「經典是那樣記載的。」

 

長老非常睿智,機敏過人。經典記載著慧能大師活了好幾年,對嗎?那是經典記載的。在當天或七天內死去,也是經典記載的。那個人繼續追問長老:「如果不就經典而言呢?」非常尖銳而咄咄逼人,窮追不捨!長老不想回答,因為回答之後與經典相衝突,問題就會很多。有些人就是喜歡攻擊實修的師父們——離經叛道。

 

長老不想回答,可是此人不斷地窮追猛打。長老最後怎麼回答的,知道嗎?那個人問:「如果不就經典而言是怎樣的呢?」長老回答說:「阿羅漢‘不在’、‘不是’。」

 

成為阿羅漢的一刻,就已經「不在」、已經「不是」了。從那時起,便沒有成為居士,也沒有成為出家人,沒有成為任何什麼。他講到此處就結束了——沒有「有」,沒有「是」。

 

阿羅漢不擔心只能活一天、七天或會立即死去,或是要活好多年、好幾世,他對此毫無興趣。因為阿羅漢沒有「成為」,沒有了「存在」,已經擺脫了一切。

 

以我們凡夫的感覺去衡量,一定要「有」,一定要「成為」。我們以此來衡量,於是無法評估。長老如此直言不諱,但我們聽了還是不懂。

 

總之,修行就是不斷探究自己身與心的實相。別問太多。中國人有個弱點,喜歡去想、去問,越想越有疑問。因此,接下來,疑問生起,要知道有疑問。看到疑問生起而後滅去,就是在修行。如果疑問生起之後,拼命想辦法不斷地請教隆波、請教這個人、咨詢那個人,那麼得到的答案正如隆布敦長老給出的答案一般——獲得答案又會生出其他疑問,沒完沒了。

 

修行是探究自己的身與心,而後疑問會蕩然無存。疑問只會欺騙我們不停地想下去、問下去,得到答案又再繼續去想、去問。於是生命一直徘徊於「疑」與「問」之中,這樣根本無法獲得任何利益。唯有探究身與心的實相,才會獲益——從起步階段直至證悟初果、二果、三果阿那含,以及離苦而成為四果阿羅漢,最終,親證事實究竟是怎樣的。

 

好啦,去吃飯吧,但並不是讓大家放棄修行。要一邊吃飯,一邊修行,去觀身與觀心工作。

 

(全文完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