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B984D87-0B47-4A16-8F36-EDAC2E06CEC8.jpeg

《苦從何來;如何離苦》6/6問答

隆波帕默尊者

 

居士1:頂禮隆波!這是我第一次住寺廟,還沒有適應,所以第一天感覺非常緊。

隆波:害怕嗎?

居士1:害怕。

隆波:晚上害怕黑暗。

居士1:不敢一個人單獨待著,有害怕…

隆波:害怕什麼?怕鬼?

居士1:不怕。

隆波:害怕大壁虎?

居士1:害怕外面的環境。

隆波:這裡的環境極其美妙。

居士1:但依然感覺有些緊。

隆波:與大自然在一起,與樹木在一起,與月亮在一起,與星星在一起。

居士1:好像自己不太適應。

隆波:對,如果讓隆波去曼谷生活,就像被關進監獄。而待在這裡,哦!太好了!觀察到了嗎?夜晚關掉所有電燈之後,就會漆黑一片,整個寺廟靜悄悄的,很快螢火蟲就登場了,而且特別多。如果打開電燈,就看不見螢火蟲了,也看不見星星,這裡的星星非常多。

居士1:我不敢出門,害怕碰見大壁虎。

隆波:是大壁虎怕我們吶,我們比它們個頭大多了。重新去挑戰!害怕在哪裡,就站在那裡。想要得到道、果、涅槃,卻害怕大壁虎。如果是中國人看見大壁虎,是會抓來吃的。隆波曾經在中藥店看到的,大壁虎被平攤開,用棍子支開。曾經見過嗎?大壁虎需要保持這個姿勢,而且價格很貴。

居士1:第一天相當消沈,第二天被老師指出來了,於是幡然醒悟「啊,那麼消沈」,就慢慢松脫出來了。

隆波:勇敢點,寺廟沒有什麼可怕的,除了蛇之外。大壁虎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蛇,有的蛇可以將你這樣個頭的人整個吃掉,這麼肥,如果它張開嘴巴的話,非常可怕。

居士1:持續觀境界之後明白:它們無法控制。看見自己很散亂。

隆波:就是這個!你的問題是散亂。

居士1:是的。

隆波:已經明白了原則,也知道了問題所在,接下來就要按照原則去修行。非常散亂的時候,就呼吸——吸氣念「佛」,呼氣念「陀」,如此訓練並不是為了得到寧靜。持續呼吸,一旦心散亂了,及時的知道。這樣禪定就會生起,就如此去訓練。

居士1:好的。


居士2:心還不太能保持中立。

隆波:沒關係,別去禁止。並非必須是這樣或那樣,禁止這樣或那樣,毗鉢捨那沒有「必須」、「禁止」這些詞。有的只是如其本來地知道——沒有中立,知道沒有中立;想要保持中立,知道「想要」。

居士2:好的。

隆波:去用功!下一個。


居士3:第一天過於用功,後來念經的時候,

看見快樂湧現出來,就感覺輕輕鬆鬆。

隆波:嗯,看見了嗎?快樂是自行湧現的。

居士3:對。

隆波:你需要看到的正是這點,接下來,無論是快樂還是痛苦、好還是壞,要去看到它們自行呈現出來。

居士3:好的。

隆波:持續這樣的觀,就會看見它們在自行工作,看見「生了就滅」,這稱之為修行。

居士3:隆波,因為…

隆波:看見嗎?想要說話,看見「想要說話」嗎?

居士3:看見了。

隆波:要先知道,依然還沒有放下「想要」,先去觀這個,是否有感覺到?有跳進去觀嗎?

居士3:知道。

隆波:違犯了第二項原則。現在可以讓你說了,已經快憋不住了。

居士3:在家裡修行時卡住了…

隆波:什麼?

居士3:卡住了。

隆波:卡住?

居士3:有兩個問題,在家裡修習禪定,看見空…

隆波:嗯,這個不要。

居士3:一旦知道這是奢摩他之後,明白那裡有個知者,知道「空」的知者,於是,知者層層重疊。

隆波:嗯,知者與知者會重疊下去,那個稱之為「識無邊」,永無止息的,那樣觀下去,幾生幾世都不會結束,因為它們一直層層重疊,而且觀了之後會疲憊。

居士3:對,非常頭痛,痛了半天。

隆波:是這樣的,已經講過的,別去觀知者。如果觀了知者,糾正起來就會很難。既然你已經觀了,就隨它去吧。如果心再次跳進去觀,就回來觀身,感覺身體。只是感覺身體,去用功。

居士3:再有,在日常生活中,無論做什麼還是說了什麼,有時候會感覺毫無意義,是否需要回來觀呼吸?

隆波:要及時知道,那時候生起了「瞋心」,藏在背後的正是「瞋心」。別人說的沒有意義,別人在散亂,你起了瞋心,散亂是別人的事,但瞋心是你的事。一定要看到這個,才會進步。

居士3:頂禮!感恩!


居士168號:現在對過去六個月的禪修做報告,可以看見念頭在生滅,比以前更頻繁地看見念頭來來去去,而且有時候看見念頭不是我。

隆波:是的。

居士168號:但有些時段感覺自己根本不會修行,懷疑自己是不是哪裡錯了?

隆波:確實如此,有些時段就會感覺好像不會修行了,每個人都會碰到,而且每個階段都會出現。

隆波出家的第三年,很想精進用功。出家兩年多,有三年的戒臘。在第三個結夏安居期間,計劃要精進用功,然後卻發蒙了:要如何精進?覺性是自動自發的,禪定與智慧也是如此,真的不知該如何精進,感覺不知所措,就像一個不會修行的人,可是心卻在自行工作。這樣的現象會出現在修行的每個階段。

這是正常的。還有什麼需要報告嗎?

居士168號:六個月就是這些。

隆波:你還是過於散亂。

居士168號:是的,散亂多而且頻繁。

隆波:有時需要修習奢摩他,但不要緊盯,修習任何一種禪法,及時知道心在跑來跑去。而不是修行之後,禁止心跑動。如果禁止心跑,就會緊盯的。


居士78號:(中文提問)

翻譯:他是貪心重的類型,在固定形式採用手部動作與經行,最近每天1530分鐘,覺知自己多了起來,眼看快要回國,想請隆波開示。

隆波:可以繼續做手部動作,但目的不是為了讓心變好,做手部動作後,及時知道「心跑了」,那樣才行。在日常生活中,心運動變化,也要去覺知。走在馬路上,或者在公司,如果做手部動作,別人會以為我們是瘋子,偷偷地做,沒關係,而做手部動作是為了及時知道自己的心。一旦觀心嫻熟了——平常的時候,心稍有動靜就會知道。

繼續用功,已經進步很大了,不錯。

居士78號:(以中文感恩隆波)


居士77號:(以中文提問)

翻譯:想請教尊者...

隆波:已經修對了,繼續用功吧。觀察到了嗎?身與心是不同的部分,感覺與心也是不同的部分。持續去觀身體工作,看心運作。修行不錯,沒有問題。

居士77號:(以中文提問)

翻譯:看見身與心不是「我」,但還不太清楚。

隆波:沒關係,修行已經對了。只是看見這些就夠了,不用很清楚。如果想要清楚,心就會苦悶,要輕輕鬆松地知道。一個一個片段地分離,而不是一直分離。如果想讓其一直分離,就會變成緊盯。

居士77號:(以中文感恩隆波)


居士76號:(以中文提問)

翻譯:他來參加禪修已經8天了,覺得自己進步很大,想請隆波表揚一下。

隆波:對的,看到臉就知道進步了。不會修行的人,臉是慘不忍睹的。有時陷入苦悶,有時迷失,不能看的。只要輕輕鬆松地知道:心迷失了,然後知道;心緊盯起來了,也知道。看見它們在自行工作。

此刻心跑去想了,要及時知道。

191號有嗎?哦,在前面,是馬來西亞人。馬來西亞人能聽懂中文嗎?


居士191號:(以英文問)

翻譯:最近生氣讓他感到害怕,好像控制不了,有時生氣令他發抖,他不知道該怎麼辦?

隆波:念誦「佛陀、佛陀」,害怕時憶念佛陀,或者憶念師父也行,想著把生命供養給佛陀,身體便不再是自己的。我們要來修行。

當恐懼生起時,就憶念佛陀,將生死托付給佛陀,恐懼就會消散。佛陀時代,有時出家人外出修行,也會害怕。即便在佛陀還活著的時候,出家人外出修行後害怕,於是回來向佛陀報告。

佛陀就開示說:有時天神們和阿修羅們打仗,天神同樣會害怕,他們害怕的時候,就回頭看看帝釋天的旗幟還在不在?如果帝釋天的旗幟還在,就不再害怕。如果沒有看到帝釋天的旗幟,就看其他級別比較高的天神的旗幟還在不在?如果還在,就不怕了。

佛陀開示說:我們也同樣有旗幟。當感到恐懼時,與煩惱習氣戰鬥時,與魔王決鬥時,如果感到害怕,就請憶念佛陀,就好像看到了佛陀的旗幟。佛陀是不會服輸的,我們也不會。或憶念祖師大德、憶念僧,心會鬥志昂揚,不害怕。

這需要通過訓練。


居士4號:(以中文提問)

翻譯:他曾在中國聽過隆波講法,並且持續修行,昨天恐懼生起時,看見恐懼的生滅,最後無法忍受,就手握佛牌,症狀才消失。想請隆波看看他的修行對嗎?五蘊是否分離了?

隆波:對,蘊已經分離,修行很好。曾經在黃山寺聽過隆波講法嗎?很好,進步很大,蘊已經可以分離了。害怕時則憶念佛陀。


居士5號:(以中文提問)

翻譯:他來參加禪修,覺得老師們教得非常好,他的緊盯症狀開始減輕。想請教隆波:在日常生活與工作中,應該如何發展覺性?

隆波:日常生活中無需用到思維的時候,能夠修行;如果工作需要用到思維,那時無法修行。因此,如果工作時需要依賴思維,要去專心工作。

工作之外的時間,就在日常生活中修行。念誦「佛陀、佛陀」也行,但不是讓心靜止,念誦就像是輔助的背景,念誦以後,要及時知道自己的心,就會看到心始終在不斷的變化。眼睛看見所緣,心就會變;耳朵聽到聲音,心也會變;鼻子聞到氣味、舌頭嘗到味道、身體接觸、心跑去想,心中生起的種種感覺都也變化。讓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心自然地接觸所緣,接觸之後,生起快樂,要知道;生起痛苦,也知道;生起好,知道;生起貪、嗔、痴,也知道。這稱為「在日常生活中修行」。

如果無法觀心,就觀身,看見身體呼吸,看見身體行、住、坐、臥,持續的覺知自己,這也是修行。如果能夠觀心工作,當然好;如果觀不了,就去觀身。如果什麼都觀不了,只是念誦也行。能夠在日常生活中修行是最好的了。


居士3號:(以中文提問)

翻譯:她有兩種害怕:第一種害怕生起後,她依然能夠觀;但是第二種,比如看見屍體或墳場,恐懼就會完全控制她的心。她想請教,如果是第二種情況,應該如何修行?

隆波:如果能夠承受的話,就去觀,不久我們也同樣要睡在那個地方,無論喜歡還是不喜歡,有一天同樣要死,因此必然會睡在同樣的地方。那是很自然而平常的事,無法逃脫。如果心願意接受這個事實,就不會害怕。如果無法與之抗衡,眼看要嚇得魂飛魄散了,可以暫時回避,重新調整。

翻譯:她問為何在做夢時,同樣發生此類狀況,覺性就能夠生起,不會不怕,而在真實的日常生活中反而害怕?

隆波:那說明你的修行已經很棒了。人在臨終之前會做夢,會看見非常可怕的情形,如果心害怕起來,會墮到地獄。我們做惡夢,就好比是臨終產生的幻境,倘若夢見不好的境遇時,覺性能在瞬間生起,死後就會去到更好的地方。持續用功,有一天恐懼就會消失。這是非常強烈的恐懼。慢慢去訓練,有一天將會消失。

翻譯:她認為自己有心理疾病,她想知道心理疾病會否阻礙證得道、果、涅槃?

隆波:佛陀沒有開示說:心理疾病會阻礙體證道、果。真正阻礙證悟道、果的,是五大逆罪。昨天阿姜宋猜尊者有專門講到這個主題,隆波還記得,你忘了嗎?曾經殺死過自己的父親嗎?

居士3號:(以中文回答)

隆波:曾經殺死過自己的母親嗎?

居士3號:(以中文回答)

隆波:曾經殺死過某一個人嗎?曾經殺死阿羅漢嗎?

居士3號:(以中文回答)

隆波:不曾犯過上述任何一項;還有什麼?分裂僧團,做不了的;出佛身血,佛陀已經不在了。這幾項會阻礙體證道與果,惡業深重。如果均未做過,則不會有障礙。持續地發展覺性。你應該沒有心理疾病,一副聰明面孔。

居士3號:(以中文提問)

翻譯:阿姜巴山說她緊盯,她對此有所困惑,因為她能夠看見心的運作變化。

隆波:觀察到了嗎?你能夠看到心的運作變化,但有個觀者是靜止不動的。正因如此,阿姜巴山才會指出你有緊盯。你依然有一個部分是靜止不動的,它看著其他部分在工作。因此,別呵護那個靜止不動的部分。而這個心,也別去呵護,如果依然有呵護,就依然有緊盯。

居士3號:(以中文感恩隆波)


 

隆波:好,時間到了。中國人要照集體照。這樣看下去,根本分不清泰國人與中國人,但是一拿到話筒就可以分辨了——中國人興高采烈,而泰國人膽戰心驚。

 

(問答部分完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