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1138AA8-0ABB-4452-89B3-26585DFCB496.jpeg

當我們去整牙時,心若中立,就會只剩下身體的疼痛。如果無法承受身體的疼痛,可以用奢摩他來自助。方法有幾種,比如,將心引導到大腳趾,因為醫生並沒對大做什麼,明白嗎?那時醫生只在頭部忙,所以我們將心引導到別處。心不感知疼痛時,就不會覺得太疼,除非痛感極為強烈,心才會猛然沖過來「看」一下。

 

阿姜摩訶布瓦尊者曾分享他吃中藥的故事。那味中藥的味道奇臭,不知道裡面放了什麼,吃藥的時候,他說他把心放到了橫梁上。知道橫梁嗎?現今的房屋已不太能見到橫梁了,只有天花板。

 

心只要不去感知,「觸」就無從生起,縱然有牙齒,縱然在拔牙,可是有「觸」嗎?沒有,因為心沒有關注它。心若未意識到,「觸」就不會生起,因此就不會感到疼痛。除非我們十分擔心,心才會不斷地沖過來看,心跑來看一次,就感覺疼一次。

 

慢慢訓練吧,有一天我們也許將會直面疼痛。在生病感到不舒服時,訓練自己去觀心,如果可以同時修習奢摩他就更好了。如果修習不了奢摩他,就只是觀照它們工作,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自助。然而,過多的修習奢摩他也會有問題。有些人修習奢摩他入了定,導致手術刀無法切入身體,因此無法進行手術,於是醫生不得不叫醒他們:「長老、師父,請您退出禪定。」一旦從禪定退出,就會感知到疼痛!是的,但還是必須退出來。

 

心力太強時,抽血的時候針根本扎不進去,有時針甚至會彎掉。而隆波則是每次被扎,每次都能扎入,沒有任何神通,只不過抽血的時候有點難,隆波要讓心處於自然的狀態,血才容易被抽出來,否則整個身體會處在類似屏蔽的狀態。

 

我們要在患病之前就訓練自己,這樣在生病的時候才能夠自助。尤其是罹患癌症,各種各樣鬱悶之事將會接踵而至,親戚朋友也會給我們增加額外的負擔。那些牽掛我們的人反而為我們平添更多形形色色的壓力,比如,隆波以前有一位罹患淋巴癌的弟子,當時她還非常年輕,也修行了很久,她向隆波作禪修報告說:「現在我的身心非常疲憊,因為安撫媽媽的工作太難做了。」

 

孩子自身患了癌症,已經覺得極度艱難了,同時還要耗費大量精力去安撫母親或親人,這樣真的很累。親戚朋友有時給我們平添了更多痛苦,所以身為病人的親屬要謹慎,別給患者添亂。

 

~隆波帕默尊者(Luang Por Pramote Pamojjo)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