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BADCF0-F895-4B31-A5D8-370C3F7EE8C2.jpeg

心的訓練6/7問答

隆波帕默尊者

 

居士1:有在緊盯。

隆波:嗯,這是正見——知道正在緊盯。

居士:覺得憋悶。

隆波:緊盯就會憋悶,要放鬆些,心在散亂,看得出來嗎?

居士1:看得出來。

隆波:心散亂時,不想讓它散亂,就會緊盯。心散亂時,要大膽一些,知道它在散亂;心不喜歡,也要知道它不喜歡。

倘若我們何時看見境界,並且進而看見對於境界的滿意與不滿意,那麼滿意或不滿意就會自行滅去。滅去之後,心會契入中立,很快又再次生起滿意或不滿意,再次知道它,心又會再度中立。一而再,再而三地觀察,觀察成千上萬次。不管什麼現象現身,就是那樣反復去觀,最終,心會變得聰明起來,明白到——凡生起的,必然滅去。心會願意接受這一點。

比如,在觀察的時候,會看到生氣生起而後滅去,貪欲生起而後滅去,善法生起而後滅去,苦樂生起而後滅去。

在見法的時候,則是照見——某種現象生起,其必然會滅去。

為什麼使用的是「某種現象」呢?「某種現象」生起是自然的,所以該現象滅去也是自然的。用詞是「某種現象」,其實卻包含了所有的一切,為什麼不說「這種境界」或「那種境界」?因為這屬於總結性地領悟,而且重要的是,某些境界無法用語言表述,雖然其真的存在,但卻不知道究竟是什麼。

比如,如果修行來到微細的階段,就會看見在胸口處,有極為快速的生滅,可是並不清楚那是什麼。因此,經典開示為「某種現象」,「某種現象」生起而後滅去,極快速的生滅,還來不及界定其是什麼。

當修行越來越細膩,將只看見「某種現象」生起而後滅去,進而總結性地領悟到「一切」。某種現象生起是自然的,所以該現象滅去也是自然的。最後不再是「某種現象」,而是「一切現象」。

一旦獲得這個領悟,心就會放下,於是就看見不生不滅的「法」——涅槃。

要去用功,目前跌跌撞撞,沒有關係,一路上坎坎坷坷也屬正常。沒有誰生下來就稟賦超人,如果真的稟賦超人,就不會出生了。既然出生了,就說明還不夠「超人」。

獲得信心了嗎? 「不厲害」是理所當然的,繼續修行就好了,真是糟糕啊,需要加倍精進,繼續去觀察境界,哪個時段散亂,無法起觀,就去修習獲得寧靜,念誦「佛陀、佛陀」也行。


居士2:我跟隨隆波已經九年了,還是很緊張。

隆波:誰見到隆波都會害怕,寺廟的法師們每週三做禪修報告時,也同樣害怕。

居士2:去年年初,隆波指導我說——要立誓言,(設立目的,隨後持之以恆地去達成)這樣便於累積真言波羅密。所以我立誓每天以修行供養三寶與隆波,然後幾乎每天晚上在家裡帶著妻兒打坐。

隆波:噢,真棒!尤其棒的是能夠帶動妻子,因為大部分家庭都是由妻子領導的。

居士2:感到心有力量了,而且強大起來,但也發現,時不時地有痴在混入,我不知道這是否與年紀有關?

隆波:那是無法阻止的,而且也別去阻止。心有痴,知道心有痴,而不是禁止有痴,如其本來地知道即可,痴與智慧,同樣都在教導我們法。

居士2:有時原本是該安住,卻好像睡著了。

隆波:老了。

居士2:是的。

隆波:這是最終的答案,真相就是如此。其他人別笑,不久我們也會有同樣的境況。

居士2:是的。

隆波:需要去訓練,不斷地用功。 接下來,當覺性強大了,打坐的時候就不再昏沈,即便躺著也睡不著,即使睡著了,也是整夜覺知自己,心地一片光明,這取決於我們想要持續多久,如果真想要睡著,就放下那一點。

居士2:好的,如果知道是老了,才可以慢慢接受。


居士3:我是一個懶惰的人。

隆波:啊?「懶惰」這個詞對於隆波而言異常刺耳。

居士3:但我會努力的。

隆波:嗯,這樣聽起來稍微順耳一些。

居士3:昨天在禪堂里經行,突然消失了……

隆波:什麼消失了?

居士3:我努力的觀察心在哪裡?

隆波:別去找,找不到的。

居士3:是的,越找就越找不到,剛好在禪堂前面經行,我聽見隆波說「別懶惰」之類的話。

隆波:嗯,很好,隆波教得對,別懶惰。


居士4:我是昨天來寺廟的,此刻正在緊盯。

隆波:此刻的心不正常,看得出來嗎?

居士4:是的。

隆波:要及時的知道,不需要去對治,願意接納它,它就是這樣的。

居士4:上次做禪修報告時,隆波說我喜歡收攝心。

隆波:嗯,依然在收攝,但是力度沒有以前大了,看得出來嗎?

居士4:看得出來。

隆波:很好,說明進步了,繼續用功。

居士4:昨天來寺廟……

隆波:看到心想要說了嗎?

居士4:看見了。

隆波:看見了嗎?它躍躍欲試起來, 要及時的知道。 其它境界的呈現也是同樣的情形。看見了嗎?它可以自行呈現。

居士4:是的。

隆波:你是嗔心型的,而且智慧銳利,因此不斷地以「無我」的角度去觀察——它們可以自行運作。

居士4:好的。

隆波:繼續去用功吧。


隆波:怎麼講?

居士5:我還是和從前一樣緊張。

隆波:多少年都沒有變化,也是正常的。

居士5 是的,我每天都有在固定形式裡面練習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5:可是仍然無法如實觀照,總是有干擾存在,而且……

隆波:有干擾時,也要知道。

居士5:是的。

隆波:心沒有中立,要知道。心若沒有中立,就會跳進去干預。

居士5:內心深處並沒有真正地害怕出生。

隆波:如果害怕出生,就已經不生了。我們分享說想要涅槃,但是怕死。仍然還有「想要」在,是由於沒有徹見到——每次出生,每次都是苦,沒有看見這一點。

所以,修行就是要看見——每次出生,全都是苦。沒有宿命通是很難看到每一世出生的。因此我們可以看每個瞬間的生,每個瞬間都有「生」,心往外是苦因,其結果是苦。還有什麼嗎?

居士5:請隆波開示。

隆波:最終的出路……

居士5:心仍然不夠。

隆波:心還不夠,沒關係,帶領它不斷地看,別氣餒就行。

隆波有一個弟子,觀照之後看見自己的頭顱骨,於是發誓再不修行了。她怕看見自己的頭顱骨,事實上,如果她忍耐著繼續頻繁觀照,接下來就會看見全身的骨頭,接著骨頭將會全部碎裂、徹底消融,就不會再怕了。

只是做了一點點,依然緊抓著不放,去多多地用功,直到明白——它是苦,就不會再緊抓著不放。

你目前還在緊抓著名色不放。

居士5:分離名色仍然能夠正常地做到。

隆波:已經非常自然了。

居士5:是的。

隆波:不是什麼難事。

居士5:是的。今天干擾比昨天的多,而且有痴。

隆波:想要好,感覺剩下的時間已不多,必須快一點,要及時知道——貪。摻雜著瞋心,看得出來嗎?瞋心滲透進來了,也要及時知道。


噢,誰有什麼要說的嗎?先把機會給加拿大人。

稍等,隆波自己檢查作業,不需要做報告。今天比上周好多了,上周比今天散亂得多。上周只有兩三人寧靜而已,這一周幾乎全部寧靜了。

修行的時候,就是平平常常過日子,不需要複雜的增添很多條件,普普通通過日子,注入「覺知自己」即可,然後心會自行好起來。

比如今天的心,已經比上周好了,至於固定形式的修行——打坐、經行等等的,有時間就去做,但最重要的是沒在打坐和經行的時刻,在日常生活里,不斷地覺知自己。

如果僅限於打坐和經行的時候很厲害,還不是真的厲害,因為一整天打坐和經行的時間並不多,生活中大部分時間都在(固定形式的練習)之外。

我們就自然平常地過外面的日子,然後不斷加入「覺知自己」,曾經習慣散亂的心,就會寧靜下來,開始洞見實相——身在運動,是被心覺知的對象,身體是所觀;經過的所有感覺——無論苦樂、好壞,都是被觀察的對象,來了就走,禁止不了它們,也無法掌控它們,探究它們是為了照見實相——無論身或心,始終都是變化的,是無法被掌控的。

不斷地觀察下去,心會慢慢聰明起來,心會變得光明,無需過多地打坐,反而比打坐的人更光明,因為生起智慧——擁有了正確的領悟與理解。

智慧的光明比禪定的光明更加璀璨。誰看見過智慧的光明嗎?嗯。

智慧有幾個層次,八正道裡有智慧,也有世間智慧。感覺到了嗎?啪!設計師在冥思苦想之後,突然,靈光乍現!

而聖道生起時的智慧,甚至讓日月看起來都黯然失色,因為在那一刻,日月都不出現,全部熄滅,物質世界全部消失,只有光明。因此《初轉法輪經》才會開示道:眼睛生起了,領悟產生了,正確領悟、正確理解的智慧生起,徹見的「明」生起,光明生起了……璀璨明耀。這些清楚記載在三藏經典裡——光明生起。

現在尚未看見,就暫時漆黑一片吧,去練習,不久後的某天,也會遇見光明。

加拿大人已經通過了,噢,已經沒時間了。

簡略說明吧——不准講太多,只有隆波一個人可以多講。


居士6:頂禮隆波。

隆波:怎麼講?

居士6:報告一年以來的修行情形,今年有很多苦,應該從苦中獲得了一些智慧,但大部分時候依在逃離。

隆波:心歸位了嗎?觀察到了嗎?心散開在外?要及時知道,呼吸、呼吸,要讓覺知回來,跟著呼吸回來。嗯,進來了,不需要更多了,否則太憋悶。

一旦心歸位,接著去觀身心在工作,心若沒有歸位而散開在外,那不是真的在觀,禪定不夠。

現在想要說話了,感覺到了嗎?要知道它。其它境界與想要說話是同樣的情形,也要知道,然而不要守株待兔,別提前等著有什麼呈現,讓它們先去生起,隨即才知道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