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7D38DA6-8D7E-48EF-AF72-E45F1EE4BA40.jpeg

當疾病來臨時(下)3/4

隆波帕默尊者︱泰國解脫園寺

 

 

2

隆波昨天的講法大概就是上述內容,甚至比這個還簡要。今天的講法要增加難度,這樣才能與在寺廟講法相匹配。

 

如果我們訓練自己,那麼就會只剩下身苦,心苦將不再產生。但如果訓練得不夠,心苦就還會生起,只不過生起次數較少、時長縮短了,讓我們大致可以應對。

 

為什麼非要痛苦不堪呢?我們活著又不是只能聽天由命。身苦是躲不過去的,但是當代科學已經幫了我們大忙,這代病人的疼痛程度比以前的病人減輕了很多。只是現在的人患了同樣的病,痛得更久,但就是不死。

 

如果已經無法救治,就別救治了,但是要為病人減輕苦受。有些人只是一味地延長父母、爺爺、奶奶的生命,讓他們全身插滿管線、痛苦不堪,呼氣苦,吸氣也苦,旁人體會不到那種滋味。一味地治療只會讓病人平白受苦,還要搭上百萬鈔票,有些人甚至因此身無分文。隆波認識的一位朋友去某家著名醫院就醫,花費了幾千萬。醫生真厲害,就是不讓他死,一直耗著。最終,子女都快活不下去了。

 

如果真的救治不了,就順其自然,自然規律本身就會幫助到我們,不需要痛那麼久。瀕死之時,看似很痛,但如果妥善訓練過,就可以旁觀身體疼痛。

 

昨天隆波教導:如果真要死了,就讓心放鬆。這是指導那些不會修行的人,讓他們把心放鬆,只去想正面的事。但是修行人瀕死時,就要看著身體死去,心在一旁作為觀眾,沒有煩躁不安,也沒有驚恐。疼痛的折磨不會太多的,只會比普通人少。

 

阿姜摩訶布瓦尊者曾經開示:修行至理想狀態,真的瀕臨死亡時,心會抽身而出,而不會痛苦不堪,心將從死亡之中離苦。

 

我們的心還無法抽身而出,只能進進出出。但即便抽身而出,也是心在自行抽離,不是刻意逃離身體。心一旦抽身而出,就會切斷感知,因為心知道身已無法輓留,還不如徹底扔掉它。心切斷對身的感知,於是身體便會平靜下來,即使還有掙扎,也只是屬於物質的自然的反應,但是心已平復,而後萬籟俱寂。

 

我們不是孤兒,

我們是佛陀的弟子,

要從即刻起就訓練自己。

生病了讓醫生去治療身體,

我們自己去治療自己的心。

 

無法治癒身體,

就放下,轉而呵護心。

如果達到了終極的體證,

心就會放下心,

苦的終點就在那裡。

 

即使未抵達終點,

臨終的時候也會放下身體。

心會先放下身,而後進入到心。

等修行至某一點,波羅密圓滿時,

心就會放下心。

 

現在有些人已經體驗過「放下心」了,雖然放下了,但又會再次拾起,並沒有在放下的時刻立即死去——基於往昔的舊業,我們會再次抓取心。唯有深知身已必死時,心才會放下身體。一顆已經訓練妥當的心在那一刻會完全臣服,因為它已經徹見到心本身即是苦。

 

若無心,就無五蘊,而唯有一堆物質聚集。一旦有了心,它就會變成眾生、人、我們、他們,所以佛陀描述道:此一長約2米、厚25釐米、寬50釐米的身軀,具有想蘊與心。有了身與心,才會成為人、眾生、我們、他們,而佛陀努力地指出:那不是人、眾生、我們、他們,只是物質元素,兼具想蘊與心。我們要洞悉到它全是各種元素的組合,不是人,不是眾生,不是我們、他們——這就是阿羅漢聖者的境界。

 

只要還執著於心,就會再次出生。單是有心,就足以再次創建五蘊,因此,單一的一剎那的結生心就能夠重新創建名與色。但是如果放下了心,結生心就將不復存在,那麼一旦死亡就是徹底死去,不再有出生的種子,那將是最後一次死亡。

 

請大家逐步訓練與實踐。如果隆波昨天這樣講法,聽眾肯定會暈頭轉向,因為從未聽過。昨天有哪些人去了現場?昨天比今天簡單得多,對吧?昨天那些重病患者戴著口罩來聽隆波講法,眼睛睜得大大的,聽得非常起勁,到最後摘掉口罩開懷大笑,忘記自己可能會被病毒感染了。哎,摘掉口罩,如果被感染了,很快就會一命嗚呼的。

 

(待續)

全站熱搜

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