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A8F98CE-3F48-468E-9BD2-A1FEC3040C9B.jpeg

《修行——為何?如何?有何結果?》7/7問答

隆波帕默尊者

居士1:頂禮隆波!請問隆波,我常常騙自己的媽媽,因為媽媽非常節儉,如果我買了一個她認為太貴的東西,她會不高興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1:比如我買一件1200銖的衣服給媽媽,只能告訴她,這件衣服是120銖。

隆波:又忘記隆波告知的規則了,請只問有關修行的問題。

居士1:我這樣欺騙她,是造業嗎?

隆波:造業。有欺騙而不造業的嗎?呵呵(隆波笑)至少你的心不舒服,你在困惑自己是否有造業。造業還是沒造業,看看心亮堂嗎?並不亮堂。何時感到心不舒坦,何時就是造業。

居士1:可是這樣做,對誰都沒有壞處呀。

隆波:對你自己有壞處呀,你的心不舒服。

居士1:沒有不舒服,我高興。

隆波:沒有不舒服?高興?呵呵呵(隆波笑)。

居士1:媽媽滿意地收下禮物,媽媽開心,我也高興。

隆波:哦?(隆波笑)行,那就按你的來。呵呵(隆波笑)。

居士1:到底造業嗎?

隆波:造業。

居士1:好的,謝謝您!


居士2:隆波您好!我跟隨隆波修行大概5年了,是參加國家電網舉辦的首屆禪修班的學員,現在依然會迷失很久。

隆波:當下如何?心安住了嗎?

居士2:是靜止不動的。

隆波:心不是真的有力量,太昏沈了。心昏沈,就需要鍛鍊——讓它接觸所緣,要出來活動,別讓它安安靜靜、昏昏沈沈。心接觸所緣,就會打起精神,就會神清氣爽,比現在更清晰的覺知自己。此刻你的覺知太弱。如果沒有什麼能讓心興奮,就多一點覺知身體:移動了,覺知;移動了,覺知。否則,心會沒有力量。

居士2:感恩您!

隆波:如果心覺知粗重的所緣,心力就會增強,所緣太過細膩,而覺性與禪定不夠,心會抓不住所緣,因此,讓心接觸粗重一點的所緣。假設覺知呼吸以後,變得安靜和昏沈,這是因為所緣太微細,也許需要換成經行走動走動,打掃家裡的衛生,邊活動邊覺知,使用粗重的所緣,覺知就會清楚起來。


居士3:頂禮隆波!我已經有3年未做禪修報告,但一直持之以恆的觀心。剛才心跑到了身體,然後一直迷失在念頭裡。

隆波:必須反復的練習,心跑了及時知道,心跑了即刻知道。

居士3:好的,想問隆波,我的修行還在正確的路上嗎?

隆波:呵呵呵(隆波笑)。

居士3:因為離隆波比較遠,沒有機會及時報告進度。

隆波:你的心不太有力量。有時報告完修行進度,心會得到力量,興奮起來。有時我們獨自一人靜修行,力量卻逐漸下降。隆波以前是居士時,每個月都會去拜見隆波普尊者,就自己的修行向尊者請益,或者聆聽尊者的開示。尊者會問這問那,隆波就回答一點點,然後,心會重新燃起熱情,或者有時感覺提不起勁,就去拜訪師父,這也會促進精進,具有推動作用。或者去寺廟找師父時,看見同修們在精進用功,我們單獨用功時,以為自己很好,見到別人,發現他們更好。心不會無動於衷的,就會更加精進。修行的時候,如果根器還不是特別上等,有一群同參道友和善知識,就會相當受益,大家會相互激勵和促進,一起點燃修行的熱情。

心怎麼樣?寧靜還是散亂?

居士3:散亂。

隆波:散亂,要如其本來的知道。

居士3:好的。

隆波:每天有在固定形式練習嗎?

居士3:幾乎每天念經,但偶爾也有例外。

隆波:念經的時候,假如特別散亂,就一邊念經一邊憶念佛陀。念完經後,覺知呼吸,吸氣覺知自己,呼氣覺知自己。或者心跑了知道,這樣用功會得到禪定。如果哪天心安住而有禪定,在固定形式修行時,就訓練分離蘊界——身與心是不同部分。

你已經會分離了,能分離了。既已分離蘊界,就開發智慧吧——洞察蘊界每一部分、每一部分呈現三法印。

固定形式的修行有幾種,取決於每天的狀況,不盡相同:今天非常糟,邊念經邊憶念佛陀,讓心靜一靜,今天只能如此了;另一天,稍有好轉,心跑動了,及時知道,就會得到更好的禪定;再一天能夠分離蘊界,得到十六觀智的第一觀智;又有一天,開發智慧,照見每個蘊界呈現三法印。

每天的練習也許不同,但每天都要堅持。你的心只是稍有些無力,沒什麼大問題。

居士3:好的,有時感覺好像…

隆波:體會到了嗎?剛才的心與現在的不同?

居士3:嗯,不同。

隆波:對吧,現在的心有力量,感覺到了嗎?

居士3:是的。

隆波:心沒有力量是不行的。

居士3:有時常常感覺在額頭前面發亮。

隆波:那是因為心有禪定。如果亮了,感到寧靜與空無,出定後就觀身。觀身——頭髮、指甲、牙齒、皮膚等等,每個部分、每個部分都不是「我」,如果心進入禪定,一旦出定就要觀身,那個時刻觀心是沒什麼可觀的。

居士3:您的意思是在日常生活這麼做嗎?有時走著走著,就感覺它清楚的在前額。

隆波:這是因為心粘著於禪定了,不斷去找尋禪定,逃離外界。你需要覺知身體。心粘著於禪定,散逸出去了。要訓練成為「四自在」:想入定就入定,想出定就出定,想保持禪定就保持,想開發智慧就能開發智慧,訓練到駕輕就熟。禪定是有利益的,但若粘著了,就會整天光明與空無,這能得到什麼呢(隆波演示),只讓心光明與空無是不行的。


居士4:隆波您好!上次報告禪修進度,隆波說我有時可以分離蘊界了。如果聚合,要知道;分離,也要知道。之後固定形式的修行越來越多,覺性越來越自動頻繁的生起。

隆波:稍等,這位女居士,剛才你在做什麼?別緊盯它。剛開始打坐,分離蘊界很好,對吧。於是很快進去緊盯著,抓住空無與光明,這是粘著在奢摩他。你要盡量多的覺知身體,一部分、一部分的觀察,毛髮、指甲、牙齒、皮膚、肌肉、肌腱、骨頭,坐著將它分離成一片一片,讓心活動、讓心工作,否則它很快會粘著在前面的空無與光明。好的,你請講。

居士4:一旦覺性自動自發的生起,就感覺輕鬆與舒服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4:接著就分離所緣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4:任何時候,只要自己做了哪怕一點點,都會感到憋悶。

隆波:對。

居士4:現在覺得沒有安住而且緊張。

隆波:對,繼續用功。

居士4:隆波有何建議嗎?

隆波:繼續用功。

居士4:增加固定形式的修行?

隆波:就像這樣修行,有時間就在固定形式修行,其它時間則在日常生活修行。

居士4:好的。

隆波: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心與外界接觸,感覺苦、樂、好、壞生起在心,及時知道,就這樣訓練。

居士4:此刻在打壓自己嗎?

隆波:現在嗎?

居士4:是的。

隆波:此刻有在打壓自己,自己已經知道了,剛才你告訴隆波說憋悶,呵呵(隆波笑)。

居士4:是的,是的,感恩您。

隆波:何時打壓,何時就會憋悶。如果憋悶消失,一不留神,又會太松。


居士5:隆波您好!在報告進度之前,我覺得非常苦,慾望很多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5:如果看見慾望滅去,是沒問題的,但大部分時間會跳進去抓取慾望,而且粘著於「好」。

隆波:禁止不了的。

居士5:啊?

隆波:禁止不了的。

居士5:是的,然後非常苦。今天覺得放下很多,因為力量增強了。

隆波:嗯。

居士5:於是更清楚的照見境界的實相,請您開示。

隆波:就這樣觀照。心壓抑知道心壓抑。

居士5:好的。

隆波:心散亂知道心散亂,心是如何的就知道心是如何的。

居士5:好的。

隆波:你希望問題消失,這才是問題。修行人的問題就是希望問題消失。

居士5:(笑)是的,看見慾望滅去時又會快樂。

隆波:嗯,慾望就是「想要」。想要什麼?想要讓慾望消失。呵呵(隆波笑)。問題屬於世間的,與世間共存。沒有這個問題,就有那個問題。生命與問題是共存的。如果明白這個真相,欲想就不再生起。痛苦便抵達不了心,問題只是問題。碰到問題就面對,累的只是身,但到達不了心。

居士5:因為我習慣於防衛,不想讓問題產生。

隆波:做不到的。

居士5:是的。

隆波:它是「無我」的。

居士5:我會特別頻繁地看見「無我」。

隆波:啊?什麼?

居士5:特別頻繁地看見「無我」,心非常苦,想要拼命地脫離它。

隆波:嗯,很好。如果特別頻繁地看見,心覺得受不了,就要修習奢摩他。

居士5:怎麼修呢?還不太願意修。

隆波:憶念佛陀。念誦「佛陀、佛陀」,但是別期待寧靜。

居士5:好的。

隆波:持續念誦「佛陀」,很快心會自然寧靜。期待寧靜是不會寧靜的。

居士5:是的,因為不喜歡念誦「佛陀」,它想…

隆波:不喜歡也要念誦,否則太隨心所欲了。

居士5:對,有人說我念誦「佛陀」不太堅定。

隆波:一定要堅定,持續念誦「佛陀」,生死相伴。念誦「佛陀」以後,鬱悶時知道鬱悶,繼續念,絕不放棄。

居士5:好的,我現在的方法是在家裡到處貼著佛像,感恩!

隆波:好的,下一個。

隆波:還有人在家到處貼滿隆波的照片,每次見到隆波都覺得緊張又害怕,照片貼在哪裡,到那裡就嚇一跳。最後取下照片送給隆波,告知說原本是打算去燒掉,後來跑來送給我,我也不要,呵呵(隆波笑)。


居士6:隆波您好!我觀照什麼比較好?

隆波:你可以觀身,因為心還是昏昏沈沈。心依然昏沈,就來觀身,動動這裡,動動那裡。有位阿姨退休了,每天負責掃地、拖地、洗衣服等家務工作,移動了,就覺知。她的修行非常棒。移動,覺知;移動,覺知。感覺到了嗎?心會清晰些?直接觀心是比較難的。

居士6:謝謝!


居士7:頂禮隆波!這是我第一次做禪修報告。想問隆波,我的修行對了嗎?

隆波:對。為什麼不對呢?看見了嗎?身與心不是一回事?看得出來嗎?

居士7:是的。

隆波:看見了嗎?苦樂與心是不同的部分,善、不善與心也是不同的部分。一旦分離蘊了,修行就不再是難事,看著蘊們在工作,心何時愚痴,就會進去干擾它們。心不愚痴的時刻,就會成為觀者。

居士7:好的。

隆波:最後便看見真相,蘊不是「我」,只是臨時存在的被覺知的對象,來了就走。去用功吧!你是很自我中心的人嗎?

居士7:是的。

隆波:同時可以去觀察這個。


居士8:隆波您好!請允許我報告禪修進度。我修行4年多了,盡力牢牢掌握隆波所教導的原則,努力以隆波教導的原則來如理思維。我覺得修行有一定進展,但心常常懷疑這是不是真的。

隆波:直接去現觀,隆布敦長老稱這樣的情況為「心想找證人」,呵呵。心想找證人,有些人已經修對了且修得很好,他們來找長老說,我的心是這樣那樣的,如何呢?心想找證人。它是怎樣的,就知道它是那樣的。你修得很好。

居士8:我想簡單報告自己的修行,行嗎?按照隆波的教導,起步階段,我在固定形式練習,先修習奢摩他,直到心寧靜了,之後心稍微退出一點。然後覺知呼吸,再觀照生起的現象或境界,如果哪段時間沒有現象或境界可觀,就分離蘊與界,直到心很好地安住,之後再開發智慧。在開發智慧的階段,我會清楚地看見——比如,在禪坐分離蘊與界的階段,看見身不是「我」,清楚的照見「無我」。苦樂也是同樣的,也能夠分離。

隆波:能夠分離它們是很好的。你的修行可以繼續。有人聲稱在修習毗鉢捨那,卻無法分離蘊或界,這並不是真正的毗鉢捨那。一旦分離蘊或界,每一蘊、每一界,全都呈現「無我」。觀照它們工作,直到有一天,心願意接受實相。心還在期待,你看見了嗎?「無我」,「無我」,但是還有期待。

居士8:只是偶爾看見「無我」,但絕大部分的時間還是「我」。

隆波:它還在期待,去用功,直到心能夠接受。

居士8:是的,是的。

隆波:繼續用功吧,直到心臣服。

居士8:生起智慧時,看見三法印之中的「無我」,只是極短一瞬間,之後就沒有安住了,我想體會智慧是如何生起的,感覺很難描述。

隆波:無法描述,很難表達也很難轉譯。因為有些現象是在修行的當下,自己親證的。一旦經由回憶描述成為文字,就會講不清楚。即便說出來,也非常膚淺。心保持禪定生起的領悟是極為深邃的,當退出禪定回到世間分享給別人聽的時候,就感到非常膚淺,會覺得‘怎麼會是這樣呢?’但就是那樣的。

居士8:還有,我在修行的時候,覺得喜歡用各種現象來左思右想、演繹造作。

隆波:嗯,對。

居士8:何時沒有安住、沒有覺性,它就會刺進我的心;如果有覺性,看見一丁點苦進來,就滅去了。

隆波:但我們並不是要拒絕它。你需要繼續觀照,它依然在抗拒。還在不要——這也不要,那也不要,別偷偷拒絕它。

居士8:非常感恩!


居士9:隆波您好!我最近這段時間的修行,好像內在一直是睡著的,經行時也是。

隆波:嗯,沒關係。

居士9:一旦跌倒,就像在看慢動作,很幸運,否則頭會一直撞牆。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才好?

隆波:做不了什麼,它會持續一段時間。

居士9:好的。

隆波:一段時間心會厭倦,生起厭離心。

居士9:好的。

隆波:有時它會逃進裡面不想接觸外界,這是禁止不了的。

居士9:好的。

隆波:隆波也曾這樣,走也睡著,雙盤也睡著。

居士9:嗯,坐著談話也睡著。

隆波:哦,那很嚴重。

居士9:是的,哈哈。

隆波:哈哈,說明跟你談話的人很無趣。

居士9:嗯,坐著坐著就趴下了。更嚴重的是,走著走著就摔倒。

隆波:啊?真的?找醫生檢查神經系統了嗎?

居士9:去了,醫生說沒問題,也許只有一丁點的問題。

隆波:如果沒問題,呵呵呵,你喝酒嗎?

居士9:不喝。

隆波:嗯,很好,別喝,否則會加重。

居士9:我發願一生始終持守五戒。

隆波:哦,善哉,善哉,善哉!送你三次。

居士9:請隆波開示。

隆波:它想睡著,就隨便它。繼續修行,如果特別容易瞌睡,就別去太危險的地方,比如別在馬路上經行,否則會摔倒在馬路上。隆波也曾這樣持續一個月都解決不了,雙盤痛到受不了卻也能睡著。經行時,頭撞到牆也能睡著。198385日,我去找隆波信長老做彙報,長老說:「知者、知者,別懷疑,繼續用功!」長老囑咐我不要懷疑,隆波就不再懷疑。如果是我們——長老再多講一點嘛?因為還有懷疑。以前的人與現代人不同,隆波這一代人,老師說完就結束,不再繼續想。「知者、知者,懷疑什麼呢,繼續用功吧!你會在這次結夏安居期間得到好東西。」隆波都沒有問是什麼好東西。就是必須這樣敢打敢拼。

居士9:要戰鬥到死嗎?

隆波:嗯,但別去危險的地方經行。


居士10:隆波您好!我是首次做禪修報告,我聽隆波的法談CD大概一年,剛剛知道:以前不曾覺知自己。

隆波:嗯,對。

居士10:一整天處於迷失中,念頭與思維很多,最近一年,覺知自己逐漸多起來。但是有個問題,有時覺知自己或者提醒自己要覺知,於是會有…

隆波:那些不重要。要知道當下正在懷疑,直接覺知當下。不用追求別的,不用探究和思維。‘這樣覺知是對還是不對呢?’要知道正在懷疑,這樣剛好對。以前隆波打坐看見天神,‘天神是真的還是假的?’這就已經被騙了。事實上,心在懷疑,知道懷疑,就結束了。

居士10:我在睡覺之前會念經、打坐,有個問題是,某些天打坐以後,心一跑了就知道,但某些天不太跑去想,我應該怎麼辦?

隆波:沒關係,它不跑去想,它做什麼呢?

居士10:有些天特別散亂,跑去想比較多,然後緊隨著覺知也很多,頻率也高。而有些天,打坐、洗衣服等等,並不太跑去想,我不知道該怎麼做。

隆波:要知道心煩躁不安,說它不願意跑。呵呵呵。心並沒有真的保持中立。心在懷疑說‘為什麼不跑?’。‘今天根本沒有開發智慧,修行不好。’

居士10:是的。就只是知道,就足夠了?

隆波:就只是覺知當下,沒有別的。

居士10:好的,最後隆波有什麼要交待的嗎?

隆波:別心急。

居士10:好的。

隆波:修得很好,一年能夠做到這樣,很棒!看到了嗎?蘊能夠分離了。繼續用功。世間的人很奇怪,從不覺知自己,整個世間都沒什麼覺知自己的人。呵呵。(下一個)


居士11:我現在的修行是,觀日常生活所做的一切。

隆波:對的。

居士11:心如果那樣緊隨著覺知,對嗎?

隆波:嗯?

居士11:允許它們先生起,繼而心才知道。

隆波:對的。

居士11:知者會緊隨著每一個瞬間生起嗎?

隆波:如果是覺知身體,就能夠當下即刻知道,移動了,當下即刻就知道。若是心裡的感覺,則是緊隨著去知道。

居士11:始終在生滅之中。

隆波:對,生氣的心生起,然後是覺性的心生起,生氣的心滅去,覺性的心起來代替,很快的,迷失的心生起,覺性的心又滅去。

居士11:包括手伸出去或者…

隆波:對。

居士11:比如正在談話,覺知到嘴巴在動,聽到的聲音、循環在身體的血液,那些稱之為…

隆波:那會看見身與心是不同的部分,身體能夠自行運轉,它不是「我」,持續觀照,別去緊盯。

居士11:有什麼需要改進嗎?

隆波:小心,別跳進去緊盯。觀身就觀身,身體移動,心在另一邊,心別跳進裡面,別緊盯著它。

居士11:至於修習奢摩他,我還沒有怎麼練習,沒有進行常規訓練。

隆波:能夠每天練習是很好的。如果不練習禪定,只是一味開發智慧,到達某一點,力量不夠,就會散亂。一旦力量不夠,觀照的時候,心會跟著境界走。比如,看見煩惱習氣生起的剎那,如果禪定不夠,心會抓住煩惱。一旦煩惱逃到外面,心會隨它跑動。一旦煩惱滅去,心會粘著在外面的光明與空無,就被卡在外面。因此,安住的心是非常重要的。十種「毗鉢捨那的雜染」全是由於禪定不足而引起的,如果心真的歸位安住,所有「毗鉢捨那的雜染」都會消失。

居士11:我的問題是沒有打坐,因為好像自己鑽入縮得特別小的點,像被壓進盒子里。

隆波:別在打坐的一開始就打壓自己,別去改造心。本身已經坐著了,呼吸了,覺知;呼吸了,覺知。心游移了,知道;心游移了,知道。心會自己寧靜,這就可以了。如果一開始就強迫身、打壓心,壓迫自己,希望寧靜,就變成干擾它了,這不是好的禪定。打坐的時候,寧靜也行,不寧靜也行。只管打坐,這才會容易寧靜。但要真做到這種程度,則要修行很久。呵呵。

居士11:隆波要佈置家庭作業嗎?

隆波:已經安排了。修習禪定,否則,心會慢慢憔悴而萎靡不振。

居士11:事實上,日常生活的修行已經在進行了…

隆波:可以,但是心力不夠,要在固定形式修行。隆波親身經歷過,從七歲開始打坐,不會開發智慧,修習了22年禪定,非常嫻熟。後來隆布敦長老教導我觀心,看見心在生滅、循環反復,時苦時樂、時好時壞,感覺這是開發智慧。於是瞧不起禪定,不再修習它,只是一味地開發智慧兩年多,22年累積的禪定就用完了,充電22年使用2年,110,禪定不夠卻不知道,仍在不斷觀心,有疑問‘為什麼舒服自在、沒什麼可觀的?’心以為體證到高階的法了,但也知道事實上並沒有。因為還有煩惱和懷疑。

那時剛好在阿姜摩訶布瓦尊者寺廟附近,就去頂禮阿姜摩訶布瓦,當時去找尊者的人還不多,尊者在木頭的禪堂樓上用餐,我過去頂禮,跟尊者說,「師父,麻煩您…」,尊者立即回頭說,「先等一下,現在還沒空。」然後安排這位比丘、指揮那位師父,準備吃飯,等到食物準備就緒,一切都妥了,尊者回頭問:「什麼事?」我說,「有師父教導我觀心,我就開始觀心,但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沒有起色。」尊者回答,「觀心?已經觀不到心了。」尊者這樣回復,「說觀心卻並未觀到心。相信我,這非常重要。我是依靠自己過來的,什麼都比不過念誦,回去用功吧!」尊者讓我念誦,隆波就念誦「佛陀、佛陀」,尊者則繼續用餐,隆波念誦「佛陀」時,心好像快要爆炸了,因為不喜歡奢摩他,一旦念誦「佛陀、佛陀」,就感到憋悶。

後來我想,‘為什麼尊者讓我念誦佛陀呢?’想來想去,哦,定力不夠了。因為心不喜歡,於是就不再念誦「佛陀」,轉而覺知呼吸——安般念,呼吸了幾下,心就歸位了。哦!幾乎要敲自己的頭!竟愚痴了這麼久。以為在觀心,事實上,並沒有觀到心,心已經跑去外面,在外面發光發亮。所以,隆波才教導說,別粘著於空無和光明。

居士11:還有一點,昨天我參加葬禮聽到念誦《阿毗達磨》,坐著時看見自己的腳,嚇了一跳,覺得是個奇怪的動物坐著。

隆波:嗯,那就是智慧,但心還接受不了,已經開始看見它不是「我」了。

居士11:它不是「我」。

隆波:不是「我」。按照以前高僧大德的慣例,他們修習禪定思維身體,直到身體爆炸或被火燒,直到身體全部消失,只剩下唯一的心。只剩下心之後,退出禪定,身體呈現出來,於是會深入骨髓地領悟到「身不是心」,身與心是兩個不同的部分。那是他們用來分離蘊界的善巧與方便。如果禪定不深,無法融化身體。依靠的就是慢慢觀照它們工作,身是身,心是心,還沒做到身體融化。哪怕只是這個程度,到了某一點也會突然看見「不是我」,是什麼也不知道,有些人害怕,有些人厭倦,有些人覺得茫然無依,每個人都會經歷這個過程。


居士12:隆波您好!以前我粘著於緊盯,現在鬆脫出來了。

隆波:已經鬆脫了。

居士12:是的,但依然有殘餘。

隆波:已經沒關係了,你已經知道了,就沒關係了。

居士12:好的,大概在二月份,我接受助教的指導說:讓我輕鬆地覺知。要訓練,就能更輕鬆地覺知。

隆波:很好,但我們並不是要這個。

居士12:好的。

隆波:一旦能夠覺知自己,就觀身工作、觀心運作。我們不是為了持續的覺知而發展覺知,一旦能夠覺知自己,就要觀身工作、觀心運作,這才能稱為「開發智慧」。有些人覺知自己以後,就只是維持覺知,那是另一種禪定——奢摩他。

居士12:在現階段,我能越來越多的看見它們工作。

隆波:就是這樣,已經開始發展智慧。很好,禪定不能扔下。

居士12:好的。

隆波:到時間就修習寧靜,別扔掉,你已經不會像原先那樣粘著了。

居士12:現階段還不敢在固定形式修行。

隆波:嗯,你現在的定力只能保持一小段時間就會退失,然後,心會散亂。所以,要慢慢開始訓練。

居士12:好的,請隆波佈置家庭作業。

隆波:不要扔下禪定,每天修習一點點也好,總好過不修。粘著與否並非取決於修或不修。粘著,是因為心滿意後,不知道心滿意,才會粘著。如果修行了,心寧靜了,喜歡與滿意於寧靜,能夠如實這樣照見,就不會粘著。別擔心,即便曾經非常粘著過,也不用害怕。呵呵。(隆波笑)

居士12:謝謝!

隆波:然後心才有力量,你現在的力量是源於以前修行的結果。如果完全不修習寧靜,一段時間後就會失去力量,就像車沒了汽油。要持續反復的修習禪定,別扔下。至於開發智慧,分離蘊界與照見三法印,已經修對了。心會有快樂時不時湧現,不定期會有快樂湧現,你並沒做什麼,它自己成為「知者、覺醒者、喜悅者」,這是自然呈現的,很好。

居士12:好的,感恩您!


主持人:我們大家一起來用心接受隆波的祝福。

 

隆波:如河水充滿,遍滿於海洋;

如是此佈施,利益諸亡者!

願你欲與願,能迅速達成,滿一切期望;

如十五月亮,亦像如意寶!

願諸災免離,願諸疾消失,

願你無障礙,得快樂長壽,

習慣禮敬者,常敬拜尊長,

四法得增長,長壽、美貌、幸福、健康!

 

隨喜大家的功德!請一直持續精進的用功。

大家的善心與功德心是非常好的,至少此生沒有下墮!

 

主持人:請大家一起頂禮隆波。

(全文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佛法與滅苦 的頭像
佛法與滅苦

"佛法與滅苦"

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