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修
1
.有許多次,當人們告訴阿姜放——在他們的生活中,由於一切的工作和責任——他們沒有時間去禪坐;而有許多次,他都回答:你想在你死後你會有時間嗎?
2
.所有你必須學習的是禪修字語——哺哆;至於任何其他你可能學習的領域,它們永遠沒有結束,也不能帶你超越痛苦。然而一旦你達到了哺哆的目的,那時,你便會得到真正的快樂!
3
.當這心不平靜時——那就是它衰弱和承受困境之時;它會將鼴鼠丘變成山——小題大做。但當心是平靜之時,便沒有了痛苦;因為完全無一物,完全沒有了山。當心不安靜之時,自然地就有許多的雜染煩惱促使它痛苦。
4
.對於你想做的任何什麼,如果你是一心一意的話,你必然會成功。
5
.當你正思維著哺哆時,你不需要知道你有沒有做好你的禪坐;如果你將你的心安置好在上面,你必然是做得很好。前來擾亂你的事物純粹是誘惑的力勢,它們前來表演;無論什麼表演,你全然必須做的是觀照——你不需要和它們一起表演。
6
.所謂真正重要的是你使你的見解和真理一致。一旦你的見解正確了,心馬上便會安靜;如果你的見解是錯誤的,一切事物即刻成錯。對於修行,你所需要的一切事物——呼吸、心——都早已在那兒了。因此,嘗試使你的見解與呼吸一致,那麼你便不需要在你的禪坐上耗費很多力氣了;這顆心將會立刻安靜下來而靜止。
7
.心,就像一位國王;它的情緒,猶如他的大臣。別當一位容易被他的朝臣所左右的國王。
8
.一群研讀阿毗達摩的在家人一起去見阿姜放,要試試看他對心靈訓練的說法。但當他指示他們坐下、合上雙眼、專注呼吸之時,他們即刻地後退,說他們並不想修業,因恐會被禪那迷住,結果再生到大梵天界。他回答:有什麼好害怕的呢?即使不還者(blogger按:三果果位)都再生到大梵天界。無論如何,再生在大梵天界比再生當一隻狗是好多了呀!
9
.當阿姜放教導禪修之時,他不喜歡預先擬出計畫來。只要他一說明這開始的步驟,他會讓他的學生開始坐在他的面前,而後將這些步驟帶回到家裡練習;如果在修行的過程中出現任何問題,他會說明如何處理,之後才繼續到下一步。
   
曾有一位已經認識過很多禪修老師的在家人,前來與阿姜放討論佛法,詢問他許多高深一類的問題,以作為測驗自己所達程度的一種方法。阿姜放回過來問:在你自己的禪修上你有過這些經驗沒?
      “
不,還沒有!
      “
那麼,在這種情況下,我寧可不討論它們;因為,當它們對你來說還不是實事之時如果我們討論它們,它們只不過是理論,而不是真正的佛法。
10
.一位禪修者注意到他的修行在阿姜放的指導下進步神速,於是詢問下一步會是如何。我不會告訴你的,阿姜放說:否則你會變成令人驚訝的非凡之人——在碰到之前已經知道每件事、在嘗試之前已能支配每件事物的人。只要持續地修行,你將在你自己身上尋出究竟。
11
.你無法預計你的修行會發展成怎樣。心有它自己的步伐和階段,你必須讓這修行跟隨著,和它們一致。那是你獲得純正結果的唯一的方法,否則你將轉成半熟的、不完全的阿羅漢。
12
.別記禪修經驗的日記。如果你記,你將開始為了有這或那事發生而使你能在你的日記上記下而禪修;最後,除了你無中生有的事外,結果什麼也沒有。
13
.有些人畏懼禪坐得太認真,因為害怕那樣他們會發瘋;但就如阿姜放曾說過的:如果你想禪坐得好,你必須瘋狂於禪坐;至於任何問題前來,總有方法去解決它們。真正需要提心吊膽的是,如果你不打坐得夠,問題便無法出來。
14
.別人能教你的只是表皮,至於什麼置於更深層裡面,僅有你能為自己決定。你必須有所限制、有正念、注意到你一切時中所做的事。那就像擁有一位老師,隨時隨地跟著你;公開場合和私底下,都不斷地在監視、保護你,告訴你什麼該做、什麼不該做,確定你是在正途上。如果在你內心裡,沒有這樣的老師,這顆心一定會走入邪途而玩起鬼把戲來,滿街行竊。
15
堅持來自于信念,智慧來自於正念
16
.在修行中堅持是屬於心的事,而非姿勢;換句話說,無論你做什麼,保持你的正念持續而別讓它中斷。不管你的活動是什麼,確定這心堅持它的禪修工作。作為一位禪修者,並非只是閉起眼坐著的一回事,對於你所做的每一件事,你必須要機警、清楚明白。
17
.當你開始禪坐時,得花上好長一段時間讓心安頓下來;但只要這時間一過,你卻馬上站起身來將它丟了。那就好像一步一步慢慢地爬著一座梯子,到得第三樓,卻跳出了窗外。
18
.一位陸軍女軍官在馬庫特寺隨阿姜放開始禪坐,直到她的心似乎格外的幸福和光亮;然而,當她回到家時,不但沒有試著去保持心的狀態,反而坐在那聽取一位朋友的憂悲苦惱,直到她自己也開始感受到鬱悶、沮喪。幾天後,她回到馬庫特寺,告訴了阿姜放所發生的事。他回答道:你拿黃金去抵債買了大便!
19
.有位學生好幾個月不見,當她回來時她告訴阿姜放:我沒有出現是因為我的老闆送我到夜校讀了一個學期,所以完全沒有時間來禪坐。但現在這課程已經結束,除了禪坐之外我不想做任何事——不工作、不讀書,只是讓這心靜止。
   
她想他會高興聽到她仍然那麼地熱心於禪坐,但她失望了。所以你不想工作——那是一種雜染煩惱,不是嗎?有誰說了人們不能工作和禪坐同時的?
20
.禪坐並非是使心空掉的一回事,你知道的;心必須有工作做,如果你使它空掉,那麼任何事——好或壞——都可以突然進入心內。那就像聽任你家大門開敞著,任何人都可以走進來一般。
21
.一位年輕護士隨阿姜放練習禪坐連續了好幾天,有一天終於問他:今天的時間裡為什麼沒有像昨天的一樣好呢?
   
他回答:禪坐就像穿衣服一樣。今天你穿白色的,明天紅色、黃色、藍色,任何顏色;你必須不斷地改變,你不能老是穿同套的衣服。因此,無論你穿了什麼顏色的衣服,只要覺知它,別對它沮喪或興奮。
22
.這同一位護士禪坐了數個月之後,當一種平靜和澄澈的感覺在她內心變得非常強烈時,她覺得,將永不再有壞心情滲入心內了;但,果不其然,壞心情終又像以前一樣回來了。當她對阿姜放提起這事時,他說:照料心就像養育一個小孩子,必然會有壞日子連著好日子來;如果你只想要好的,你是在找麻煩。因此,你必須扮演中立:別贊同好或壞。
23
.當禪坐進行得好時,別興奮;不好時,別沮喪。只是留心地去看為什麼它好,為什麼它壞。如果你能如此這般地觀察,過不了多久,你的禪坐會變成一種技巧。
24
.每件事物有賴於你的觀察力。如果它們是粗糙且草率的,除了粗糙和草率的結果之外,你將得不到什麼;而你的禪修將沒有進步的希望。
25
.有天,一位年輕的女士正隨阿姜放禪坐,一切似乎進行得很好。她的心清明且自在;她能夠一步一步地觀想如他告訴她在她自身裡的元素,絲毫沒有問題。然而,到了第二天,一切卻變得不對勁。禪坐期結束後,他詢問她:今天進行得如何?
   
她回答:昨天我感覺,仿佛我是聰敏的;今天我感覺,好像我是笨的。
   
於是,他更進一步地問她:這聰敏的人和這笨的人,是同一個人還是不同一個人?
26
.有位學生來對阿姜放抱怨說,她已經禪坐了好幾年,卻仍然沒有從中得到什麼。他立即回答:你別禪坐得到什麼東西,你禪坐去放下吧!
27
.女裁縫師在隨阿姜放禪修好幾個月之後告訴他,她的心似乎比開始禪修前更亂七八糟。當然會,他告訴她:就好像你的屋子。如果你每天都將地板擦亮,你不可能忍受得了一點點小小的灰塵在上面;愈是乾淨的房子,你愈是容易看到骯髒。如果你不保持擦亮這顆心,你可以讓它去睡在污泥上而完全不會有任何的不安;但是一旦你讓它睡在擦亮了的地板上,那麼,即使只有些微的灰塵,你都必然會將它掃除;你無法忍受得了這骯髒、雜亂的。
28
.如果你被他人禪坐的經驗所興奮,那就好像被他的財富興奮了一般。而你從那兒得到了什麼呢?還是花點心思在開發你自己的財富上面吧!
29
.悲和慈,如果沒有捨的支持,將導致你受苦。
30
.你的定必須是正定:一切時中都正好、平穩。無論你做什麼——行、住、坐、臥——別讓它有任何的起伏。
31
.定:你必須練習如何去做,如何去保持,並且如何去應用它。
32
.一旦你抓住這顆心,它將住於現在,不會滑落到過去或未來;那就是你能夠使它做你想要的任何什麼事的時候。
33
.當你達到,以致瞭解了禪坐,那就像一隻風箏,終於捕捉到了風;它將不願降下來。
34
.有天晚上,在達摩薩替特寺的一個工作集會之後,阿姜放帶領他的在家學生往塔上去禪坐。這群人當中的一位婦女,在整個工作中已然精疲力竭,但為了順從於他,還是參加了這個禪坐;當她坐在那兒時,她的知覺愈來愈微弱,愈來愈小,一直到她想她就要死了的地步。阿姜放正好走過,便說:沒有必要去害怕死亡,你與每一個進、出息一起死。這給了她力量去驅除疲累而繼續禪坐!
35
去禪坐就是去禪修死亡,那樣你將能正確地做好它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佛法與滅苦 的頭像
佛法與滅苦

"佛法與滅苦"

佛法與滅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