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7513DF0-662D-4B21-B6B5-E429A465F0B2.jpeg

心苦,是因為不願接受事實1/3

 

隆波帕ㄍ尊者

 

泰國解脫園寺2017.8.12B

泰國禪修之窗 2017.12.09

 

中國人和泰國人之間的差別,僅憑看臉是區分不了的。其實泰國人是混血兒,具備好幾個民族的血統。泰國以前不叫「泰國」,而是稱作「暹羅」。事實上,泰國人並不只是傣族的後代,我們是混血兒,有柬埔寨、孟加拉國、老撾的血統,泰國南部則有大城府時期移民來的印度人的後裔。中國人也是在大城府時期開始進入泰國,另一次大規模的湧入是在曼谷皇朝的五世皇時期。那時的泰國人有數個國家的後裔,加起來共有一千多萬人口,而進來的中國人大約就有五百萬人。所以說中國人長得像泰國人,這不是事實,應該是泰國人長得像中國人。

 

這片國土的人民,心胸非常開闊,數個國家的後裔能在一起和諧共處,各種文化與傳統彼此水乳交融。在語言上,我們雖未使用柬埔寨語或孟加拉語,主要是以泰文為主,但卻融入了各個國家的極多詞彙,翻開字典就會發現很多來自其他國家的字詞。認識「橋」這個字嗎?這是什麼語?是柬埔寨語。「椅子」則來自中文……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。

 

泰國人非常厲害——無論誰來都能把他們融合進來,從不挑三揀四。即使西方人來了也不嫌棄,不會排斥他人。一個看起來好像弱不經風的國家,但實際上,泰國(它)在文化方面是非常強大的。誰來了,我們都可以與之渾然一體地融合,誰的文化中有哪些是強項,我們也全盤接受。中國的春節,我們放假;西方的聖誕節,我們也休息,對嗎?西方人的新年也是我們的節日,對吧?潑水節是印度的,泰國人全部收入囊中。那麼真正的泰國新年是哪一天呢?沒有!因為真正的泰國人並不存在,都是混血兒。在某些時代流行種族歧視,強調自己必須屬於哪個種族,可是仔細調查那些所謂的「愛國人士」,他們自己就不是真正的泰國人。

 

佛教同樣是泊來品,並不是土生土長的,而是源於印度。一旦傳入,也全然被接納。我們先前信仰鬼神,敬畏大自然,供奉祖先。比如,孟族與華人供奉祖先,敬畏大自然,信奉天神,將大自然神化;比如將大地、天空視為天神,日月等等也視為天神。

 

雖然佛教傳入了,但上述的信仰依然存在,並沒有被清除。因此,如果問我們是純正的佛教徒嗎?不是。泰國人僅僅是名義上的佛教徒,如果沒有認真學習法,就不是真正的佛教徒。佛教進入中國之後,也和中國本土的文化相結合,同樣也不是純正的佛教。

 

只有按照佛陀的核心教導去修行,才能夠成為真正的佛教徒。真正的佛教徒並不取決於出生在哪個國家,不取決於地位,不取決於貧富,也不取決於資產——和這些一點關係也沒有。真正的佛教徒取決於心對於真理與實相能夠生起正確的領悟。

 

真理在佛陀誕生之前就已存在,並不唯獨是「佛陀的真理」。「四聖諦」之前也已存在,「三法印」之前也已存在,但是惟有佛陀發現了真理與實相,繼而弘傳開來。他接納所有的種族與各階層的人,無論是誰,只要有興趣學習,他都敞開雙臂歡迎。

 

佛教並不關注一個人的出身是高貴還是貧賤,即使是國王出家,也要去頂禮在他之前出家的人。事實上,人類沒有因為自己的出身、地位以及名聲而有差別,這些全只是世俗的界定而已。沒有誰流動的血是藍色的,砍下的頭顱流出的血液都是同一個顏色。

 

因此,佛教是從真理與實相的角度來看世界,每個人都是平等的。那是什麼讓每個人又有所不同呢?不是出身,不是地位,也不是學識。真正區分我們的是什麼呢?是業,也就是每個人的所作所為。行持善業,就會讓我們成為好人。

 

好人會貧窮嗎?還是說好人一定富有?當今的泰國佛教已經越來越離譜,以為作為佛教徒去禮佛、念經就會發財,發財、發財、發財,快點發財!這並不是佛教徒。真正的佛教徒在於探究生命的真理與實相,然後讓生命與真理和實相一致,而非違背。比如,業是事實、是實相,但瞭解業並不是為了讓自己屈服於它。業不只是指舊業,也有新業。舊業決定了現在的狀況,比如有人臉很漂亮,而有人看三天三夜也找不出任何優點。有的人臉很難看,有的人臉很好看,這全是我們所造舊業導致的結果。有人富有,有人貧窮,地位懸殊,這也是因為業報。

 

舊業導致我們當下面臨的狀況,但真正的佛教徒不在舊業面前投降,也不會消除舊業。那些消業的理論並不是佛教的。比如,你曾打過別人的頭,就找有宿命通的人去問,然後找到當事人向其懺悔,通過這種方式「消業」。這不是佛教徒。

 

舊業導致我們碰到現在這些狀況,在當前狀況之下,重新播種好的或壞的業,它們又會在未來結果。譬如出身貧窮是舊業導致的結果。無需向舊業投降,也無需消業,而是按照佛陀教導的真理和實相去實踐,去努力謀生,深諳賺錢之道,懂得儲蓄,懂得結交良師益友。否則結交了狐朋狗友,即使有錢也會身敗名裂,他們會帶我們去吃喝嫖賭。選擇結交良師益友,懂得讓自己的生活與自身條件相匹配。假設月薪一萬多泰銖,可是每個月的開銷是3萬泰銖,那怎樣都會變窮。無論怎樣念經與消業也還是會窮,根本不會有任何改觀,只是愚痴地浪費時間。

 

因此,舊業導致現狀,我們要播種新的善業。我們的臉很難看,說明前世瞋心重,前世的嗔心導致今生的臉長得慘不忍睹。再有,若未持戒,產生的結果就是不漂亮。不漂亮,就要修行。不漂亮也隨它去,這樣反而更安全。如果過於漂亮,倒很危險,要對自己的「不漂亮」感到自豪。假設有壞人來搶劫,一看到這張臉,立刻撒腿就跑了。

 

觀察到了嗎?有些人的臉不好看,但是心很舒服,靠近他們,我們的心會快樂,有過這種感覺嗎?有些人很漂亮,可是接近之後心很鬱悶,會嗎?這取決於我們的心,去用功吧。

 

心若是清涼而快樂的,即便臉不漂亮,但有戒、有法,自身就擁有一種美,臉就會耐看。比如隆波的臉並不好看,又老又胖,為什麼惹人想要來看?因為有新業,也就是精進地用功修行。修行之後,臉會非常亮堂,看了之後感覺舒服。你們看了隆波之後會感到苦悶嗎?如果是你們看隆波,不會覺得苦悶,但如果是隆波看你們,你們就要苦悶了。

 

因此,最重要的是當下的業,別輕易投降。一個真正的佛教徒不會對舊業投降!如果窮,去播種新善業,就會富裕起來。如果臉不漂亮而心有慈悲,也會吸引別人過來,別人和我們接觸之後會有快樂。不僅吸引人,就連狗、貓、眼鏡蛇,也會喜歡我們。有時隆波只是坐著,眼鏡蛇也會爬過來,而且非常放鬆,隆波反而要非常小心,以防它心情不好。

 

所以,這取決於我們當下的業,當下的業又取決於什麼?取決於我們的心、我們的動機。因此,要很好地呵護心、訓練心。這裡的「好」不只是「美好」。好的心,是有戒有法的心,聰明的心——明白世間的實相,明白生命的實相。這樣的心是不會苦的。

 

不明白世間實相、不懂得生命實相的——這樣的心才會苦。比如,我們一定會老,這是事實。我們一定會老,一定會病,一定會死,會與所愛的事物分離,會與所愛的人告別,會與心愛的資產分離,我們一定會面對離別,也一定會碰到自己不喜歡的事物,這都是很正常的。如果心接受不了這個事實,不想老去,那麼一旦老了,心就會苦,甚至還沒老而只是害怕會老,就已經苦了。

 

女人更嚴重,生怕自己不夠美。事實上,本來就不美,卻還怕自己不美。不想老去但必定會老去,我們就會鬱悶。還沒有老,僅只是怕老,就已經鬱悶了,心就已經苦了,因為不願接受事實。

 

如果接受實相——生命一定會老去,那麼等到我們老的時候就不會苦。想到未來一定會老,也不會苦,沒有任何苦生起。因此,心才是真正的決策者。

 

如果生病了,我們無法選擇——生病是必然的,如果不想生病就會苦。有時還沒有生病,只是去做年檢就感到苦了。本來每天都吃冰激凌,就是體檢那天不吃,希望降低血糖。你偷偷忍了兩三天不吃,他們也有辦法知道——現在的醫生越來越厲害。去體檢就苦悶,為什麼?因為害怕生病。還沒生病就已經鬱悶了,會嗎?隆波以前也是這樣,但是現在呢?不怕了。體檢之後,醫生說這個不行,那個不可以。那醫生你自己先做到吧,你自己一樣都做不到。隆波有個親戚是醫生,是麥琪的哥哥,他喜歡給自己的親人做檢查,然後禁止做這個,不許碰那個。但他自己從不去檢查,因為害怕,所以他活得很快樂。

 

一旦我們生病或擔心生病,如果明白實相:生命出生之後就一定會病,那麼病了也不苦悶、不擔心。活到哪裡算哪裡,不擔心。一定得死的,誰能不死呢?如果不死就麻煩了,世間會動蕩不安。想像一下,如果秦始皇朝代的人活到今天,秦始皇永遠不死會怎樣?所以死亡是很正常的現象。如果不想死,就會苦,就會怕。為什麼怕死? 因為害怕損失。但如果確信死後更好,就不會怕。

 

譬如當我們修行至證到初果,就知道再不會下墮,心就不會太怕。修行越高越不怕,尤其是阿羅漢,會很愉悅。本該害怕反而愉悅,因為負擔要徹底結束了。什麼負擔?就是背負著的五蘊的重擔。

 

這一切都取決於心。

 

(未完待續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