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BD572D6-3647-4599-828C-35FD2D2CE982.jpeg

四聖諦2/3

隆波帕默尊者︱泰國解脫園寺

2018616A

 

 

隆波是從居士的時候開始修行的,隆波精通禪定,因為從兒時就開始訓練了。在少年時代就已經得到了知者之心,但卻不知其重要性,直到遇見隆布敦長老,才知曉其價值所在——我們是用「知者之心」來探究名色身心的實相的。

 

若不具備知者之心,卻妄圖探究名色身心,就只能得到理論,只是通過學習經典來死記硬背、分析推理而已。

 

一旦具備了知者之心,通過它來探究名色身心,就會洞見到名色身心的實相。這才是貨真價實的毗鉢捨那的智慧,這是與理論截然不同的。

 

修習毗鉢捨那,若不具備知者之心,就不可能是真的毗鉢捨那,而只是分析、思維,心是「思者、想者、演繹者、造作者」,只是在遵循經典依葫蘆畫瓢罷了,無法真正清洗煩惱,煩惱甚至還會比之前更加熾盛。

 

滿腹經綸的人往往帶著唯我獨尊的傲慢,輕易就看不起年邁的或鄉下的僧人,認為他們愚蠢無知。他們是不懂什麼,只懂一點——怎麼讓心不苦。除此之外一竅不通,即便去請教他,他也什麼都不知道。

 

隆波就遇到過自稱什麼都不懂的僧人,他的話有如天書;他只知一件事:苦是怎麼來的,怎樣才能不苦!也就是說他只是知道四聖諦而已。

 

當隆波見到了知者,隆布敦長老便教導道:還要消滅知者。於是隆波逐步地觀察知者,發現在知者之中仍然藏著出生的「種子」,不知道具體是什麼,但知道裡面有「種子」。就像雞蛋或鴨蛋,有的裡面是有「種子」的,不久便可以孵出小雞或小鴨來;或像是水果的種子——芒果籽、榴蓮籽等,裡面也有種子。隆波修行之後看見知者之心中也有出生的「種子」。

 

那時隆布敦長老已經圓寂了,所以隆波去頂禮隆布特長老,告訴長老,自己已經看到了「心的源頭」。這個心就是心的源頭,它可以構建五蘊,自己已經知道了。現在怎樣才能摧毀它呢?隆波那時就「心的源頭」一事向長老請教。

 

當時還有一位剛出家的僧人在默然旁聽,隆波頂禮了隆布特長老之後,那位僧人就去到寺院的下院,也是隆波接著要去的寺廟,他去把聽到的內容分享給寺廟的住持聽。他很興奮,因為主題是關於「心的源頭」的。

 

隆布特長老當時的回復是:繼續發展覺性、開發智慧,等時機成熟,它會自行開啓清除的程序。一旦智慧圓滿,它將自行清除(「種子」)。我們無法直接去消滅它。

 

隆波曾經不斷地修行,想著如何清除它,只知道缺少了些什麼,還未領悟些什麼,因而還無法清除「心的源頭」或心裡的「種子」。

 

我們要不斷地訓練,何時徹悟聖諦,何時就會領悟對修行人極為珍貴且不易獲得的知者之心。頂級的修行者全力以赴地修行,想獲得的就是知者之心。

 

隆布敦長老曾對隆波開示說,他已經審視過了,那些聲名遠揚的高僧大德們,大多數是「大鬼」。「大鬼」是指梵天,他們依然還放不下知者之心。但是長老並沒有說他們放不下知者之心,只說大多數是「大鬼」。隆波追隨長老持續地學法,最後才明白那是還放不下心。

 

這需要慢慢消化。

 

因此,聖諦也分幾個層次。初階的聖諦是觀察名色:生起什麼,就觀察什麼,凡生起的,必會滅去——就這樣持續觀照,等到戒、定、慧圓滿了,聖道就會生起。

 

聖道生起時,我們會洞徹到五蘊的實相:凡生起的,必會滅去。我們照見所有的一切都是生滅的,照見到的是一個概括性的整體,就會明白五蘊之中沒有一個實體的「我」,五蘊不是「我」,五蘊之外也沒有「我」,哪裡都不存在一個「我」——這是自動照見的。

 

(待續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