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內觀基礎》/馬哈希法師 著 

 

十五、重新發現 ~ 二十、年青的織工

 

十五、重新發現

 

  在此讓我講述我當禪修指導者所遭遇的一則故事。這是有關在雪布(Shwebo),我的故鄉謝昆村的一位行者,他是我的一位表兄弟,是此村裡前三位修習內觀的其中一位。他們三位決定先修習一週,非常勤勉修習。他們帶了雪茄煙、檳榔、煙草塊到隱居處,以便一天吃一塊。但當他們從隱居處回家時,他們帶回全部不曾動過的七塊雪茄煙、檳榔和煙草塊。

 

    他們非常努力修習,在三天內證得「生滅隨觀智」,並非常高興體驗到安寧和看到光輝圍繞。他們非常喜悅的說:「到這麼老我們才發現真理。」因為他們是第一批開始習禪者,我想讓他們感高興,只告訴他們繼續觀照,沒有告訴他們要觀照喜悅,所以雖然他們繼續精進四天,卻沒有更進步。

 

    幾天的休息後,他們再來習禪一個星期。我的表兄弟達到「壞隨觀智」。他告訴我說,雖然他觀照上升、下降、坐,也沒有見到腹部的形狀,而他的身體好像不見了,所以他需以手觸摸以便知道它還在。任何時刻他觀或見,一切都消滅與分裂。他所見的地在消滅,樹也是這樣。這些和他認為事物所應有的相反。他感到疑惑。

 

    他不曾想過這些外在、長年才形成、粗糙的事物如地、樹、木材等,會持續的分裂。他以為它們在一段時間後才滅壞。他以為它們會保持一段長時間。現在,當內觀智慧隨著習禪而增進,現象的生滅相自然的出現而不需特別的觀照。它們在他眼前消失、分裂,這和他以前所認為的相反。可能是他現在見到的是錯的,或他的視覺有問題。

 

    因此他問我。我告訴他,一切他所見的消失和分裂是對的。當內觀更加敏銳和快速,你無需觀照就能見到事物的生滅,這些都是對的。我向他解釋。後來他的內觀更進步了,他都告訴我他的發現。今天他是無一物了,他已死了很久。

 

    當內觀智慧變得很敏銳,它將勝過邪見。你見到事物的真相,為無常、苦、無我。但不馴的心或沒有修習的省思,不能讓你洞悉事物真正的實相。只有內觀才能達到。

 

    一旦你了解無常,你會見到它們如何以生滅來壓制你,你無法從中獲得快樂,它們不可能成為皈依處,它們可在每一刻毀滅,因此它們是可怕的、苦的處所。

 

    以怖畏之義為苦。」

 

    你想:「這身體不會這樣快毀滅,它將持續一段長時間。」因此你當它為大皈依處。但現在當你觀照,你發現只有持續的生滅。如名色滅後沒有新的生起,人就死了。這隨時都可能發生。在任何時刻都可能死亡的名色中尋找自我和皈依處,就如同在一間倒塌的舊屋子裡尋求遮蔽一樣的可怕。

 

    你會發現到沒有一件事隨你的意願發生。事物只隨著它的自然性。你以為你可以隨你的意願,隨你的意願坐、起身、看、聽、做你想做的。現在當你觀照時,你發現並非如此。名與色同時發生。只有當有意念要彎曲時才有彎曲,只有當有伸出的意念時才有伸出。有了因才有果。只有當有事物可看時你才看;如有事物可看,你無法不看;當有事物可聽時你聽到;當有高興的理由時你才感高興;當有憂慮的因你才感到憂慮。有因就有果,你無法阻止。沒有任何事物活著並且一切如它的意願進行,沒有個人、沒有「我」,只有生滅的過程。

 

    清楚了悟在內觀中最為重要。當然在修習的過程你會經歷喜悅、寧靜、亮光,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了解無常、苦、無我。你只要繼續如所說的方法修習,這些特性會清楚的顯現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十六、最終的安寧

 

  由你自己確知事物,勿相信他人所告訴你的!如初學者中還未有這種自得的智慧,繼續努力,別人能,你也能。不會花很長時間,智慧會在你修習時出現。只有當你肯定一切為無常、苦、無我,才不再執著於覺知對象為永恆的、快樂的、美的、好的,也不執著它們為個人、靈魂、我。一切執取將祛除。還有什麼呢?一切煩惱將為聖道所平息而證悟涅槃。

 

 

 

    「無執取者不渴望事物,無渴望事物者將獲得安寧。」(《中部》)

 

 

 

    每當你禪修,你不會受到觀照對象的困擾,因此沒有執取生起。對所見、嗅、吃、觸或所注意的無執取。它們一個接一個生起與消滅。它們顯出為無常、無物可執著。它們以生滅壓制我們。它們都是苦的,沒有快樂、好的、或美的可執取。它們生滅為其自然性質,因此沒有個人、靈魂或「我」活著且永恆而可執取。你清楚知悉這些,因此,執著被祛除。然後通過正道的修習而證悟涅槃。我們將在十二緣起和五蘊講述這些。

 

  「愛滅則取滅,取滅則有滅,有滅則生滅,生滅則老、死、憂、悲、苦、惱皆滅。如此是全部苦蘊滅。」(《相應部》第二冊第2頁)

 

  人若觀照出現於六根門的精神與物質目標,知悉它們的內在自然性質為無常、苦、無我,就不會對它們有所喜悅或執著。因他不執著,故不會對它們有享受之心。他不再想去享受它們,故無業力「有」的生起;無業力即無新的生,無新的生即無老死、悲等。這是一個人通過內觀之道觀照所了悟的短暫涅槃。以後我們將講述經由修行聖道而證得的了悟。

 

    在曾引述的《具戒經》中,舍利弗尊者講述:如一個受持具足戒律的比丘,觀照五取蘊為無常、苦、無我,他可成為預流聖者;如預流聖者觀照,他可證得一來聖者;如一來聖者觀照,可證得不還聖者;如不還聖者觀照,他可證得阿羅漢。在此證得預流、一來、不還和阿羅漢四聖果意即通過四聖諦證悟涅槃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十七、進 步

 

  要獲得聖道一個人由內觀之道開始。內觀之道始於「名色分別智」,接著達到「緣攝受智」。繼續修習一個人將獲得「審察遍知智」,在此階段行者審察它們,有學識的人常花長時間這樣做。如你不要審察,就繼續觀照。你的注意力變得輕快。你清楚的看到所觀照對象的生滅,你已達到「生滅隨觀智」。

 

    在這階段,觀照變得容易,生起光明、喜悅、輕安。生起意想不到的經驗,一個人感到非常喜悅和快樂。開始禪修時,行者不讓心到處飄蕩有很大的困難。但心已習於飄蕩,大部分時間使他無法觀照。沒有一件事是如意,有些需很困難的掙扎。但對老師的強大信念,好的意念和決心,使行者通過這些困難。他現在達到「生滅隨觀智」這階段,一切都很順利,毫不費力順暢地觀照,觀照令人愉快而生起光明。他充滿喜悅並起雞皮疙瘩,身心輕安非常舒服。觀照對象好像自動的跌入個人的正念,正念也好似自動集中在對象。一切都被觀照著,不會疏失或忘記觀照。每次觀照時注意力都非常清楚。如注意某件事物,並思惟它,這是輕而易舉的。如觀照以前聽過的無常、苦、無我,它們變得了了分明。因此你會想弘法。你以為你可以成為一個好的弘法者。但如果你沒受教育,你將是一個很差的弘法者。但你一心想要弘法,甚至可能變得愛講話。這就是「理想的涅槃」,為行者體驗的,但它不是真的聖者涅槃。我們可稱之為「倣造涅槃」。

 

    「明白的人證得不死的境界。」

 

    禪修有如爬山。你從山腳下爬起,不久你感到疲倦。你問下山者,他們會以鼓勵的語氣告訴你:「已更靠近。」雖疲倦,你繼續爬,不久你達到一處有樹蔭的地方休息,涼風吹來,你的疲倦消失了,週遭的美景吸引你。你恢復精神往上爬。「生滅隨觀智」為你休息的地方,以便你往上爬,達到更高的內觀智慧。

 

    那些尚未達到此智慧的行者可能會感失望,好多天過去了而尚未達到觀智。他們常感氣餒,一些離開禪修中心而認為習禪毫無益處。他們還未發現「行者的涅槃」。因此,我們禪師須鼓勵到中心來的初學者,希望他們最少達到此智慧。我們要他們努力習禪以達到它。很多在我們的勸導下獲得成果。他們不再需要進一步的鼓勵,他們現在充滿信念,決心努力修習直到最終目標。

 

    「行者的涅槃」時常被稱為Amanusi rati,即非凡人的喜悅或超人的享樂。人從教育、財富、家庭生活獲得各種的快樂,而「行者的涅槃」,超越這些快樂。一位行者曾告訴我,他曾經放縱於各種世間的快樂,但沒有一樣可和他從習禪所獲得的快樂相比。他無法形容它多麼令人快樂。

 

    但就只有這樣嗎?不是,你需繼續努力修習。你繼續的觀照,那麼,當你有了進步,形狀不再明顯而你發覺它們一次又一次的消失。當你觀照任何生起的事物時,它們就消失。你觀照看,它迅速消失。你觀照聽,它消失。彎曲、伸出,它再次迅速消失。不只生起的對象,注意力也一起消失,兩者俱滅連續如此。這是「生滅隨觀智」。

 

    每次你觀照,它們迅速消失。長久觀照到此現象,讓你感到害怕。這是「畏怖現起智」。接著你找出這不停消失的事物的缺陷,這是「過患隨觀智」。當你繼續觀照,你對這些現象感到厭離,這是「厭離隨觀智」。

 

    「見到這一切現象,行者不再執取物質的形狀、感受。」(《中部》、《相應部》)

 

 

 

    你的身體曾經是令人感到喜悅的。坐下或起身,來或去,彎曲或伸出,說話或做事,這一切好像非常爽快。你以為你的色身是可靠、令人喜悅的事物。現在你觀照它,看到一切消失,你不再認為它可靠。它不再令人喜悅,它只是愚鈍的、令人厭倦的。

 

    你享受過身體與精神的樂受。你曾經如是想:「我正在享受」,「我感到快樂」。現在對這些感受不再感到愉快,當你觀照它們時,它們也消失。你對它們感到厭倦。

 

    你以為你的知覺很好,但現在它也在你觀照時消失。你也對它們感到厭倦。

 

    「行」形成身體、精神與說話的行動。認為「我坐、我起身、我去、我行動」,就是執著於「行」。你也曾經認為它們很好。現在你見到它們消失,你厭惡它們。

 

    你樂於思想。當剛來禪修中心者被告知不可以想事物,應不時觀照,他們並不悅納。現在你看到思想、意念,如何生起與消失,你也厭倦它們。

 

    你的感官也一樣。現在對在六根門生起的事物都感厭倦。有些極度厭惡,有些是到某種程度厭惡。

 

    接著生起棄除它們的意念。一旦你厭倦它們,當然你要棄除它們。「它們不斷的生滅,它們不好,它們最好全部都滅盡。」這是「欲解脫智」。那「一切都滅盡」是涅槃。欲解脫是渴望涅槃。一個人如要涅槃應怎樣做?他要更努力的不斷習禪。這是「審察隨觀智」。經過特別努力修習,無常、苦、無我的特性變得更清楚,尤其是苦。

 

    審察之後,你將達到「行捨智」。現在行者非常的舒適,無需以很多努力觀照就能很順利進行並非常的好。他坐下來習禪,開始用功後一切將順利進行,如一個鐘一旦上發條就可自動的走。在一個小時左右,他不需改變姿勢並繼續著,不受干擾。

 

    證得此智慧之前,可能有干擾。譬如你的心可能被引向聽到的聲音並受干擾。你的思想可能飄蕩他處;你的習禪受干擾。痛的感覺如疲倦、熱、疼痛、癢、咳嗽出現,干擾你。你需要重新來過。但現在一切都很好,沒有干擾。你可能聽到聲音,但你不理它們並繼續修習。任何的生起不干擾你觀照,心不再飄蕩。快樂的目標可能生起,但你無喜悅或快樂。你遇到苦的目標,但不會覺得苦或恐懼。痛苦感覺如疲倦、熱、痛,甚少發生,如有,它們並非難以忍受。你的觀照可看得更清楚。一旦你獲得這種觀智,癢、痛和咳嗽即消失。有些更治好嚴重的疾病。即使病沒有完全恢復,當你認真觀照你會感到一些輕鬆。因此在一個鐘頭內,或更長時間的觀照中不會有阻礙。一些人可繼續修習兩三個小時毫無干擾,並且身體不會感厭倦。時間在毫不在意中流逝。你想:「還不很久。」在這樣熱的夏天,如能獲得這種觀智是非常好的。當他人因非常熱而呻吟,努力於這種智慧的行者將不會注意到熱氣。整天如在飛逝中。這是非常好的內觀智慧,但可能有危險,如過份的憂慮、野心或執著,假如這些無法祛除,是不會進步的。一旦它們被祛除,聖道智慧就在那裡待你去證悟。如何證悟呢?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十八、聖 道

 

  每當你觀照上升、下降、坐、觸、看、聽、彎曲、伸出等都是一種努力,這是八正道的正精進。接著有念,此為正念。接著有定力,透視所觀照的目標並繫念於當處,這是正定。這三項歸納於正道中之定學。接著是最初的注意力,配合定力,向著觀照目標。這是隨著目標的作用。根據註疏,它的特性為攀著相(abhiniropana-lakkhana ),這是正思惟。接著是了悟到所注意的目標只是移動、非認知、看,認知生滅、無常等,這是正見。正思惟與正見構成正道中之慧學。構成戒學的三項為: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。這在你受了戒,但尚未修習內觀時就已清淨具足的。但是對觀照的目標仍然可能會妄語、惡行和邪命。因此每當你觀照,你也在完美正道的戒學。

 

    在每一個覺察中,都包含八正道。它們形成內觀道,一但執取被祛除即可顯見。你須逐漸準備此道直到達到「行捨智」。當此觀智成熟、強壯時,時機一到即可達到聖道。它是這樣的:當「行捨智」成熟、強壯時,你的觀照變得更敏銳與快速。在如此快速的覺察中,突然間,你進入安寧的境界,即是涅槃。它是相當不可思議的。你預先並不知覺,你也不可能在它顯現時加以審查,只有在它發生後你才知道到達涅槃。你會審查是因為你具有特別的智慧,這是「省察智」。於是能加以審查發生什麼事。這是你通過聖道證悟涅槃的過程。

 

    因此,你如要證悟涅槃,重要的是努力修習脫離執取。對於常人,執取隨處而生:在看、聽、觸、注意。他們執著事物為永恆、快樂、好的、靈魂、自我、人。我們要努力修習以完全脫離這些執取。努力觀照一切的生起,一切所見的、聽到的、觸到的、想到的。如你繼續如此修習,執取消失而聖道生起,導致涅槃。這就是其過程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十九、總 結

 

 .如何培育內觀?

 

  以觀照五取蘊來培育內觀。

 

 .我們為何、何時觀照五蘊?

 

  每當五蘊生起時,我觀照它們,以便不會執取於它們。我們無法觀照名與色,執取便生起。

 

  我們執著於它們,以為它們是永恆的、好的和自我。

 

 .如果我們在名色生起時加以觀照,就不會執取。

 

 .清楚觀照一切皆為無常、苦,只是過程。

 

 .一旦執取消失,聖道生起,導致涅槃。

 

  這些是內觀的要素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鼓 勵 的 話

 

二十、年青的織工

 

  現在講一些鼓勵的話。

 

    當佛陀傳授佛法時,他的聽眾諦聽並觀照而獲得覺悟,很多人在聽法之後覺悟。根據註疏:「一次的開示後甚至有八萬四千人覺悟。」讀了這些,有人可能會說:「獲得覺悟看起來非常容易,但我們在此非常勤奮修習卻毫無所獲,為什麼有此差別?」

 

    在此,你應記住註疏只給予當時的情況,並沒有深入說明聽者的德行。說法者為佛陀,他的聽眾是有高修為的人。讓我們看看以下的例子。

 

    有一次佛陀阿羅毗(Alari),現今的Allahabad開示,講題是念死。他吩咐聽眾記住「我的生命非持久,我一定會死亡,我的生命以死作結。死亡為無法避免。我的生命無法確定,死是肯定的。」然後他回舍衛城去。

 

    在阿羅毗的其中一位聽眾為十六歲女孩,一個織工。自此,她培養念死的正念。三年後,佛陀再次到阿羅毗。當佛陀坐在聽眾當中,他看到女孩向他走來。他問:「年青女子,妳從哪裡來?」女子回答:「尊者,我不知道。」「妳要到哪裡去?」他再問「尊者,我不知道。」她回答。「妳不知道嗎?」「我知道,尊者。」「你知道嗎?」「我不知道,尊者。」

 

    人們很輕視她,他們認為她對佛陀不敬。佛陀因此叫女子解釋她的回答。她說:「尊者,佛陀是不會閒談的,故當你問我從哪裡來,我立刻知道你的問話有特別的含意,你是問我前世是哪裡,這我不知道,所以回答『不知』。當你問我將去哪裡,你是指我來世將投生哪裡,這我也不知道故回答『不知』。然後您問我難道不知道會死,我知道會死,故回答『知道』,你再問我是否知道我何時將死,這我不知道,故回答『不知』。」佛陀對她的回答說:「善哉。」

 

    因此,從第三個問題,可肯定我們將會死。何時將死則不肯定。讓我們自問第二個問題,哪一類較多,善行或惡行?如多善行,你將去哪裡?這相當難回答,不是嗎?但有方法使這問題不難答。想想看你的身體、語言和心意所為,哪一類較多,善行或惡行?如多善行,你將到善界;如多惡行,你將到惡界。因此你應盡力行善。最好的法門為修習內觀,那你將永遠脫離惡道。你須嘗試最起碼達到預流果位。這樣足夠嗎?如你可達到那階段,我將感高興。但根據佛陀,你應努力直到證得阿羅漢果位。

 

  現在再回頭談年青的織工,她在佛陀的開示後成為預流聖者,明顯的,她獲得覺悟是由於她在三年內已培育了念死的正念。從此,我們可推斷很多人如她一樣。

 

    當佛陀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時,每天都集會說法。舍衛城的人民在傍晚時穿著清潔的衣服並帶花和香來聽聞佛法。當佛陀住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時,也是如此。因此聽聞佛法後,他們一樣習禪和守戒。即使今日,人們聽禪師講經後也開始修習。當時是佛陀開示,人們怎能不修習呢?就是這些曾聽過他開示而修習過的人,在聽佛陀開示後,獲得覺悟。

 

    還有,那些聽開示的比丘、比丘尼、在家男女眾、各階層的人,這些有機會聽聞佛陀開示的人應是有很高修為的男眾、女眾。而佛陀以適合聽者的根性來開示,這點很重要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佛法與滅苦 的頭像
佛法與滅苦

"佛法與滅苦"

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