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A016843-D8A5-4AB6-BF9E-F44EF148C187.jpeg

《修行要領》6/7問答

隆波帕默尊者

 

隆波:你的修行已進步了,已領會了修行的原則。學法的時間也夠久的了。(隆波笑)

居士1:感覺自己頑固不化。

隆波:頑固而已,其它並沒有什麼。

居士1:感恩隆波!我會用心修行的。

隆波:修行根本不難,感覺到了嗎?就是一個「醒來」的狀態,然後觀身與觀心工作,進而就會自行照見,會自己感覺到——根本沒有「我」在哪裡。

「我」僅僅藏在念頭的背後,並不真實存在。身體自始至終不是「我」,苦、樂、好、壞,或者心,自始以來也不是「我」。僅僅只是一種又一種境界或狀態而已,全都緣聚而生,緣散而滅。根本無法掌控,它們不是「我」也不是「我的」。

感覺是「我」與「我的」,正是源於錯誤的界定,錯誤的界定源於將它們統統聚合起來看待。如果看見它們分離成一個、一個部分,在每一個部分之中都沒有「我」。

我們將名色聚集為一個整體,然後界定它是「我」。我們被它所騙。我們界定它是恆常的、快樂的、美的。錯誤的界定稱之為「想顛倒」,「想顛倒」會導致「心顛倒」,「心顛倒」並不是指發狂,而是指錯誤的思維。每一次思維時,每一次都有「我」。錯誤的思維源於錯誤的界定。錯誤的思維導致錯誤的見解。錯誤的見解是——以為真有「我」存在。因此,「身見結」僅只是錯誤的見解而已。僅只是見解錯誤,事實上,「我」從未存在。

有些人不想學習佛教,害怕學習之後「我」會消失。其實「我」從未存在,僅對於迷失之人來說才貌似存在。依賴於正確的界定——每一類色法、每一類名法,來照見「無常、苦、無我」,這被稱為正確的界定,然後思維就會正確,最終會生起正見——正確的見解。

要不斷地覺知自己——覺知身、覺知心。就會照見身不是「我」,它在自行運作;苦、樂也是自行運作,它們不是「我」;好、壞也是自行運作,它們也不是「我」;心也是自行運作。就是如此觀照下去。


居士2:頂禮隆波!

隆波:你比以前有進步,以前想得太多。

居士2:對,現在發覺這個是最多的。

隆波:就是!及時的知道,就已經很好了。我們不需要追求其它的聰明,只需要照見一切無常,每一樣都是自行運作。比如當下,你正「想要說」,感覺到了嗎?它從胸口湧動出來,是自行呈現的。我們只需要照見它生起而後滅去。其它的境界或狀態也是如此。不難的。

居士2:照見一部分境界或狀態是無法掌控的。

隆波:全都是如此,而非某部分。

居士2:這說明正在開發智慧,對嗎?

隆波:對,照見「無我」——無法掌控。


居士3:頂禮隆波!

隆波:你的進步非常大。

居士3:最近兩個月,心始終造作不善,遭遇非常強烈且戰勝不了的煩惱習氣,心斷斷續續地鬱鬱寡歡、萎靡不振。

隆波:別相信它們。

居士3:而且感到厭倦。

隆波:體會到了嗎?心自行造作不善,並不是你在造作它?它是自行造作的。

居士3:嗯。

隆波:我們不去阻止它們,也阻止不了。

居士3:好的。

隆波:觀照它們在自行造作,它們不是「我」,就從這個角度去觀照。

居士3:也有這樣觀照,但心還是時不時的鬱鬱寡歡。

隆波:這就已經被煩惱習氣所騙了,要及時的知道。鬱鬱寡歡,要知道鬱鬱寡歡,別讓它們掌控了心。

居士3:根本不太能修行。

隆波:這就是修行!如其本來地知道名色,就稱為「修行」。看到嗎?它自行在想那些不好的,自行鬱鬱寡歡。這就是修行。

居士3:好的。

隆波:修行並非意味著必須要怎樣…

居士3:即便我的心已經厭倦到受不了…

隆波:厭倦知道厭倦,不喜歡厭倦要知道不喜歡。

居士:好的。

隆波:不喜歡知道不喜歡,如此而已。佛陀並沒有教導——必須好。心有貪,就知道有貪,並未教導說要禁止貪。

居士3:這說明我現在修行還OK,對嗎?

隆波:OK。下一個。


隆波:你在打壓自己嗎?

居士4:打壓得非常厲害。

隆波:嗯,別打壓,累!不可憐它嗎?

居士4:好的。

隆波:要非常悲憫這個身體,它真的很可憐。

居士4:好的。

隆波:這個心也真的好可憐。

居士4:好的。

隆波:別壓制它們,別打壓它們。

居士4:好的,現在修行形式變成了經行,經行的時候,心跑出去,知道;然後就會緊盯。隨後又跑出去,又再次緊盯。

隆波:對,可以的。

居士4:好的。

隆波:看到了嗎?它自行在跑,自行在緊盯。

居士4:是的。

隆波:就這樣觀照,不用害怕。

居士4:好的。

隆波:並非必須只從好的事物中學習,學習那些不好的事物,同樣可以獲得智慧。

居士4:好的。

隆波:好,接下來還有誰要提問?


居士5:頂禮隆波!我現在覺得很憋悶。

隆波:對,就如其本來地知道。

居士5:好的。

隆波:有個訣竅可以讓修行更容易:任何境界或狀態都行,它們是什麼並不重要。苦或樂、好或壞,全都是平等的。它們不平等是因為心喜歡這個、討厭那個。因此無論發生什麼,要及時知道自己的心。比如當下憋悶,心不喜歡,要知道不喜歡。去覺知「不喜歡」的感覺,而非覺知憋悶。

居士5:好的。

隆波:一旦覺知到「不喜歡」,心就會中立繼而明白「憋悶」不是「我」。

居士5:好的,就是剛剛才憋悶起來的。

隆波:一定會的,舉手的人必定會憋悶。你的修行很好,蘊已經分離,繼續觀照。

居士5:好的。

隆波:看得出了嗎?蘊已經分離了?

居士5:看不出來。

隆波:感覺到了嗎?身體移動,心只是一個感覺的人?

居士5:感覺得到。

隆波:身與心是不同的部分。

居士5:是的。

隆波:這就是分離。

居士5:嗯。

隆波:苦、樂、好、壞與心也是不同的部分。

居士5:是的。

隆波:還有什麼疑問嗎?

居士5:沒有,只是感覺嗔心非常多。

隆波:嗔心多,是因為沒有打壓。嗔心生起,照見無常了嗎?無法掌控?如此觀照。

居士5:好的,感恩您!


居士6:頂禮隆波!

隆波:別說得太長,看樣子很會聊天。

居士6:不確定自己修行是否正確,怎麼辦?

隆波:要知道「不確定」,只需要及時的知道心而已。不確定,知道不確定。觀察到了嗎?蘊可以分離,身與心是不同的部分。

居士6:曾經看見過,後來好像不會修行了。

隆波:然後「想要」修行嗎?

居士6:是有「想要」。

隆波:要知道「想要」。

居士6:好的。

隆波:知道當下的境界或狀態就行。

居士:我的修行還在正確的路上嗎?

隆波:在。但是實話實說,你過於散亂了。


居士7:頂禮隆波!

隆波:一時說不出話來了(隆波笑),時不時地去修習寧靜,輕鬆自在地覺知自己。如果無法觀心,就觀身。思維身體不是「我」,是物質元素。我們只是臨時仰賴它,不久就要還給主人。如果觀不了心,就這樣觀身。心可以消失,但身體不可能消失去哪裡的。


居士8:隆波好!

翻譯:已經來好幾天了,感覺心不太正常,一直處於緊盯狀態,今天開始感覺輕鬆些。

隆波:對。緊盯,要知道緊盯,我們禁止不了它。心並不真的是「我」,無法被指揮。命令它「別緊張」,它依然會緊張。叫它「別緊盯」,它仍會緊盯。去觀照它工作,直至智慧生起而領悟到:心不是「我」,它能夠自行運作。比如今天並沒做什麼,它卻自行舒服起來。去觀心工作,這樣修行是可行的。

翻譯:請求隆波開示。

隆波:阿姜巴山沒有開示嗎?(隆波笑)去用功,已經開始會修行了。慢慢觀照:這個身不是「我」,是被心觀察的對象;一切苦樂感覺不是「我」,是被心觀察的對象;貪、嗔、痴也不是「我」,是被心觀察的對象。持續不斷的如此觀照。如果散亂,就禮佛念經,你依然很散亂。

今天阿姜納是否去教禪定?阿姜納已經在拼命備課了——修習禪定(隆波笑)。阿姜納是隆波的弟子之中最精通於禪定的人,此刻他已經入定,不知道什麼了,可以批評他(隆波笑)。學習禪定要用於修行。禪定有很多玩法,有時出去玩也可以,接收不同的能量也行,但這些並不是目的。

要訓練「心安住」的禪定——讓心與自己在一起,如果需要休息,就訓練讓心休息的禪定。至於心往外送看見各種境界的禪定,無須學習。

還有什麼嗎?

翻譯:隆波提到的緊盯、走神等煩惱習氣,他全部都有。

隆波:很好,這才能進步。因為每個人都有,如果看不見,就無法進步。比如當下,看見出家師父走來,心就跑過去了,心能夠自行跑掉——就是這樣及時的知道心,照見心能夠自行運作。時而貪,時而嗔,時而迷失,持續不斷地觀察它工作,有的只是變化不斷,有的只是無法掌控,心不是「我」。你的修行很好,可是禪定力不夠,心容易散亂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佛法與滅苦 的頭像
佛法與滅苦

"佛法與滅苦"

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