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9C65A4-ED42-4141-A5A4-3F82A509F883.jpeg

當疾病來臨時(下)1/4

隆波帕默尊者︱泰國解脫園寺

2017319

 

1

昨天隆波到斯利納醫院去講法,那裡的會議室不大,大約可以容納500人。幸虧隆波講法的消息沒有外傳,不然醫院的接待工作就會非常繁重。即使這樣,會議室也滿員了,仍有很多人聽到小道消息前來,隆波在去會場的路上就碰到一些新面孔來請教修行問題。許多人都開始對修行感興趣,這非常好。

 

昨天講法的主辦方是醫生,隆波應邀專為癌症患者及其家屬講法。前來聽法的有血癌患者、白血病患者、淋巴癌患者及其家屬。這些人大部分從未聽過法,因此昨天的開示非常簡單,那是僅屬於隆波式的簡單法談,但對於首次聽法的人來說,也許算是很難了。

 

隆波告訴那些罹患癌症的人,現今的癌症病人數量非常多,淋巴癌在諸多癌症中排名第五,而在當今社會的人口死因統計中,癌症死亡率排名第一,其數量極其龐大,但卻不知因何所致,連醫生也沒法回答。

 

患病並初次得知自己的病情時,有些人自然會被嚇到,緊接著就是害怕、壓力陡增、不知如何是好。他們還來不及被病痛折磨,就已經被類似的心理狀況層層裹住了。

 

治療階段才是疼痛真正的開始,醫生要進行各種檢查、實施各種措施。如果是修行人,此時就要及時知道自己的心,大部分人在感到疼痛的時候,都是發生在心的品質不夠好時。

 

心會放大疼痛感,使其程度大過實際狀況:比如痛感本身只有10分,通常會被心放大到100分。又比如,有些女性在生理週期時,肚子痛到必須吃藥(隆波身為居士的時候曾教導過許多朋友修行,出家後就完全不再涉及這些問題了。)那時隆波指導她們去觀心,經由持續不斷的練習,本來要依賴很多止痛片的人後來都不再需要服藥了,疼痛得到了大幅緩減,有些人因而以為是修行令其不疼的。事實上並非如此,修行只是讓我們的心不再放大疼痛感,而不能根除痛感。

 

人在身體生病時,心也會同時生病,心會比平時更加鬱悶與敏感。比如,我們坐著發呆時,被蚊子叮了也沒感覺,對吧?可是如果看見了蚊子,就會馬上警戒起來,這時候如果被咬了,就會覺得比平常更痛——這其實就是心在放大感覺。

 

因此,如果我們妥善地訓練心,

如其本來面目地去感知,

比如疼痛生起時,

如其本來面目地感知,

那麼痛感就不會很強。

 

昨天隆波跟癌症患者們分享:在化療的第二階段,隆波的肛門長了褥瘡,必須動手術。主刀醫生的醫術精湛,照顧也周到,手術結束後,醫生提醒說:「今晚您肯定會覺得非常疼。」他已經準備了嗎啡,認為當晚隆波絕對需要注射。傍晚時分,護士來了,問隆波是否要注射嗎啡,隆波回答說還不需要。為什麼?因為還不痛。最後,為了安撫護士,隆波才在臨睡前吃了一粒止痛藥。

 

當我們做手術或經歷類似的情形時,要善於照顧心,不要去放大感受。實際的痛感並不可怕,不覺得特別疼也不是因為自己有多厲害,而是由於當今科技發達,已經不會再讓病患感到太多痛苦了,加上現在還有形形色色的緩痛藥物。可是如果病人心裡害怕,那麼即使一點疼痛也會被無限放大,從而加劇了擔憂。

 

因此,如果我們及時知道自己的心,比如生病時,心害怕,知道,心擔憂,知道,無論心呈現什麼,我們就只是持續不斷地知道。

 

生病時,心裡呈現的大部分境界都屬於嗔心家族的成員,都是「不喜歡」和抗拒家族的成員。抗拒家族的成員何時生起,心何時就有苦。何時生起嗔心,何時心就有苦受,也就是說,嗔心出現時,永遠都會同步生起心方面的苦受。因此,在身體生病時,心同時也會有苦。

 

佛陀開示道:

一般人生病時,

就像身體被一支箭射中,

同時心又被第二支箭射中。

被第二支箭射中,也就是

疼痛進入了心、痛苦進駐了心,

導致心苦。

 

佛陀又說:阿羅漢聖者只會中一支箭,他們的身體會被射中,但是心已不再造作,因而心是沒有苦的。或者如果善加訓練,至少也能降低心苦。

 

(待續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