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D59847-7AFA-45CC-A264-CA1D448679B1.jpeg

《從凡夫步入聖者》6/7問答

隆波帕默尊者

居士1:我在睡覺之前會打坐。等到身體寧靜下來,心會看見身體的各部分在動來動去。如果有什麼動靜,比如響聲,就會看見胸口……

隆波:嗯,它會動蕩起來。

居士1:它會一直動蕩,然後心去觀它。我想以此作為固定模式的訓練。

隆波:可以。

居士1:好的。在日常生活之中,有時會看見——比如去上廁所,會看見是身體自己在走。

隆波:你已經看見了身體不是「我」,是身體自己在走。

居士1:但還是斷開的,無法一直持續。

隆波:能做多少就做多少,每天要在固定形式的練習里用功。如果看見動蕩生起了,別跳進去,心只是觀者。輕鬆地觀照,就會看見:一旦造作生起,想蘊便開始介入和轉譯,有時是好事,有時是壞事,有時是樂,有時是苦。但一切都是生了就滅。在修行的粗泛階段,我們會照見從胸口冒出快樂、痛苦,冒出貪、嗔、痴。到了微細階段,就只看見動蕩,但不知道是什麼在動蕩。只是看見某些東西生起而後滅去,這樣更好。

居士1:我看見它在動蕩,感覺它是苦。也許是因為心希望它安靜吧,而且還感覺到……

隆波:你看見它動蕩而感到了苦,那是因為——眼睛看見東西,心就會動蕩;耳朵聽見聲音,心也會動蕩;跑去想了,心也會動蕩。日日夜夜都是動蕩不安的,就像是身處於地震災區,到處都是苦。然後就會明白這個世界始終動蕩不安,沒有安身之處。你現在感覺有快樂,你的修行已經不錯了。


居士2:頂禮隆波!我有幾個月沒見隆波了。我的修行有些坎坎坷坷。有時能看見心在跑動,但並不能總是看見。有時候感覺就像在漆黑一片之中打開手電筒,有時又無精打采,沒有力量,不知道現在的狀況是怎樣……

隆波:你的職責就是去觀,你當下觀得還不錯。體會到了嗎?現在的心與以前是不同的。

居士2:是的。

隆波:現在的心是觀者,以後身體怎樣就是身體的事了。無論有什麼生起,就只是知道,只是看見。很好,你修得不錯。

居士2:剛好最近有感受…

隆波:感受就是感受,我們無法阻止它生起。

居士2:心似乎還接受不了。

隆波:接受不了,就知道接受不了,不要強迫它接受。看見感受生起,心不喜歡,知道心不喜歡。我們要及時知道自己的心,原則就是:第一,知道一切正在上演的境界;第二,知道心對那個境界的反應。比如痛苦生起了,心不喜歡,要知道心不喜歡,並不是必須要喜歡。並非必須是中立的——不喜歡,就知道不喜歡。

居士2:我好像還不太會開發智慧,是嗎?

隆波:已經會了,只是不會表述,沒什麼問題。

居士2:頂禮隆波!

隆波:現在的心已經不同於以往了,感覺到了嗎?此刻的心是光明透亮的。光明透亮得都發散出來擴散到身體了。有去照鏡子嗎?看見了嗎?臉比以前亮堂了。


居士3:頂禮隆波!我已經聽過隆波的CD,想請隆波指導我:是觀身還是觀心?

隆波:沒什麼難的。有身體就去覺知身體,有心就去覺知心。心有快樂、痛苦、好、壞,都去覺知。但不要緊盯。如果過於緊盯,心就會靜止而遲鈍。此刻你的緊盯力度就太大了。緊張是嗎?緊張得緊盯專注了。一定要放鬆、放下,然後如其本來的知道。嗯,放下話筒就明顯好轉了。就是那樣,你的修行對了。


居士4:頂禮隆波!請允許我用修行來供養佛陀和隆波。我的情況是有時心安住在心,有時心無法成為觀者,會走神。我打坐大約一個小時,心安住在心,感到輕鬆自在。心集中起來時,感覺安住的範圍在擴大,感覺到一切無我,一切平等。快樂不斷的擴散開來。請問,我的修行是否正確?

隆波:修給隆波看。(居士打坐)退出來吧。觀察到了嗎?你修禪定時候的心與退出來後的心是不同的。

居士4:好像有努力集中在中間。

隆波:別努力啊!如果要集中,讓它自己去集中。如果你努力去集中,就太過打壓了,要如其本來的知道。心不集中,要知道它不集中;心集中,就知道它集中。好的禪定才會生起。

居士4:也就是說,身體呼吸,心是觀者?

隆波:要快樂地觀,輕鬆自在地觀。如果像這樣(隆波演示),就不好了,因為太緊繃了。

居士4:我平時有個特點就是很容易厭倦,做什麼都沒興趣,有時整整一周都感到特別厭倦。一旦厭倦了,就會開始懷疑,接著跑去想,直到徹底被痴給控制了心。那個時候,我就會修習讓心寧靜。請問隆波,這種狀況要如何調整?

隆波:可以修習寧靜,只是修習時,別讓「痴」趁虛而入。當你從寧靜的禪定中退出來,如果覺得有點迷迷糊糊,就說明修習禪定的時候有「痴」混進去了。你需要提升覺性,呼吸時,要帶著覺知。增加覺知的力度…夠了,就這個力度,別再多了。再多就太緊了。如果打坐之後感到有點迷糊,那是不好的,說明覺性太弱,需要增加覺知的力度。心是否跑去想了?心跑去想的時候,要及時知道。


居士5:頂禮隆波!我已有四年沒做禪修報告了。最後一次做禪修報告時,隆波指出我在有意讓心恍恍惚惚的,心一直卡在前面。現在我覺得能夠更好讓身與心分離,而且更自然了。開始明白,一旦身與心分離,生滅就會生起且看得非常清楚。

隆波:不能分離名和色是無法看見三法印的。只有名和色分離了,才能夠看見生滅。

居士5:有時可以非常清楚的看見有一個「我」,每次看見「我」,每次就會嚇一跳。

隆波:為什麼要嚇一跳呢?

居士5:因為從來沒見過,所以看見了就會嚇一跳!咦?還有這個呀!

隆波:是的。我們想不到的狀況還有很多。阿姜摩訶布瓦尊者曾經分享說,在他見法悟道以後:「哦!這樣的情況也有啊!」會來到那種程度的。

居士5:現在我不知道自己的修行是否越來越正確?

隆波:你的感覺是對的。但隆波現在問你:你的心在哪?歸位了嗎?

居士5:現在應該沒有歸位。因為它正在想。

隆波:對!

居士5:剛才聽隆波講法時,感覺有時覺知力度較輕,有時迷迷糊糊,有時專心在聽,有時進入了潛意識。

隆波:哦,那樣不錯。如果一直在覺知就不對了,心一直在跑也不對。心跑了,然後知道,這樣就不錯!

隆波:(回頭問居士4)這位女居士,你緊盯的力度太大了。心會憋悶的,要再輕鬆點,舒服些。輕鬆自在地覺知呼吸,別太刻意,你刻意的力度太強,反而變成障礙。如果輕鬆舒服的覺知,很快就會看見身與心的分離,有兩種情況:一種是自然分離,心是柔軟的。另一種是刻意分離,心是僵硬的,不真實的,是贋品。必須讓身心自行分離,心才會柔軟。

居士5:當下它是柔軟的嗎?

隆波:比剛才好。(笑)

居士5:有什麼需要改善的嗎?

隆波:持之以恆的修行,也別丟下禪定。

居士5:好的。

隆波:如果丟下禪定,心很快就會散亂。你的禪定還不夠。

(未完待續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