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0043.JPG

中道在哪裡2/3

隆波觀察發現,世間真正不再迷失而醒來的人還不到百分之一!一萬人裡能否找到一個都不確定呢!真的太稀少了,所以導致體證道、果、涅槃的人非常難得。這並不是說透過修行而體證道、果、涅槃很難,而是真正的修行者太稀缺了。

我們不相信依靠自己可以體證,不回觀自己,只是一直迷失在外。絕大部分沒有學習法的人,一直迷失在外,導致想要修行的人會強迫自己不往外跑,不停打壓和改造身與心,那同樣是掉到另一極端。

一般人錯在徹底迷失於世間,迷失在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,迷失在煩惱習氣裡。等到修行時,又錯到另一極端:打壓身與心。一想到修行,就擺好姿勢再開始,覺得那才是修行。

隆布蒲曾經教導,倒立同樣可以練習禪定,因為姿勢和禪定沒有關係。不修行的人會走上縱容或縱欲之行,追隨煩惱習氣而迷失。著手於修行的人則容易苦行,改造身心,打壓身心,這就是為何極少人體證道、果、涅槃的原因。某些地方有成百上千人在打坐與經行,可是要找到一個真正走上中道的人都很難。

幾十年前,隆波曾經拜訪很多東北部的大師,在寺廟看到來修行的人特別多,一晚可能幾百人。通常隆波在寺廟時,那些師父都讓隆波去出家師專用的地方修行,但有時隆波還是偶爾參加大型活動,然後看到……哦,人真多,裡裡外外都是人。有人打坐、有人經行,然後隆波觀察到說:“哦…沒有看到一個人在修行!”

沒錯,他們是在不停的經行和打坐,可是為什麼隆波認為他們沒在修行呢?因為一類人是散心雜亂,跟著念頭在奔波,隨著煩惱習氣走到縱欲的極端;而另一部分人則是在打坐和經行的時候,打壓身心,掉入苦行的極端,沒有人走上中道,找不到一個人走上正確的路的!於是心說,沒有人在修行,沒有人走上中道。當然這些話並未說出口,只是想:“唉,我獨自去修行更舒服些!”

第二日早上起來時,去頂禮長老,長老看著我的臉,笑著說道:“這個寺廟沒有一個人在修行啊!”這句話是我心裡想的,結果第二天長老就說出來,讓我覺得很慚愧。看到沒有?我也隨著自己的煩惱習氣去看別人的心,迷失在外。他們打壓身心,我也是,把心送到外面去看別人,一樣很蠢、很慚愧,還以為沒有人知道。

旁人覺得奇怪,為何長老說沒有一個人在修行呢?因為一晚上有幾百人在打坐與經行啊!其實,沒有修行是因為心沒有走上中道,要麼在打壓身心而自我感覺良好,要麼絕大部分時間則完全是迷失的。

某次,一位天神拜見佛陀,自認為已經成就阿羅漢果,想找佛陀切磋,他問世尊:“您超越了貪、嗔、痴,是怎麼做到的呢?”佛陀回答:“天神,是這樣的,世尊之所以能夠超越貪、嗔、痴,是因為既不精進也不放任!”

天神很驚訝!因為“不放任”還好理解:就是不懈怠嘛。但是“不精進”……為何世尊這麼說呢?天神的心開始懷疑自己可能不是阿羅漢,因為無法理解世尊在說什麼。於是,天神放下成見,虛心請問:“世尊,請您繼續解釋。您超越了貪嗔痴是由於既不精進也不放任,這是什麼意思?”

佛陀說:“如果我們放任,生命就會下墮;如果我們精進,生命就會上升!不精進也不放任,才能夠超越貪嗔痴。”

天神聽到此話,體證了初果。現在,我們與天神聽到同樣的回,可是天神證悟初果,我們卻沒有任何體證,這是因為我們與天神的波羅蜜不同,所以需要進一步的闡釋。

所謂放任,就是放任自心,追隨煩惱習氣而成天渾渾噩噩,白白浪費呼吸,行住坐臥也都白白扔掉了,沒有發展覺性與開發智慧,這叫做放任。精進則代表修習苦行,在打坐與經行的時候打壓自己的身心,做什麼都在打壓身心。

放任就是放任自心,追隨煩惱習氣,生命是下墮四惡道的。精進則是打壓身心,會上升至天界,但不會抵達涅槃。因為,涅槃既沒有下墮也沒有上升。涅槃就在眼前!沒有升降也沒有起伏!圓滿無缺!

我們要訓練自心走上中道。走上中道是指——心不迷失於外,同時心是安住的,但沒有強迫自己安住。這就是以前上座部法師們講的——心成為知者!以前去到哪個寺廟都講到心成為知者,這個寺廟是,那個寺廟也是,現在這個詞已經完全消失,教的都是訓練禪定、追求禪相,沒有任何實質意義!真正具有意義的是——心成為知者、覺者、喜悅者。

麥張迪(阿姜摩訶布瓦的妹妹)問隆波:“您是怎麼修行的?為什麼我們的心會來到同樣境地?”隆波回答:“開始時,觀呼吸,呼吸後,心獲得寧靜,呼吸越來越微細,最後在鼻下變成光。隆波有在覺知,但沒有覺知那個光,而是心一跑掉,就知道;一跑掉,就知道。然後心安住,繼續開發智慧”。

她回應說:“哦!這就是一樣的了!”但她不是觀呼吸,她的哥哥阿姜摩訶布瓦教她念佛陀,當她念佛陀時,心放在鼻子下面,“佛陀,佛陀”,心跑掉了,知道;“佛陀,佛陀”,心跑掉了,知道。念佛陀不是為了讓心不跑,念佛陀或觀呼吸的目的是為了觀察到心跑掉了。如果透過念佛陀或觀呼吸不讓心跑掉,那就是苦行,強迫自己;如果稱念佛陀,心卻一直迷失在念頭裡,就走上縱欲之行。稱念佛陀時,知道心跑掉了。知道,心就會安住,此即沒有刻意之心自然安住的修行。

隆波不稱念佛陀是因為不太喜歡,心原本就喜歡想,稱念佛陀又是去想佛陀,心不喜歡。隆波七歲開始修行就是觀呼吸、念佛陀的同時數一二三,吸的時候念佛,呼的時候念陀,數一,然後二、三。後來覺得太多,一二三就不要了。慢慢的,心獲得寧靜,佛陀也消失了,只剩呼吸。呼吸不是為了讓心寧靜,而是為了知道心跑掉。心跑掉了,知道。

每個人都需要一個禪法!當然,如果一個人覺得世間還很有味道,就不需要做隆波所教的,只是持戒就可以很好的活在世間。但如果覺得世間沒什麼值得留戀,全都是苦,不想死了又死,苦了又苦,就來訓練心走上中道吧!

修習任何禪法,讓心走上這條路。佛陀,佛陀,心跑掉了,知道;佛陀,佛陀,心專注了,知道;覺知呼吸也行,吸氣,覺知自己,呼氣,覺知自己;最重要的是覺知,但別強迫去覺知(不刻意做這或做那),否則這樣就又掉進苦行。如果放任自心追隨煩惱習氣,是走上另一極端。修行就是為了不走上兩個極端,不跟著煩惱習氣迷失在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等五欲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隆波帕默尊者在2014年4月26日的法談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