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890ED3-E107-4BE5-9C62-2B5EAA106931.jpeg

《修行要領》4/7

隆波帕默尊者

在心安住的時刻,即在正確的禪定生起的剎那,就會看到當下的這個色不是「我」。當下的這個色,有的只是不斷被苦逼迫著,一會兒餓,一會兒冷,一會兒熱,一會兒酸麻,一會兒要排泄等等各種狀況。照見當下它有的只是苦,有的只是「不是我」。

必須照見同一個,才能稱之為修習毗鉢捨那。而不是去年身體不好,今年變好——說明無常,這樣就不行,兩者間隔太遠。

或者,觀察到了嗎?心裡通常有三種感覺:時而苦,時而樂,時而不苦不樂。隆波並未強調身體方面的感受,因為身受會變換地方,一會這酸,一會那痛,它們跑來跑去,居無定所,很難觀察。因此就只是選擇心的感受。心裡的苦、樂、不苦不樂並不會逃去哪裡。出沒在同一地點,觀察起來就容易。

當下誰有快樂?請舉手。當下誰有痛苦?請舉手。當下誰不苦不樂?請舉手。當下有誰不知道的?不知道自己當下正在苦、樂、不苦不樂嗎?確定沒有嗎?如果有,就不正常了,差不多就是瘋子或接近瘋子了。就只是這樣,都不知道嗎?當下自己是苦、樂、不苦不樂,都不知道嗎?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。

如果不觀苦、樂、不苦不樂,也能觀煩惱習氣。為什麼不教導觀善法?因為善法不怎麼生起。已經講過,我們要觀察常常生起的。比如「心跑去想」常常生起,就可以觀察它。自己的唾液有味道嗎?有,但我們不知不覺。如果是別人的唾液,我們就會知道,對嗎?對自己的唾液是沒有覺知的,因為習慣了。隆波並沒有教導去觀味道之類的,因為很難。

要觀察頻繁生起的事物。「心跑去想」是經常生起的,對嗎?或者自己的煩惱習氣常常生起,善法卻不太有。觀察煩惱習氣,就像佛陀教導的:心有貪,知道有貪。心無貪,知道無貪。佛陀教導的順序並不是:心無貪,知道無貪。心有貪,知道有貪。為什麼?因為絕大部分有的是煩惱習氣。煩惱習氣幾乎一直主宰著我們的心。

誰是貪欲型的?碰到什麼都想要的,請舉手。別人的老公也想得嗎?女人怕這個,趕緊放下手。如果貪欲心重,要及時的知道。眼睛看到色,心喜歡,知道喜歡,心貪了想得到,也要知道。耳朵聽到聲音,心想得到,心貪了起來,要知道。比如聽到甜美的女聲,心墜入情網,屬於貪欲,一旦心喜歡了,愛上她了,要及時的知道貪心。

誰的貪欲心重——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心接觸外界,全都貪的?一旦心貪了起來,要知道它貪。剛才心還沒有貪,現在有貪了。一旦有覺性地及時知道,貪欲就會消失。剛才有貪,現在沒了,不停地交替進行。一會兒貪、一會兒不貪、一會兒貪、一會兒不貪。正如佛陀所開示的:心有貪,知道有貪;心無貪,知道無貪。

誰嗔心重?生氣的大內高手,請舉手。哦!這個生氣始終領先!有人脾氣特別溫和,性格特別好。問說:誰屬於嗔心型?此人居然也舉手。問他:「生什麼氣?」「我有‘妻管嚴’,每次想到都會不寒而慄。」「怕老婆」也屬於嗔心,是嗔心家族的成員。因為怕老婆時,心會不愉悅。

誰是自卑型的?自卑也是嗔心家族的。妒忌型的有嗎?誰屬於妒忌型?感覺有些人每一次都舉手,說明你圓滿地擁有每一個煩惱習氣,好在自己有看見。

如果生氣的時候,及時知道,就會看到它只是臨時存在,一會就不生氣了。生氣、不生氣…不斷交替進行。

誰特別散亂的?請舉手。又是老面孔。心散亂就是「心跑掉」,但直接觀心散亂是很難的,需要尋找臨時的家——「佛陀、佛陀」等等,或者觀呼吸,心跑了,及時知道,這樣會容易觀。如果直接去觀散亂,要難於觀貪與嗔。

觀嗔心最易,觀貪心稍難,觀心在迷失則是最難的。「迷失」是細膩的煩惱習氣,很難觀察,而「生氣」則很容易。如果誰特別容易生氣,說明很有福報,即便是剛從地獄出來,原先的根基不好,修行起來卻會容易些。為什麼剛從地獄出來會修行容易?因為害怕地獄之苦。

因此,特別容易生氣的人可以觀察:一會生氣,一會生氣消失;特別容易貪的人:一會貪,一會貪消失;特別容易迷失的人:一會迷失,一會知道;一會迷失,一會知道。

如此訓練就會看到:貪心是無常的,無貪的心也是無常的;生氣的心是無常的,不生氣的心也是無常的;迷失的心是無常的,覺知的心也是無常的。

我們會一直看見生滅,然後明白自己無法掌控。這就是開發智慧。開發智慧是如身本來的照見身,身是什麼?身是苦,身不是「我」。開發智慧是如心本來的看見心,心是什麼?心是無常之物,心不是「我」。

去吃飯吧。拖堂了一會,因為趕著做完總結。請吧!

(完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佛法與滅苦 的頭像
佛法與滅苦

"佛法與滅苦"

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