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8AB009-C5E2-422F-B759-B1F02A213B2C.jpeg

《修行——為何?如何?有何結果?》5/7

隆波帕默尊者

(五)

另一個需要訓練的是——正確的禪定。我們使用原先的方法,來及時的知道心;是及時知道心,而非及時知道身。我們要及時知道心裡發生的種種變化。

修習任何一種禪法,身體變化,知道;心變化,也知道。無論發生什麼變化,都能持續的知道,這樣就會生起覺性。

想要讓禪定生起,可以延用原來的禪法,但要及時知道心的變化,知道心在散亂和走神。禪定與散亂是相對的——何時散亂,何時便無禪定;何時有定,何時便無散亂。

我們無法阻止心的散亂。有些人一開始就借助打坐來壓制心,希望它不散亂,這只會徒勞無獲,因為心是不受我們控制的,心是無我的。想要命令心不散亂,這是痴心妄想。

要接受實相——無論如何,心都會散亂的。修習任何一種禪法,念佛也行,觀呼吸也行,心散亂的時候,及時知道。念佛或覺知呼吸的時候,千萬別阻止散亂。如果散亂能被阻止,心就變成「我」而非「無我」了。

事實上,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(散亂)。因此,在明白原則以後,及時的知道(散亂)。比如,觀呼吸、觀腹部起伏或念佛的時候,心跑去想了,要及時知道心跑了;心跑到呼吸上,要知道心跑到了呼吸上。觀腹部升降時,心跑到腹部,要及時知道心跑到了腹部;心跑去想,要及時知道;又或者心跑到身體任何部位,也要及時知道。心游移不定,要及時知道游移的心。

何時看見心的跑動,正確的禪定(即不跑動而安住的心),將自動生起。因為它們是相對的事物,何時光明呈現,何時黑暗消失。明白這個原則,便無需驅散黑暗。只要讓光明呈現,不必徒勞的驅趕黑暗。一旦光明顯現,黑暗將自動匿跡。

覺性生起,散亂自行滅去,禪定自動生起,不用命令心有禪定,心會自動生起禪定。看到了嗎?簡單得不可思議。

隆波兒時打坐,吸氣念佛、呼氣念陀,從一數起,訓練很久,心才寧靜。第一次訓練沒超過七天,心寧靜但不深邃,還未歸位,心光明在外面,跑出去去天界等處旅遊。如果按照「心往外送」的標準來衡量,隆波屬於頂級的,因為從小就把心往外送了。後來一想——碰見天神不可怕,萬一遇到鬼怎麼辦?它們同樣都是化生的。

由於怕心往外跑了見到鬼,故而隆波在以後的修行中,心一旦迷糊了要往外跑,就會立即警覺,不讓它跑,這樣就演變成訓練讓心安住來覺知自己。呼吸,覺知自己,呼吸,覺知自己,心不再游移。

後來遇見隆布信長老,他稱呼隆波為「知者」。「知者,要這樣做,別那麼做」,長老喚我「知者」。為何是「知者」?因為我的心安住成為知者。

我們要用功。修習任何一種禪法而後及時的知道心。心跑去想了,及時知道;心跑到腹部了,及時知道;心跑到手、腳,及時知道;心跑到呼吸,也及時知道。及時知道心跑掉的瞬間,心會自動安住。

越頻繁的及時知道心的跑動,就會越頻繁的生起禪定。禪定並不會生起很久,而是一瞬間、一瞬間的生起;是頻繁生起,而非持久生起。

一旦禪定密集而頻繁的生起,就感覺彷彿可以安住很久。心獨立而凸顯,能夠一整天覺知自己,有時這樣維繫數日。若是從深度禪定之中退出,知者般的心也能獨立凸顯好幾日。

如果僅僅依靠剎那定——心跑動的一瞬間,及時知道。跑了,知道,便會生起剎那定。不會保持太久,只是一瞬間,即刻就會滅去。一會知道,一會跑掉;一會知道,一會跑掉。心時而知道,時而跑掉,極快地交替進行。最後,跑掉的一瞬間立即知道,就會感覺彷彿可以一直覺知自己。就像是電燈的光在每一秒鐘生滅幾十次,生滅極速而連續,讓人以為它是持久發光的。

心亦如此,覺知自己也是剎那生,剎那滅;剎那生,剎那滅。越來越頻繁之後,會認為好像一直在覺知自己。

所以,我們要用功,通過及時知道身與心來發展覺性——身體移動,持續知道;心移動,持續知道。透過及時知道心,來得到禪定——心跑去想了,及時知道;心跑去緊盯著任何對象,及時知道。

訓練至證得禪定的功課,佛陀稱之為「心學」。聽說過三學嗎?無上戒學,訓練其是為了得到無上的戒。無上心學,訓練其是為了得到無上的禪定,也就是心的安住。然後才抵達慧學——開發智慧的階段。

我們訓練自己的心。心跑掉,及時知道;心跑掉,及時知道。最後,心便得到禪定。

倘若得到這兩個工具,接下來的修行就不會太難。即便要上班工作,也與修行不衝突。

掌握隆波反復教導的原則——要以覺性,了知身、心的實相。有覺性的了知身心實相的時候,要以安住且中立的心去知道。安住且中立的心,正是來自於訓練而得的禪定。心跑了,知道;心跑了,知道…就會得到安住的心。

(未完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佛法與滅苦 的頭像
佛法與滅苦

"佛法與滅苦"

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